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女請留步 >第七百零三章閑來無事抽根煙

第七百零三章閑來無事抽根煙 (1/1)

小說名稱《美女請留步》 作者:老施  更新時間:2014-03-17 00:24  字數:2662

「不好意思了各位,今天的宣傳沒有起到該有的效果。」

張導彈在走出禮堂後,歉意的對眾人說道。

「沒事,導演,我們相信你!」

林風兒對張導彈眨巴了兩下眼睛。

「是啊,導演,咱們用成績讓他們閉嘴!」

其他劇組成員也紛紛說道。

這時候,趙鋼鏰帶人從禮堂走了出來,他走到張導彈的身邊,一把摟住張導彈的肩膀,說道,「臨走的時候那幾句話倒是有點力度,不過要換做我是你,我是不會走的。」

「那能怎麼樣?這是高大松的地盤。」張導彈聳了聳肩。

「我就當場干他丫的。」

趙鋼鏰笑道,「打架他肯定打不過你,你就直接照著他那張胖臉上打,回頭我安排幾個人把這個事情炒作一下,就說今年參加奧斯卡的兩部電影的導演當場打架什麼的,肯定能火。」

「這…不太好吧。」張導彈說道,「這是負面新聞。」

「負面新聞也不都全是壞的。」

趙鋼鏰搖了搖頭,說道,「明天的報紙還有各大門戶網站上,就會有今天發生在禮堂里的事情的報道,到時候你電話最好別開。」

「你…」

張導彈睜大眼睛看著趙鋼鏰。

「宣傳,就得無所不用其極。」

趙鋼鏰拍了拍張導彈肩膀,說道,「我們的目標,是把我們的電影推廣出去,這樣大家才會注意到我們的電影,只要我們的電影是好的,讓觀眾看完電影出來不會罵街,那就是我們的成功,走吧,今天晚上,我請你們喝酒!」

「老闆請喝酒誒!」

林風兒一把抱住趙鋼鏰的手臂,說道,「老闆,人家晚上要跟你多干幾杯。」

林風兒特地在干這個字上加重了口音,這讓一旁的韓甜甜臉一下子就黑了。

韓甜甜走到趙鋼鏰的另外一邊,拉住趙鋼鏰的手,說道,「親愛的,少喝點酒,對身體不好。」

「好。」

趙鋼鏰的臉扯了扯,一時有點頭大。

趙鋼鏰帶著劇組的人找了個地方喝酒,何曉柔卻是先一步回去了,看來她對於上次喝完酒後差點亂X的事情還是有陰影,趙鋼鏰也沒有強求。

喝酒的地方就在學校外頭的小炒店,估計很多人都想不到,那些平日里高高在上的明星竟然會在小炒店裡喝酒。

並不是誰都能適應的了小炒店,不過趙鋼鏰開口了,就算適應不了,那也得去適應。

一整個晚上林風兒表現的十分熱情,特別是對趙鋼鏰,這引起了韓甜甜那爭強好勝的心,兩個人坐在趙鋼鏰的左右手,分別對趙鋼鏰展開攻勢,這個給趙鋼鏰到倒杯酒,那個給趙鋼鏰夾塊肉,趙鋼鏰雖然不喜歡自己的女人因為自己而去鬥爭什麼的,但是眼下韓甜甜跟林風兒也只不過是爭寵而已,倒也沒有發展到對對方人身攻擊,所以趙鋼鏰還是接受的了的,但是卻也有點無奈。

這女人多雖然爽,但是如何駕馭女人,卻真的是一件讓人頭疼的事情啊。

在喝到一半的時候,趙鋼鏰終於受不了,先跑了。

張導彈似乎也不怎麼想喝酒,也跟著趙鋼鏰一起跑了。

兩人一人叼著一根煙,走到了京城電影學院的門口,然後蹲在花壇邊上,看著一個個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從自己身前走過,有的是進學校,有的則是出學校。

女人來了又走。

沒有一個人低頭看一眼蹲在地上的兩個人。

誰能想到,這兩個人,一個是身價早已過了千億,本身更是一個可以重傷sss級初階的天才人物,另外一個是曾經得到過多項微電影獎項的新銳電影。

兩個人,穿著棉大衣,蹲在地上,吧嗒吧嗒的抽著煙,看到漂亮的女人走過時不時的吹個口哨,喊聲小妹妹要去哪裡玩啊,要不要哥哥騎車帶你一程啊。

兩人這一副流氓的模樣甚至於讓門口的保安都有點看不過去,出來趕了一下兩人,讓兩人到邊上的地方呆著去。

趙鋼鏰也不跟保安計較,拉著張導彈蹲在一根電線杆下。

兩人也沒有說話,就在那吧嗒吧嗒的抽煙。

許久之後,張導彈說道,「鋼鏰哥,我一定會回來的。」

「到時候我們一起回來。」

趙鋼鏰笑著說完,看了一眼旁邊停車等人的計程車司機,摸出自己口袋裡那包自己老子給的煙,說道,「師父,抽煙不?」

「抽!」

於是呼,路燈下,趙鋼鏰跟張導彈還有一個陌生的計程車司機一起蹲著吧嗒吧嗒抽煙,然後天南海北的侃大山。

趙鋼鏰十分享受這種感覺,沒有陰謀,沒有陽謀,沒有殺戮,也沒有利益訴求。

跟一個朋友,一個陌生的人,抽著一樣的煙,看著一樣的天空,享受著同樣的路燈,說著自己碰到過的,別人碰到過的事。

當然,在那計程車司機看來,趙鋼鏰說的都是吹牛逼,不過…

「這煙還真是好抽!啥牌子的,我抽了這麼多年煙,可還沒抽過。」司機眯著眼睛問道。

「給。」

趙鋼鏰把一整包煙都扔給了司機,說道,「家裡自己弄的,不值什麼錢。」

「你們倆去哪,我捎你們去。」司機接過煙,對趙鋼鏰說道。

「我們在這看能不能碰到一兩個妹子瞎了眼能看上我們,然後發展個***啥的。」趙鋼鏰笑著說道。

「你們可別想了。」

司機說道,「這的女的可傲著呢,你看門口那些車,哪一個不是好車,最差的都得是奧迪呢!」

「那您車停這幹嘛?」趙鋼鏰問道。

「等人唄,今兒個載的是老客,每周的這個時候我都得來接,那小妞可正點,長的倍兒清純,不過她男人也厲害,開賓利的呢,不過每次都得我載那小妞去找他男人,你說這人奇怪不奇怪啊,這女人咋就都那麼賤呢,就說我載的這個老客人吧,追她的人海了去了,對她各種好的,每次我在這裡等她,都能看到有男人送她過來,那些男人一個個殷勤的跟什麼似的,估摸著誰也不知道那妞上了我的車就是出去給人日的,那妞的男人,有一次喝醉酒了,我送她過去,那男人當街就給了那妞倆耳光,然後帶著別的女的去開房去了,我以為兩人得掰,結果過了一星期我又得載我那老客人去找之前那男的,你說這女人,到底是咋了,幹啥這樣作賤自己啊。」司機一邊說著,一邊看了一下手上的煙。

白色的煙殼,上面畫了個紅色的五角星。

「這還不簡單。」

趙鋼鏰笑著說道,「有錢就是大爺唄。」

「對頭,有錢就是大爺,哈哈,我說兄弟,你這是啥煙呢?我咋沒見過呢?」司機問道。

「我也不知道啥煙。」

趙鋼鏰剛說完,就聽到一陣高跟鞋的聲音。

回頭一看,只見一個妖艷異常的女人從遠處走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