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們是兄弟 >【123】裝到底吧

【123】裝到底吧 (1/1)

小說名稱《我們是兄弟》 作者:純銀耳墜  更新時間:2013-01-23 01:54  字數:2513

「操,半瓶洋酒就牛逼啊?想當初龔正吹一瓶呢,操!」

「不牛逼你來半瓶!」

「麻痹的」韓妃雅破口大罵了一句「服務生,再來一瓶」

「要人頭馬路易十五,我做東!」高宇打斷了韓妃雅。

「嘿,我操,這性子真倔,我喜歡。」

高宇心裏面咯噔一聲,干他娘的,龔正不是說這種情況下韓妃雅會搶庄的嗎,不是又坑老子呢吧,老子褲兜都比臉乾淨,操。

「要兩個,刷我會員卡!」韓妃雅又吼了一聲,緊跟著沖著高宇伸出來了中指「乾死你。」

「求干!」高宇賤兮兮的把自己的衣服撩開,眯著眼還捂了捂自己的褲襠。

五個小時以後,韓妃雅和高宇兩個人迷迷糊糊的從酒吧出來了,倆人也都喝的有點多,高宇還是有意識的,韓妃雅喝酒到後期,果然應徵了龔正的話,搶著喝,而且,都不讓高宇喝的。

兩個人沒有去賓館開房,直接到了不夜城附近的小旅店,不夜城附近有很多這樣的小旅店,一到晚上就爆滿,倆人好不容易找了一個房間,高宇把韓妃雅扔到了床上,看著韓妃雅睡著了,高宇腦袋迷迷糊糊的,拿著自己的手機把位置發給了龔正,她瞅著一邊的韓妃雅,猶豫了,到底要不要上。

龔正的原話就是喝多了躺床上,想怎麼著就怎麼著,然後等著他第二天偶遇抓姦就是了。

龔正甚至都把對話設計好了「我依然愛你,但是我過不去這個坎兒,以後我們不要聯繫了,你對我的傷害沒有辦法彌補,我需要時間緩解你對我造成的傷害,真希望還能碰見一個跟你長的很像的女孩子……」龔正跟高宇說這些的時候投入的眼淚都流出來了。

高宇差點打他。

現在一個喝多的女子躺在自己的邊上,到底是干還是不幹,高宇糾結了,他順手拿起來了一瓶礦泉水,咕咚,咕咚喝完了,一狠心,看了眼韓妃雅「麻痹的,不幹白不幹,要麼白這麼努力了,管他什麼於江呢」說完,把瓶子隨手一扔,自己伸手就抓住了韓妃雅的胸脯。

頓時之間,高宇**焚身「我去,這麼豐滿,沒看出來啊」他連忙把身子探了過去,把兩隻手都伸了進去,使勁揉了幾把「嘖嘖,太爽了。」

高宇一臉的興奮,下體早都有了反應,拍了拍手,沖著韓妃雅一伸手「妹,等著,哥這就脫!」

說完高宇猛的就往廁所跑,他想去洗個澡,一身酒氣,然後出來好好享受,結果這廝也是太激動太興奮了,著急的往廁所跑的時候,一個不小心,就踩到了他剛才扔的那個礦泉水瓶子上面,緊跟著「哎呦」一聲,高宇徑直的就滑了出去,整個身體向前傾斜了,腦袋沖著衛生間的大門上面「咣」的一下就撞了上去,衛生間的大門一下就被撞開了,鎖頭都被撞壞了,高宇趴在地上,左右打了兩個滾兒,腦袋嗡嗡的亂響,好痛,緊跟著眼前一黑,直接暈厥了過去。

「出牌,出牌。」龔正叼著一支牙籤,指著大鐘李磊「都不許睡覺啊,明天你們還有任務呢,我和高宇打架的時候,你們得拉著我們的,我們倆後來和解也是你們的戲份。」

「你他媽聲音小點,妹妹睡覺呢。」大鐘沖著龔正罵了一句「惹一屁股騷,讓一堆人幫你擦。」

「咋的,不願意?」

大鐘眉頭一皺「咋的?」

龔正瞅著大鐘「不是我帶你去不夜城認屁股的時候了,是吧?」

大鐘「我」了一聲,一下就沒了底氣「我也沒說啥啊,出牌,出牌……」

劉震東的豪華別墅。

「汪叔,那邊的事情處理的怎麼樣了?」

「差不多了,秦軒做這是的時候挑選的位置蠻隱秘的,地方很偏僻,沒有造成什麼太大的影響,我讓人過去處理現場也蠻及時的,不過還是浪費了不少力氣。」

「那就行,對於這個事情,你有什麼看法。」

汪威沉默了一下「少爺,我什麼看法也沒有。」

「行了,那你離開吧。」

劉震東盯著汪威離開的背影,他的眼神很古怪,陷入了沉思,緊跟著,他又「咳咳」的咳嗽了起來。

汪威剛出了大廳,就聽見了一個女人的聲音「汪叔,過來一下。」

汪威轉頭「少奶奶,你找我?」

「跟我過來一下。」

汪威站在原地,思索了片刻,連忙跟了上去。

高宇不知道自己在房間裡面暈厥了多久,也是喝的真有點多的原因,幸虧沒有造成什麼太大的問題,他突然之間很是口渴,迷迷糊糊的站了起來,揉著自己的額頭,果然鼓起來了一個很大很大的包,他這個難受,腦袋好痛,昨天的場景一幕一幕重新浮現在了他的腦海裡面。

「媽比的!」高宇破口大罵了一句,轉頭看了眼躺在床上睡覺的韓妃雅,連忙拍了拍自己的腦袋,看著天有些蒙蒙亮了,抓緊時間啊,他順手就要解褲腰帶,又卻是很口渴。

想到這,高宇轉身又拿起來了一小瓶子礦泉水,剛把蓋子擰開,一臉的**思想想要上床上了韓妃雅,下體都有了反應,剛興緻勃勃的轉身,手上拿著水還沒喝呢。

一個人站在了他的面前。

嚇了高宇一跳,他差點喊了出來,定睛一看,原來是韓妃雅。

韓妃雅看起來清醒了不少,盯著高宇。

高宇做賊心虛,也不知道說啥,就盯著韓妃雅,手上還拿著礦泉水。

兩個人四目相對,很是尷尬。

許久,韓妃雅目光變得有些哀傷「你是我見過的所有男人裡面,唯一一個再我喝多了沒對我動手動腳的人。」說完,韓妃雅順手抓了一把高宇的褲襠。

高宇臉色頓時就變了,又聽見韓妃雅自言自語了一句「還不小,忍著的。」

她情緒很是低落,聲音卻很溫柔「給我拿水喝的嗎?你知道我渴了?」

高宇麻木的點了點頭「喝酒都會渴的。」

韓妃雅接過瓶子,一臉的感動「咕咚,咕咚」把一瓶水都喝完了,這可愁壞了高宇,他都要渴死了,她最後一口水含在嘴裡,輕輕的踮起腳尖,雙手環住了高宇的脖頸,含著水,吻上了高宇的唇。

高宇反應還是很快的,既然她都已經誤解了,裝孫子就要裝到底吧。

高宇連忙一把推開了韓妃雅,伸手指著她,一臉的不解「你為什麼要這個樣子?這樣輕浮?」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