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們是兄弟 >【125】杜華

【125】杜華 (1/1)

小說名稱《我們是兄弟》 作者:純銀耳墜  更新時間:2013-01-23 12:10  字數:2382

張爽已經連續兩天沒有連續王龍了,她悶悶不樂的坐在家裡面,手機就放在一邊,兩天了,王龍連一個信息都沒有給她發過,這說開學就要開學了,年都過了,她有些無奈。

「嗡」手機突然之間震東了起來,她一把就把手機拿起來「喂。」

「你幹啥呢。」李鴻儒的聲音從電話裡面傳了出來「我今天跟我媽逛街,看見了一件大衣挺適合你的,正好也快換季了,我就給你買下來了,我給你拿到你家樓下來了,你下來拿一下?」

「算了,不用了,我衣服很多。」張爽很是不開心。

「我買都買了,就在你家樓下呢,你若是不願意下樓,我給你送上來也行。」

「行了行了,你等著我吧」張爽挺不耐煩的掛斷了電話,她下樓,看見李鴻儒笑呵呵的手上拎著一個大袋子。

張爽連忙調節了調節自己的心態,沖著李鴻儒笑了「謝謝你,哥」他從李鴻儒手裡接過衣服「要是,沒什麼事情的話,我就上去了,我爸還跟我談心呢。」

李鴻儒點了點頭「穿上給我看一眼,就一眼」

張爽「嗯」了一聲,把大衣從袋子裡面拿了出來,這是一席黑色的大衣,張爽穿起來顯得非常非常的成熟,衣服漂亮,人也漂亮,給李鴻儒看的入迷了,他站在張爽的身前,笑呵呵的伸手給她把衣服的扣子都繫上,他往後退了兩步,沖著張爽伸出來了大拇指「真漂亮。」

「謝謝」

「我也快過生日了,不知道你」

「到時候再說吧,我盡量,你知道的,我要上學,時間很少的」

李鴻儒有些失落,點了點頭「好的,那我到時候聯繫你。」

看著張爽的身影緩緩離開,李鴻儒回到了他們家的寶馬車上面。

「她有什麼好的?」李鴻儒的母親一臉的不耐煩「我就一點也看不上她,你這孩子怎麼這麼死心眼呢,你跟誰學的你?」

「不許說他。」李鴻儒的臉色很不好看。

「嘿,小兔崽子,我說她怎麼了我,就說她!你個沒用的東西,為了這麼一個女人,你看你這個要死要活的樣,我什麼時候有你這麼個沒出息的孩子了,干點啥都惦記她,有用嗎?我都心疼那大衣的錢。」

「我就這樣!反正,沒她不行!」李鴻儒很不開心的說了一句,推開車門,自己就下車了。

短暫的假期終於結束了,那就代表著王龍的苦日子,又要來了。

開學頭一天,王龍就不負眾望的遲到了,跟著他一起遲到的還有大鐘,大鐘昨天沒回家,在王龍家睡的,忘記鬧錶是在自己家沒在王龍家的事情了,所以兩個人很瀟洒的就一起遲到了。

在趙海濤的辦公室,趙海濤拿著手上的扣分條,特別特別的淡定「王龍,大鐘,你們倆跟班裡面的杜華關係怎麼樣啊?」

杜華,王龍和大鐘兩個人都知道,杜華屬於班裡面的搗蛋派,就是喜歡接老師話茬,然後動不動就弄的全班哄堂大笑的類型,他和李想是同桌,他總是惡作劇,在李想要坐下的時候,把李想的凳子抽走,他跟王龍他們不一樣,王龍他們上課的時候不搗亂,就自己玩自己的,困了就睡覺,杜華這廝是毒瘤,上課的時候,只要不學習,什麼事情他都做,打牌,下棋,寫紙條,看課外書,跟邊上的人說話,絕對的各種影響紀律,不僅影響自己,還影響自己身邊的人,倆人一聽趙海濤這麼說,連忙搖頭「老師,我們跟他不熟,很少來往的。」

趙海濤思考了思考「你們倆跟他多交流交流,把他也拉入你們的陣營吧,你們小哥三一起」

王龍和大鐘都有些迷糊「什麼意思啊,趙老師。」

「沒事」趙海濤扶了扶自己的眼鏡「大鐘,還有半個學期了,你到時候不得跟著你龍哥一起學文或者學理啊?我的意思是你們拉著杜華,可以你們三個一起啊。」

「趙老師,錯了,是我龍弟,我是他哥,那個杜華就算了,我們不熟,一直都不熟,他愛學啥學啥,我跟他一句話都沒說過的,就知道有這麼個人,挺能鬧的。」大鐘還一本正經,聽得王龍差點上去踹他。

趙海濤連忙點頭「好,我不管是是龍哥,還是龍弟,你們小哥倆趕緊商量商量,也為自己的以後做做打算,學文學理的麻煩兩位早點通知我一聲,行嗎?」

「老師,你要幹啥?」

王龍連忙碰了大鐘一下。

「你碰我幹啥。」大鐘也沒有反應過來,沖著趙海濤嘿嘿的笑了笑「老師,您還想執教我們?」

王龍差點就笑了出來,執教,這不是球隊嗎。

果然,趙海濤的臉色當下也就變了,王龍感覺趙海濤在發抖,果然,就聽見一聲怒吼,趙海濤瘋了一樣的就沖著大鐘和王龍撲了上來……

王龍和大鐘兩個人扛著掃把往衛生區走,王龍揉著自己的嘴角「我麻煩你以後別在辦公室亂說話了行嗎,算我求求你了。」

大鐘也一臉的委屈「這怪我啊,他幾把說話不把話說明白了,麻痹地,老讓人猜,誰猜得到。」

「大哥你腦子秀逗了嗎?」

大鐘猛的一轉頭,惡狠狠的瞅著王龍「你說誰?」

王龍「咳咳」了兩聲「我說謝天呢。」他伸手指了指不遠處,還在打掃衛生的謝天。

大鐘「哦」了一下,連忙往前跑了兩步,到了謝天的邊上,一摸謝天的腦袋「你怎麼了?」

謝天一把就推開了大鐘的胳膊「沒你事,一邊去。」

大鐘「嘿」了一聲,還沒說話呢,王龍也趕到了邊上,他拉住了大鐘,就看見謝天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

「天哥,好久不見,又挂彩了,你說你這一天天的,是上戰場呢,還是上學呢啊?」

謝天撇了眼王龍,又撇了眼在一邊樂呵呵的大鐘,自己轉身就離開了,一個字也沒說。

「切~」大鐘無所謂的一甩手。

王龍也笑了,對於冷漠的謝天,他們都習慣了,他是那種八竿子打不出來一個屁的人,冷漠的要死,能說一個字,絕度不說兩個字。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