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女請留步 >第六百九十章林欣打人

第六百九十章林欣打人 (1/1)

小說名稱《美女請留步》 作者:老施  更新時間:2014-03-12 00:23  字數:2435

今天的聚會是在高爾夫球場里,但是並不是打高爾夫,而是在球場內部的一個養生會所裡面,這個養生會所佔地很大,裡面據說什麼都有.

趙鋼鏰帶著林欣,跟在侍者的後面,走進了會所。

會所里已經有了不少人,很多人都是電視上經常可以看到的。

因為這一次趙鋼鏰也來參加這個聚會,所以來的京商會成員相當多,就好像趙鋼鏰需要跟他們認識一樣,他們同樣也需要跟趙鋼鏰溝通感情,畢竟,趙鋼鏰身上可是掛著趙家家主的光環。

「你好你好。」

一個中年男人第一個迎向趙鋼鏰,然後跟趙鋼鏰握了握手,「早就聽說趙家鋼鏰青年才俊,今曰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您老可是咱們神州的財富傳說,我在您面前,可不敢說什麼青年才俊。」趙鋼鏰笑著說道。

在來的時候他就已經做足了功課,基本上京商會所有成員的資料他都記在了腦子裡,眼前這個中年人叫牛仁,是做私募基金的,在京城這塊非常有名,雖然沒有什麼實體產業,但是他的資產,卻已經達到了一個讓人瞠目結舌的程度,論有錢,他絕對可以排在京商會前幾。

「你這就太謙虛了,你問問他們,現在京城誰不知道你趙家趙鋼鏰啊,哈哈,在二十不到的年紀就已經坐擁趙家這麼一個大家族,你已經成了咱們京津地區的傳說了。」牛仁笑道。

隨著這個牛仁跟趙鋼鏰成功搭訕,陸陸續續的有商人加入到了趙鋼鏰跟牛仁聊天的圈子裡,雖然趙鋼鏰跟這些人都不認識,但是這並不妨礙趙鋼鏰跟他們聊得很熟絡很開心。

林欣在這樣的場合是沒有多大發言權的,哪怕她十分想要認識這些大商人,然後跟他們談一些可能的合作。

這種場合的尊卑分的非常的清楚,如果林欣多說話,那絕對會被冠以一個無禮無知的名頭,所以林欣一個人走到了一旁,跟那些大商人帶來的女人聊起了天。

這些商人帶來的女人無一不是美女,甚至於裡面有很多都是社會上一流的明星,在這裡,她們同樣沒有多少發言權,因為她們大多數都只是這些男人圈養的金絲雀,別看你在外麵粉絲千萬,但是在這些商人面前,你就是只是東西而已。

這些女人估計也是無聊,所以也聚在一起聊天,不過她們站立的位置距離趙鋼鏰等人是有一定距離的,這主要還是尊卑使然。

這些女人聚在一起談論的東西無外乎就是財富與權力,這個女的說自己的男人給她買了一條價值幾百萬的項鏈,那個女的說自己的老公給她買了上千萬的跑車,能給人做金絲雀的女人一般水準都高不到哪裡去,所以她們說的東西,讓林欣很蛋疼。

如果說林欣有蛋的話。

林欣試圖加入她們當中去,畢竟,這些人多少也算是那些商人的枕邊人,只是,在努力了幾次之後,林欣發現,自己跟那些人真心不是一個世界的,她們張嘴閉嘴名牌奢侈品,今天花了多少錢明天花了多少錢,今天專輯賣了多少張明天電影票房有多少,反正都是林欣不感興趣的東西。

林欣在旁聽了好一會兒之後發現實在說不上什麼話,就打算離開,結果一個女的卻是叫住了她。

「你這衣服,是芭芭拉去年款的吧。」

那女人問道。

林欣在電視上見過這個女人,這女人叫林佩如,是國內一線的女星。

「嗯,是的。」

林欣點了點頭。

「去年款的怎麼還能穿呢。」

林佩如嘆了口氣,說道,「要穿就得穿剛出的啊,你這長的也不錯,穿著打扮就得跟上去,我跟你說啊,做男人小的,就必須得抓住男人的心,老款的衣服就意味著你是老情人,老情人對於男人來說,偶爾品味一下還可以,但是不適合老是帶在身邊。」

「他只是我的老闆。」

林欣說道,「我們只是上下屬。」

「老闆。」

林佩如捂著嘴笑道,「我們這裡所有人都是他們的下屬呢,我老公也是我老闆呢…不要不好意思,大家都是一樣的人嘛。」

「我不是。」

林欣微微皺眉,她是一個工作狂,所以她認為自己跟趙鋼鏰就只是純潔的上下屬關係,現在別人說她是趙鋼鏰的情人,那就意味著否定了她的努力,所以林欣打心眼裡不滿。

「哎喲,還皺眉呢,有什麼好不好意思呢的,既然敢做,就得敢當,莫不是你以為你是人家的正室呢,哈哈,我們這類人要想轉正,那可男著呢。」林佩如說道。

「我說了,我不是小三,也不是情人,我跟我的老闆的唯一關係,就是他是我的老闆,就這樣簡單…我,不需要靠**,來討好他。」林欣說道。

「你這怎麼說話的呢,你是在諷刺我們么。」林佩如一瞪眼,說道,「我們就是做人小的,就是用**討好別人了,你怎麼的,切,就你乾淨,也難怪衣服是穿老款的呢,原來是被人拋棄了的小怨婦啊,哈哈。」

「你。」

林欣指著林佩如,說道,「什麼被人拋棄的小怨婦。」

「難道不是么,估摸著你應該是被人拋棄了,所以才這麼大怨念吧,唉,看開點,男人都是喜新厭舊的生物。」林佩如笑著拍了拍林欣的肩膀,卻是沒想到林欣突然抓住了她的手,然後扣住他的腕關節,一個反轉擒拿。

「啊。」

林佩如痛呼一聲,身子轉過去一大半,叫道,「你放開我,你,你幹嘛啊。」

「給我道歉。」

林欣冷聲說道。

「我,我憑什麼給你道歉啊,啊,疼,疼,疼,老公,快來救我啊,有人打我。」林佩如大叫道。

「怎麼回事。」

牛仁從旁邊走了過來,一看到林佩如被林欣抓著,他大聲呵斥道,「你在幹嘛,快鬆開手。」

林欣把手鬆開,說道,「我要她給我道歉。」

「道歉,什麼道歉,趙老弟,這是你帶來的人啊,她怎麼能打我寶貝兒呢。」牛仁一邊說著,一邊抓著林佩如的手仔細的檢查著。

「親愛的,這個瘋女人,弄的人家好疼,你可得替我做主啊。」林佩如委屈的說道。

「沒事的沒事的。」

牛仁拍了拍林佩如的肩膀,轉頭看向趙鋼鏰,問道,「趙老弟,你說這事兒要怎麼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