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們是兄弟 >【2594】惡戰之後

【2594】惡戰之後 (1/1)

小說名稱《我們是兄弟》 作者:純銀耳墜  更新時間:2014-06-15 03:36  字數:2310

「都這個時候了,你還敢挑撥我們,你就不怕我要了你的命。」麻雀沖著陸洵笑了笑「嗯?」

「我說的本來就沒有錯,你麻雀沒有抱著好心思,我不是傻子,你現在放著這麼好的機會,不會不用的,聖盟這邊本來就與你們殤勝接壤,你讓丁家威他們帶人過來,無非就是為了更好的掌控邪龍神教,杜華是一個很關鍵的人物,你們掌控好邪龍神教以後,那以後就更方便了,你殤勝的勢力會越來越愛大的,而且,以後早晚你會變成第二個李洪,只不過,你這個李洪,會比第一個李洪,厲害一百倍,一千倍,一萬倍!」

陸洵說完之後,看著一邊的杜華「你若是不想你辛辛苦苦創建好的邪龍神教,變成殤勝的後勤基地,你不想你的教眾,都變成殤勝的士兵,那我勸你好好考慮一下,請神容易送神難啊!」

「丁家威本來就是一個練兵的好手,整個殤勝的兵都是丁家威練的,你這裡這麼多教眾,丁家威過來了就是給你練兵的,以後,你們邪龍神教,早晚慢慢的會被同化成殤勝。」

「我都知道麻雀用什麼理由說讓他的人來,肯定是你自己掌控不了這麼大的邪龍神教,還有就是怕聖盟的人反撲,所以他帶人來,慢慢的控制這裡的人心,根據殤勝的發展史,他們很有經驗的,估計很快機會把你這裡發展成為第二個殤勝。」

說到這的時候,麻雀突然之間把自己的手槍拿了出來,對準了陸洵的額頭「如果你敢繼續說下去的話,那就不要怪我,一槍打爆你的腦袋,可好?」

陸洵笑了笑,嘴角上揚,看著杜華「最後一句話,你聽好了,你不要引狼入室,他們殤勝,也是恐怖組織,和聖盟的性質是一樣的,唯一不同的,是殤勝不殘害老百姓,就是這樣,他們是賊,我才是兵,你要記住,你和我,才是一夥兒的,我們才是官方的人,才是要來營救你的人,才是當初答應了你父親,幫他過來營救你的人!」

麻雀笑了,看著一邊的陸洵「怎麼著,這個時候還是真的不要命啊,還是真的要說啊。」

「我不能讓你們騙了這個孩子。」陸洵看著杜華「我想說的都說了,你該做決定了,現在你是最關鍵的人物,如果你願意,他們任何人都走不掉的。」

房間裡面沉默了,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杜華的身上,好一會兒,杜華笑了笑「陸洵,不好意思,你剛才和我說的這些,在我們來這裡之前,麻雀就已經都告訴我了,雖然不是每個字都對,但是大體的意思都對,誰都不要說誰,你就是為了我好。」

杜華看著陸洵「我感激你們救了我,但是我不會跟你們回去的,你是春蠶的人吧,估計也只有春蠶的人,才有能力這麼早就潛伏進來,然後到時候救我,我感激你們為我做的一切,但是我不會和你們走的,因為你們之間也是互相利用的關係。」

「現在上面的局勢非常的混亂,你們是為春蠶服務的,那應該就是為國家一號服務的,你們為國家一號服務,那就是國家一號的人了,可是不好意思,我們不是。」

「我和王龍是兄弟,我肯定會向著王龍的,我和王龍他們一起回去,那是他們把我帶回去的,我和你一起回去,那是你把我帶回去的,性質不一樣,涉及的事情也太多,我父親的性格我最了解了,所以,我會回去,但是我會跟著王龍他們回去,而不是你。」

杜華深呼吸了一口氣「我不想回去以後就讓我父親欠上你們的人情,他自己應該怎麼做,他自己心裏面清楚的,而且,我和王龍他們一起回去以後,也是我自己回家,我不會讓我的父親參與你們上面的鬥爭,任何一夥兒,都不會參與的。」

「我不想給我的家庭帶來麻煩,至於邪龍神教,我差點忘記告訴你了,我真的已經夠了,徹徹底底的夠了,這麼長時間,這麼多事,我已經把什麼都看開了,邪龍神教我也不想要了,是我讓麻雀讓他的人過來的,可以把這裡安撫好,因為這裡的宗教信仰,利用好了,就可以像麻雀的殤勝一樣,但是如果利用不好,就變成了徹頭徹腦的邪教了。」

「我不想邪龍神教再落入一個像李洪那樣居心人的手上了,所以這邪龍神教,是我送麻雀的,我會在這裡呆一段時間,等著他的人來,然後慢慢的把這裡全都安撫好了,然後我在回家,就是這樣,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我還有很多人要彌補。」

說到這的時候,杜華看了眼邊上的王龍,他深呼吸了一口氣「今天的事情,我到現在,覺得還像是做夢一樣,我這一輩子,再也不想經歷這樣的事情了。」

陸洵聽完了杜華的話,接著他就笑了,他無奈的搖了搖頭「說了這麼半天,現在我也算是聽明白了,你們是要囚禁我們兩個了,不把我們放出去,是害怕我們把消息傳出去」

「你老實的配合,我們不會傷害你們的。」麻雀從邊上開口「我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所以暫時不能放你們走,如果你們走了,那消息走漏到了你們春蠶最高領導者那裡,那我們要面對的問題又會很多的。」麻雀笑了笑,看著陸洵「不過你這個人不錯,真的,很有能力。」

「只是我們做不成朋友了,要麼的話,你這個人,我還是一定要結交一下的。」

陸洵無奈的嘆了口氣,看著麻雀「我們還有人已經跑出去了,消息早晚會傳出去的,麻雀,你們這樣做,是在給自己自絕死路,不管是誰,永遠不可能與國家機器對抗,你殤勝也是一樣,現在就已經很逆天了,如果你真的在把邪龍神教拿到自己的手中,那你自己想吧。」

「我知道你們還有人跑出去了,但是跑出去的人最多知道的事情,那就是聖盟內部發生了動亂,杜華上位,但是別的,他們肯定都不會知道的,而且,我沒有想過要吞併邪龍神教。」

麻雀說完之後,走到了陸洵的邊上,從自己的兜裡面把煙拿了出來,他遞給了陸洵,自己也點著了一支「好好從這裡呆一段時間吧,你知道的事情太多了,你這裡的消息,我不能讓你們很快的傳出去的。」麻雀拍了拍陸洵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