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女請留步 >第七章我什麼都沒看到

第七章我什麼都沒看到 (1/1)

小說名稱《美女請留步》 作者:老施  更新時間:2013-01-10 03:44  字數:2674

趙鋼鏰安心的在濱河小區13幢a702住了下來。

趙鋼鏰的房間裡頭,還真的什麼都有,電腦電視空調床單被褥,樣樣俱全,趙鋼鏰也就隨便躺床上就睡了過去。

「難得可以不用緊繃著神經好好睡一覺了!這種不用擔心誰會突然出現襲擊自己的感覺,真好啊!」

趙鋼鏰笑了笑,嘴角露出一個回憶的神色。

三年,真的就這麼過去了。

一覺睡到天亮。

咔咔。

一陣輕微的響動從客廳傳來。

趙鋼鏰的眼睛,瞬間就睜開了。

這是條件反射。

「還真是奇怪啊,大晚上的出門,大早上的回來!」趙鋼鏰起身將衣服穿好,隨即打開門走出了自己的房間。

只是,這一開門,趙鋼鏰就愣住了。

尼瑪敢不敢不要這麼刺激啊!

只見一個俏麗的女人,已經解開了自己上身藍色襯衫的最後一個扣子,然後剛好雙手抓在襯衫上,想要將襯衫給脫下來。

而這女人站的位置,是在客廳,然後是面對著趙鋼鏰房間這邊的。

所以,當趙鋼鏰打開門走出來的時候,趙鋼鏰就看到一個女人彷彿是那種街上的暴露狂一樣,雙手拉開自己的衣服,然後衣服里的春景一覽無餘的出現在了趙鋼鏰的面前。

「我勒勒勒勒個去啊!」

趙鋼鏰看著那一對白色凶兆都包括不住,一看至少c罩杯以上的山峰,一下子就傻了。

而那正在脫衣服的女人怎麼也沒想到這個房子里竟然會出現這麼一個男人,而且在自己最赤果果的時候這個男人正好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兩個人,都呆住了。

而畫面,一下子就凝固住了。

然後,趙鋼鏰就感覺到一股熱流,從自己的鼻子里,涌了出來!

趙鋼鏰已經很久沒有看到女人了,當然,確切的說是,趙鋼鏰已經很久沒有看到人了,所以,趙鋼鏰對於女人的自控力,已經相當的差了。

眼下看到人家這麼當著你的面拉開衣服,趙鋼鏰的身體,終於超過了那臨界點。

兩條鼻血出現在了趙鐵柱的鼻孔外頭。

這是男人的恥辱啊!

竟然在看到女人的咪咪之後流鼻血了!

要是讓趙鋼鏰的老子知道,指不定得悲嘆老虎也能生出貓兒子來,自己一世英名,自己的兒子竟然只是看一個咪咪就流鼻血了,這真是丟自己的臉啊!

「啊!!」

女人叫了起來,而趙鋼鏰也跟著叫了起來。

「你是誰!!」

女人一邊拉扯著自己的衣服,將襯衫的扣子扣上,一邊問道。

「我…我…我叫趙鋼鏰,哎呀,鼻血…紙…」趙鋼鏰一邊叫著一邊衝進了自己的房間里。

只是,自己的房間里竟然沒有紙!

趙鋼鏰連忙衝出房間。

客廳裡頭的桌子上,放著一盒紙巾。

趙鋼鏰剛想衝過去。

一個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了自己。

「我靠!」

趙鋼鏰看著女人手裡的槍,忍不住就靠了出來,而就是這時候,趙鋼鏰才發現,這女人,貌似是個警察啊!

沒錯,應該是個警察。

你看那藍色的襯衫上的警徽,還有桌子上的警帽,還有那制式的手槍。

這不是警察還能是什麼?

被趙鋼鏰看了咪咪的妹子顫抖著拿著手槍,說道,「你…你別過來,我…我是警察!」

「我…」這時候趙鋼鏰才仔細的看了一下這個妹子,這一看,趙鋼鏰又想忍不住靠出來。

「我靠,又是個美女!?」趙鋼鏰這下直接無語了,自己在人生的前十多年裡頭,見到過的美女也就幾個,除了自己的那些阿姨之外,也就一個馮雨朦,而今天一天,自己就分別見到了何曉柔,林舒雅,郭芙蓉這3個水準線上的美女,現在再出現的這個,同樣是水準線上的。

雖然因為羞澀還有驚恐,女人的臉龐已經有點扭曲,但是不可否認的,這依舊是一張十分動人的臉龐。

柳葉的眉毛,大大的眼睛,鵝蛋的臉兒,櫻桃的小嘴。

這些東西組合在一起,形成了眼前這個女警的臉。

這副容顏,無論是誰看到了,都得被她的美麗所折服。

只不過,眼下這張臉上,卻帶著羞澀,恐懼,驚訝等等情緒。

「我…我是這裡的租客!」趙鋼鏰解釋道,「警官,剛才只是個意外…」

「你…你…你看到我了,我…我…唔!!!」

那個警察顫抖著說了幾句話之後,竟然直接就哭了出來。

「我去,我娘是當警察的,脾氣豪邁霸氣,為毛同樣是警察,這個小警察,怎麼這麼…這麼柔弱啊!」

趙鋼鏰滿腦子的不解。

不解歸不解,但是眼下人家被自己弄哭了,自己總不可能就這麼干看著,要是人家哭著哭著覺得看破紅塵人生沒有意義了一槍把自己幹掉了,怎麼辦?即使沒有看破紅塵幹掉自己,但是這一直哭下去,要是讓人以為自己欺負了人家,那自己這一世英名,不就徹底的毀了?自己這麼多年樹立起來的光輝形象,不也得徹底的垮塌了?

這顯然是不可以的!

「這位…」趙鋼鏰尋思著叫警察,不好,因為現在看人家肯定是下班了,那叫妹妹?也不成,看人家的樣子貌似比自己大那麼一點點,那叫小姐?更不行了,人家這還哭著呢,你就叫人家小姐,搞的別人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找了小姐沒付錢把人家弄哭了呢。

「同志。」

在憋了很久之後,趙鋼鏰果斷的咬著牙開口道,「同志,我什麼都沒看到。」

好吧,這話真的有點欲蓋彌彰了,人家把胸口拉的那麼開,那一對咪咪幾乎就是赤果果的給你看了,結果你來一句什麼都沒看到,就好像你把人家給ooxx了然後再跟人家說其實我沒有進去一樣。

這話怎麼聽怎麼覺得無恥。

不過,這句話竟然還真有點用處。

這個哭的天昏地暗的小女警,還真就停止了哭泣,然後淚眼汪汪的看著趙鋼鏰,說道,「你…你真的沒看到么?」

「我勒個去,還真有人信!」

趙鋼鏰一邊驚嘆眼前這個小女警的單純,一邊卻是連忙說道,「我真的什麼都沒看到,我剛起床,睡眼朦朧的,怎麼可能看到呢?對了,同志…你,你怎麼會在這裡啊?」

「我…我是住在這兒的…我剛值班完回來…」小女警說道。

「你…你也是住在這兒的?」看著那個人比花嬌,眼下看起來楚楚可憐的小女警,趙鋼鏰一下子就蕩漾了起來。

「我去,一個套房裡兩個水準線上的美女,少爺我這是走了桃花運了么?」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