|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女請留步 >第七百二十章牽制趙鐵柱

第七百二十章牽制趙鐵柱 (1/1)

小說名稱《美女請留步》 作者:老施  更新時間:2014-03-22 04:06  字數:2502

在這個國家的王宮裡。

趙鐵柱坐在酋長的身邊,正用北非這邊的土語跟酋長說著什麼,兩個人聊的十分開心。

就在這時,獨孤皇天從一旁走了過來,湊到趙鐵柱耳邊低聲說了一些什麼。

趙鐵柱歉意的對酋長道了個歉,起身跟獨孤皇天一起走出了王宮的大殿。

「男爵那傢伙,真的上位了。」

趙鐵柱雙手抱胸,笑著說道。

「嗯,他親手幹掉了其他七個繼承者。」獨孤皇天沉聲說道。

「嘖嘖嘖,看來咱們這個老對手,終於要認真玩了。」

趙鐵柱笑著說道,「讓兄弟們都準備一下,三個小時後咱們就離開這裡。」

「那油田。」

「轉手賣給趙世炎的人。」

趙鐵柱說道,「阿伊土鱉酋長已經把油田的代理權全權交給咱們了,咱們再轉手代理出去,到時候你讓人往死了要好處。」

「這個我知道。」

獨孤皇天點了點頭。

三個小時後,一架飛機從這個國家的機場離開,也不知道飛向了哪裡。

京城趙府。

「男爵…」

趙鋼鏰皺著眉頭,聽著手下的彙報。

這個男爵,他在很小的時候曾經聽說過,好像這個男人跟自己父親有點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不過,等自己長大之後,就很少聽到這個人的消息了。

現在這人突然蹦達出來,並且成為了羅斯柴爾德家族的族長,那會不會對趙家,有什麼影響。

趙鋼鏰現在凡事都以趙家家主的身份去考慮問題,所以本來這男爵跟他是一毛錢關係都沒有的,但是他現在卻不得不關注起這個人來。

就在這時,手下傳來一份情報。

「白玉凡身受重傷,。」

趙鋼鏰詫異的看著情報,說道,「怎麼回事。」

「白玉凡近日帶著一身重傷返京,一入白家就閉門誰都不見,咱們的人在昨天才獲悉他身受重傷,而且受傷的日期並不是最近幾天。」手下回答道。

「不是最近幾天…」

趙鋼鏰皺起眉頭,這白玉凡他是見過的,那可是妥妥的古武術十段的高手,可以比肩自己的老子的,這樣的人竟然都能身受重傷,那他的對手得多恐怖。

就在這時,趙鋼鏰突然眼睛一亮。

羅斯柴爾德家族的族長好像也是前段時間受到的襲擊,然後白玉凡也在前段時間受傷了。

如果說這個世界上誰有絕對的把握能夠刺殺的了羅斯柴爾德家族族長,那絕對不超過五個人。

而很湊巧,白玉凡就是其中一個。

如果說這個世界上有誰能夠重傷了白玉凡,那也絕對不超過五個人,那羅斯柴爾德家族的族長,絕對有能力重傷白玉凡。

那事情就有意思了。

不會是白玉凡,去殺了羅斯柴爾德家族族長吧。

如果真是白玉凡去殺了羅斯柴爾德家族族長,那也有意思了,因為,白玉凡前段時間,可是接了一個中央的任務,被稱為幾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啊。

那會不會那個任務,就是擊殺羅斯柴爾德家族族長。

是不是,神州政府讓白玉凡去擊殺羅斯柴爾德家族族長。

如果真是那樣,神州政府的目的是什麼。

要知道,羅斯柴爾德家族雖然是西方家族,但是跟神州政府在海外還是有一些合作的,神州政府讓白玉凡去幹掉羅斯柴爾德家族族長,根本就沒有任何好處可言。

難不成那男爵上位了可以給神州政府帶來好處。

可是種種跡象表明,神州政府跟男爵,根本就沒有接觸過啊,哪怕是跟男爵手下的產業,也沒有任何合作的經歷。

這就讓人想不通了。

此時,在中南海。

趙世炎坐在沙發上,聽著手下的彙報。

「男爵上位,總算能牽制住趙鐵柱的力量了。」

趙世炎笑著對軍神說道,「這兩個人鬥了十多年,你說男爵這突然間實力大增,趙鐵柱會有什麼應對。」

「集合全部力量對抗男爵,包括目前還殘留在神州的力量。」軍神沉聲說道。

「哈哈,到時候,這神州,就完完全全的是趙鋼鏰,饕餮,還有內蒙那個老傢伙的舞台了。」

趙世炎站起身,說道,「這才是一場好戲,你覺得呢。」

「確實,少了趙鐵柱的攪局,三方混戰,將可能最大程度的消耗彼此的實力,再加上青幫這一枚籌碼,天平倒向何處,現在已經完完全全的成了未知。」軍神說道。

「林智的研究如何了。」趙世炎問道。

「已經基本成功,新來的實驗體,已經被證實是遺失的種族的血脈,通過他的血液,林智已經得到了很多有用的數據,接下去,他將以新來的實驗體作為藍本進行改造,如果改造成功,造神計劃,即可完成。」軍神說道。

「好。」

趙世炎興奮的一拍桌子,說道,「告訴林智,如果他成功了,我讓他做中科院院長。」

軍神點了點頭。

就在這時,周福祿敲開門走了進來。

「首長,從林智那傳來了最新的消息。」周福祿臉色沉重的說道。

「哦。」

趙世炎微微皺眉,說道,「什麼消息。」

「改造在最關鍵的時候,實驗體承受不了改造所帶來的壓力,完全崩潰,改造失敗,實驗體死亡。」周福祿說道。

「死了。」

趙世炎的臉一下子就黑了下來,「好不容易搞到一個實驗體,竟然死了。」

「是的,不過,林智說,只要再給他一個實驗體,他以他的性命擔保,一定會成功,他說這次失敗的主要原因在於實驗體的**太過脆弱,所以導致失敗。」周福祿說道。

「**太脆弱…」

趙世炎看了軍神一眼,說道,「還有人選沒。」

「大山。」軍神遲疑了一下,說道。

「你不是打算讓他做你的繼承者么。」趙世炎說道,「而且,如果真的讓大山當實驗體,那趙鋼鏰跟趙鐵柱肯定會有所察覺,這樣不好。」

「還有一個人。」

軍神說道。

「誰。」

趙世炎問道。

「我。」

軍神面無表情的說道。

「你,。」

趙世炎愣了一下,隨後卻是坐了下來,說道,「你確定。」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