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們是兄弟 >【2680】逼迫我們

【2680】逼迫我們 (1/1)

小說名稱《我們是兄弟》 作者:純銀耳墜  更新時間:2014-07-04 05:53  字數:2253

「我真的受夠了,我求你了。」顧先東明顯的情緒激動了,他竟然跪在了胡軍的面前,他拿著手上的槍「胡軍,今天你若是不讓我退休,我就和你同歸於盡,我真的受夠了,我已經為你們做的夠多了,放過我吧,我只想過平靜的生活,我沒有多少年活頭了,你們饒過我好嗎,我要看我的孫子去,我到現在都沒有摸過他的小手,我看著外面人家一家子一家子的多幸福,我也有自己的家庭,你也是當爸爸的人了,你也會當爺爺的,你理解理解我好嗎,求求你了。」

顧先東整個人的眼圈都紅了「你們斗吧,我不想和你們在鬥爭下去了,杜紹傑已經把我的底子摸得透透的了,我的孩子和孫子他都已經知道是誰了,一個軍區司令,只要把目光放在我的身上,那就很明顯的可以查的我清清楚楚,除非他不關注我,現在他已經關注我了。」

「你們饒了我吧,我只想回家,我只想看我自己的孩子,我受夠了!」顧先東站了起來,沖著胡軍就走了過去「我已經不想在承受這樣的精神壓力了!你們斗你們的,我不想做了!」

就在顧先東往前走的時候,突然之間,胡軍不知道按了一個什麼按鈕,他整個人直接就掉落了下去,辦公室裡面瞬間就空了,顧先東一看胡軍沒了,整個人都瘋了一眼「胡軍!胡軍!」他一邊大吼著,一邊就開始瘋狂的開槍,書房裡面被打的亂糟糟的。

顧先東瘋狂的折騰了好一會兒,緊跟著,他突然之間就倒在了地上,他到地的時候,脖頸處還扎著一根針,幾分鐘以後,胡軍和兩個男子從門外面出來了。

看著地上躺著的已經失去知覺的顧先東,邊上的兩個人順勢就把顧先東抗了起來。

胡軍嘆了口氣,看著邊上的人「把他帶到我的房間吧,然後讓他冷靜冷靜,我和他在好好聊聊。」邊上的兩個男人點了點頭,駕著顧先東轉身就離開了房間。

胡軍坐在辦公室裡面,把自己的電話拿了出來,打給了許老爺子「老許啊,事情不妙啊。」

許老爺子在電話那邊直接接過了這個話題「你推薦的那個春蠶的新任接班人,我覺得他辦事實在有點不靠譜,想法是好的,但是現在殤勝內部已經起了動搖了,他事情做的不對。」

「他是被王龍反咬了一口,他那個事情是小事,這次不行,還有別的辦法,剛開始接手,總會碰見一些磕磕絆絆的,如果那麼容易就把殤勝收服了,那也太小看殤勝了。」

「而且畢竟是剛坐到那個位置,我當初,也是很難的,你了解我的,許哥,我不知道你做了一些什麼,但是我想告訴你,杜紹傑應該是已經察覺了你的一些動作了,他和江昱偉他們不一樣,江昱偉他們是致死都不會反的,只會和你鬥爭,杜紹傑不一樣,他真的敢做,而且他這些日子已經開始再做暗示了,已經有在他身邊的春蠶人,受不了了,精神上要扛不住了……」

BS市,街道上面車水馬龍,人來人往的,幾乎在每個十字路口邊上,都停著一輛警車,周圍的馬路邊上,到處都是荷槍實彈的特警,幾乎隔著幾百米就會有一個檢查帶,所有的過往車輛都會被接受檢查,所有的陌生人口,都會被盤查,在一處大商場門口,兩對兒中年夫婦站在這裡「真不知道這些日子怎麼了,麻煩死了,天天堵車,都是被他們檢查檢查的。」

「以往也嚴打過,但是從來沒有這麼嚴格過啊,他們到底是想幹嘛啊,還沒完沒了的。」

「誰知道啊,反正說什麼的都有,聽說是要抓什麼人的,但是新聞媒體一直都封鎖消息,也沒有人站出來說些什麼,真是搞不懂了,不過這樣真的很影響秩序哎。」

「管他們呢,不過這樣也好,滿大街的都是警察特警,咱們這地方一直這麼亂,這些日子也都安靜了,沒看這群大佬們也是一個比一個老實了嗎,就連程氏集團都老實了。」

「這點倒是真的,在這龍蛇混雜的地方,這些要命的不要命的毒販這麼多,就屬程氏最大了。」

「他們最大有什麼用,程氏集團的人在BS的仇家也不少,他們只是勢力大,但是人緣並不是最好的,他們幾乎和本地的所有幫派都有仇恨,要不是程華和丁暄他們在境外組建的部隊撐著,估計他們程氏集團早就被這些大佬們聯合起來給剷除掉了。」

「你別在這說廢話行不行啊,人家為什麼這麼牛逼,跟誰都敢幹,誰都敢不放在眼裡啊,自然是因為人家有靠山,如果人家沒靠山,人家能四處樹敵嗎。」

「他們確實有點太過張揚了,反正我不知道別人怎麼想的,我看著挺不舒服的。」

「也沒人讓你看,反正一種米養百種人,程氏集團的事情不好說,咱們那邊幾條大馬路都是程華修建的,好友當地的兩所學校,也是程華捐資的,上面的人也是默許他們這樣的態度。」

「用走私軍火,販賣毒品,賺來的錢,一大部分自己中飽私囊,一小部分拿出來做慈善!」

「這可不是一小部分啊,他拿出來的那些錢,都不是必須拿出來的,但是至少人家拿出來了,是不是,別的那麼多走私販毒的,你看誰還拿出來錢搞慈善了,其實有時候想想,挺有意思。」

「是啊,本地最大的黑幫,最大的慈善家。」邊上的另一個男子笑了笑「行了,我們走吧。」

這兩對兒夫婦離開,就在他們的邊上,另外兩個男子站在一邊,這兩個男子頭上都帶著一定草帽,鬍子拉碴的,臉上還都有一顆痦子,兩個人都留著頭髮,一個人帶著眼鏡,另一個人帶著墨鏡,兩個人在門口聽著剛才邊上人的談話。

「現在我們怎麼辦?」這個時候,其中一個男子開口道「他們把周圍能包圍的地方,已經全都包圍了,現在出城出不去,先越過邊境也過不去,他們就是把範圍圈到這裡,然後一帶你一點的往裡面壓進,他們想要瓮中捉鱉,我操他媽的,這是逼老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