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們是兄弟 >【116】中將

【116】中將 (1/2)

小說名稱《我們是兄弟》 作者:純銀耳墜  更新時間:2013-01-21 22:45  字數:2365

「你這事辦的不地道」

「確實太過分了,你這樣,讓大傢伙心裏面都不是滋味。」

「龍哥」大鐘也跟著開口「我也感覺你這樣做不對,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你這樣,對不起兄弟這倆字」

王龍看著所有的人都離開了,就剩下了王慈,他有些鬱悶,腦袋好痛。

由於資金確實也有限,王龍當天下午就出院了,腦袋上面裹得嚴嚴實實的,出院以後知道大鐘他們都在家裡面打牌。

王龍思考了一下,把他和王慈身上的錢都買了酒,進了家,王龍看著這夥人打牌,也不理他,他把酒瓶子挨個打開,往他們面前放。

「我王龍發誓,就這一次,以後再也不會這樣了,你們不開心,我就喝,喝到大家都滿意為止,大老爺們,沒什麼過不去的,我給兄弟們認個錯」說完,王龍一口氣「咕咚,咕咚」就給幹了一瓶子。

四個人還是打牌,不理他,他又拿起來一瓶啤酒「我王龍一個吐沫一個釘兒,大傢伙兒什麼時候原諒我了,什麼時候就把面前的酒幹了,這個事就算過去了,絕對不會有下一次,下次就算是殺人,我也肯定拉著大傢伙一起去。」說完,王龍又「咕咚,咕咚」的幹了一瓶。

大鐘是最先忍不住的「知錯就改,我們是兄弟,就得同甘共苦,要麼哥幾個心裏面都過不去」大鐘「咕咚,咕咚」一瓶下肚。

王龍笑了笑「謝謝大鐘哥原諒,那行,你們不原諒我,我接著喝」王龍又起開了一瓶啤酒。

「行了,磊哥,你們原諒他吧,你看我哥,頭都包成這樣了,下不為例了,讓他少喝點。」

李磊嘆了口氣,有些生氣,指著王龍「王龍,你聽好了,在哥們眼裡,什麼人都一樣,別的我就不說了,就這一次」接著,李磊也一口氣幹了一瓶兒。

王龍瞅著龔正和高宇「謝謝磊哥」接著自己又「咕咚,咕咚」的幹了一瓶兒「宇哥,正哥,給個話兒,不行我就接著喝。」

「咳咳」大鐘面色紅潤,瞅著對面的高宇「宇哥?」這倆字的音調很怪。

高宇「啊」了一聲,瞅著大鐘,又瞅了瞅王龍「傻逼王龍!」他罵了一句,自己也幹了,很顯然的原因啊,大鐘喝多了,他喝多了可是什麼事情都幹得出來的。

這一下就剩下了龔正自己,龔正看著邊上渾身是傷,還在傻笑一臉歉意的王龍「你說你這一輩子是不是活該命苦,自己什麼都扛著,扛了這麼多年,現在好不容易有幾個傻逼願意替你分擔一些了,你還自己都扛著,你說你自己是不是活該?」

「是,正哥說的對,我錯了,真的,兄弟發誓,就這一次,不會有下一次了。」

龔正聲音不大「其實哥們就是挺心疼你的,咱們兄弟幾個這麼長時間了,誰啥情況誰都知道,你要擺正你自己的心態,你記好了,你不欠我們,不該我們的,不要把什麼都分的那麼清楚,我們對王慈好,是因為王慈是我們妹妹,我們真心喜歡她,與你無關,我們對你好,是因為,我們是兄弟,大家在關二爺面前磕過頭髮過誓的,哥幾個要對得起兄弟這兩個字,王龍,剩下的我就不說了,我知道你自尊心強,說多了也沒意思,你再這麼下去,兄弟沒得做了。」

龔正異常的嚴肅,把啤酒拿了起來,自己一口氣也給幹了一瓶兒。

王龍笑了「兄弟們,我真的知道錯了,來,大家走一個」

「走,走,都別板著臉了,誰再板著臉我打誰啊!」大鐘臉色紅潤,早都到位了,一大夥人瞅著大鐘「讓他第一個喝是最錯誤了。」

「再廢話我打你」大鐘把自己的大拳頭舉了起來「龍哥說話算話,絕對不會有下一次了,大家開心點,我大鐘今天以大哥的名義,跟你們說清楚了啊,從今以後,誰再有王龍這樣的行為,大家老死不相往來,沒問題吧?」

「沒問題。」「沒問題」幾個人異口同聲。

「那就幹了!」大鐘「咕咚,咕咚,咕咚」又幹了一瓶,幾個人互相看了看,連忙跟著大鐘一起幹了。

「我操,鍾哥酒量漸長啊。」

「那是必須的,我現在什麼事情都沒有」大鐘把自己的電話拿了起來,楞牛逼的口氣,聲音很大「肖夏雯,你幹啥呢,怎麼著,我說話不好使了,是不是?」

大鐘這話一說完,整個房間都安靜了。

「快幾把點,龍哥家等著你呢,慣著你了又,是不是?」大鐘放下電話,拿著手裡面的麻將牌「吃,吃,趕緊吃!」

一桌子的人瞅著大鐘,所有人臉上都展現出來了同情。

幾分鐘以後,肖夏雯臉色鐵青,出現在了房間裡面,看著桌子上面的酒瓶子,大鐘那裡擺放著兩瓶,她點了點頭「我說怎麼回事呢,來,大鐘哥,咱倆回房間談。」她笑了笑,異常的溫柔扶住了大鐘的胳膊。

大鐘很牛逼的站了起來,指著房間裡面的人「你們繼續吃」跟著肖夏雯就回房間了。

就聽見大門一關,一反鎖,裡面是肖夏雯怒吼的聲音「你他媽是不是喝二兩貓尿,天王老子都是你親爹了」

「哎呦,疼死我,你輕點,媳婦我錯了……」房間裡面不停的發出慘叫以及求饒的聲音。

「哈哈」房間外面的人都笑了起來。

王龍渾身是傷,瞅了眼龔正他們幾個「以後再也不會了…….」他內心說不出來的感動。

劉震東的豪華別墅。

劉震東一身睡衣「咳咳」的使勁咳嗽了兩聲,他坐在一邊,臉色蒼白「媽的,真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