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們是兄弟 >【114】一個人的血性

【114】一個人的血性 (1/1)

小說名稱《我們是兄弟》 作者:純銀耳墜  更新時間:2013-01-21 20:06  字數:2509

王慈在一邊都沒心思吃飯了「你們還吃的下去啊,怎麼辦啊,都是你,龔正你說你就不能老實的跟阿妖過,非得四處瞎招拜。」

「王慈!」王龍訓斥了王慈一句「這裡沒你說話的份兒,你吃你的東西。」

王慈「我」了一句之後,咬著自己的嘴唇,又不開口了。

王龍順手把龔正面前的麻醬小料拿起來扔到了一邊「服務員,再上一份麻醬小料」之後,王龍率先開口「往最壞的方面想,頂多是被於江發現,發現了以後能怎麼著,他總不能殺了你,而且,最主要的,在我眼裡,誰都一樣,於江也就是那麼一回事。」

「就是,誰都一樣。」大鐘跟著開口「單挑他也未必挑的過我,大不了就玩命唄。」

「好了,吃吧,別琢磨了。」高宇瞅著龔正「能琢磨出來辦法最好,琢磨不出來,那就愛怎麼著怎麼著。」

「這就對了,不管什麼時候,發生了什麼事情,有這一桌子的人陪著你一起扛,小事情。」李磊也開口了「龍哥那句話說的對,在我眼裡,誰都一樣。」

龔正瞅著這一桌子的人,思考了半響「我回去以後先去想想這個怎麼弄,這她們倆要是一家子,那就隨時有可能發現了,剩下的,聽天由命吧,反正都已經這樣了。」

邊上的人都沒在說話,王龍的一千五百塊錢,幾個人吃了一頓飯,連著買完了衣服,還有四百多塊錢,給了王慈兩百,剩下的兩百幾個人分了分。

晚上躺在床上,王龍瞅著自己手上的幾十塊錢,無奈的笑了「一個月累死累活,賺來的這些錢,買幾件衣服,吃頓飯就沒了,更主要的,還都沒捨得買太貴太好的衣服,他又想到了跟黑虎一起那麼輕鬆的賺到五千,他閉上了眼睛,又想起來了跟一輝交易毒品時候的情形,只是,他已經習慣了,不再害怕了,又想到了明天的季東楷,王龍突然之間更坦然了,跟那些比起來,季東楷這個,又算個什麼事情。

他想著自己那幾個傻兄弟大鐘高宇,李磊龔正,又想了想自己的妹妹王慈。

這個年,是他過的最開心的一年,有些事情,躲是躲不掉的,他不想再讓自己那些兄弟陪著他受罪了。

第二天一早王龍起的挺早了,從家裡面吃了碗面,王慈還給下了一個雞蛋,出門前,他親吻了王慈的額頭。

「哥,你早點回來啊。」

「放心,很快就回來了。」

王龍下樓,先是到了火車站,在op市火車站的地下廣場,從少數民族的攤位上買了一把砍刀,把砍刀塞到衣服裡面,自己一個人出門坐著公交車沖著職教那邊就過去了。

他已經咬定了主意,自己去找季東楷了,他不想叫上他那幾個弟兄,跟著他一起受連累了。

橫豎一條命,他早都想明白了,而且,他相信季東楷不敢要了他的命,年少輕狂,他還是那句話,我王龍對自己,什麼都豁得出去

等著王龍到達地方的時候,季東楷一伙人已經到了,他們那邊沒有像王龍想像的那樣,來了多少人,只有兩輛雅閣轎車,一輛奧迪轎車,十幾個人的樣子,清一色的黑色西裝,掛著眼鏡,沒有一個人手上拎著片兒刀的,清一色的棒球棍子,看起來很統一,今天的太陽挺足的,季東楷雙手插兜,站在最前面,身後十幾個人都是30歲左右的年紀。

當王龍自己站在季東楷對面的時候,這邊的人明顯的詫異了「你的人呢?」

王龍自己把煙叼了起來「事情是我惹起來的,我自己來了就夠了,不用別人來了。」

季東楷笑了「龍哥,你跟我玩戰術呢,你就一個人嗎?」

「一個人怎麼了?」王龍一臉的無所謂「今天就把該還清的都還清了,上學以後這個事情就過去了。」

「你這是害怕了嗎?害怕可以直接說啊,不用這樣的」季東楷笑了起來。

「我王龍打小就不知道什麼叫怕,就是我就那麼幾個兄弟,我不想讓他們跟著我一起來受這個事了,我欠他們的太多了,所以我就自己來了,有人來就是了,打你的時候也是老子出的主意,老子下的決定,有啥事你就沖著老子來就行了,老子都扛著,不管怎麼樣,你記好了,下次別主動來招惹我」王龍伸手指著季東楷「我不惹事,也不怕事,陸峰要扛大旗那是他峰火社團的事情,與我無關,我王龍今天給你把話放這,你若再招惹我,我下次還接著干你。」

季東楷臉上的表情當下就變了「草泥馬的,還嘴硬,老子今天弄死你!」

「去你媽的!」王龍破口大罵了一句「你今天弄不死我,明天死的就是你!」

接著他把煙掐滅,從手上把片兒刀拎了出來,他瞪大了眼睛,瞅著季東楷還有他身後那一群氣勢洶洶的中年男子「啊!!」王龍怒吼了起來,自己一個人拎著片兒刀沖著那邊就沖了過去,季東楷他們就站在原地。

王龍第一個到了季東楷的邊上,手上的片兒刀一刀照著季東楷就下去了。

季東楷往邊上一閃,緊跟著季東楷後面的一個人一棍子照著王龍頭頂掄了上去,很用力,王龍猛的一低頭躲開這一棍子,接著上去一片兒刀照著季東楷的後背就剁上去了,季東楷這一下沒反應過來「刺啦」的一聲,季東楷的衣服被劃開了一個大口子,緊跟著王龍「啊」的大吼了一聲,舉著片兒刀照著季東楷頭頂又要砍,邊上又上來了一個男子,朝著王龍的身後,一棍子就掄下來了。

王龍被掄的往前沖了幾步「啊」的又吼了一聲,橫著一片兒刀照著面前的一個黑衣男子就剁上去了,那男的往邊上一躲,緊跟著,周圍上來了好幾個人,就聽見「小兔崽子」一句怒吼,幾個大棍子同一時間照著王龍就掄了上來,王龍轉頭,手上還拎著片兒刀,就感覺「嗡,嗡」的連著兩下,王龍直接跪倒在了地上,他手上的片兒刀點在地上,季東楷這個時候從一邊也上來了,大棍子照著王龍腦袋又是一棍子,王龍直接被掄的躺在了地上,手上的片兒刀掉落在了一邊,那些黑衣男子都沒有再上手,王龍本來就是一個孩子,在他們眼裡,欺負王龍是很沒意思的事情,只有季東楷自己拿著棍子,走到了王龍的邊上,他的眼神突然之間變得很是狠毒,大棍子照著王龍身上「咣,咣」的連續兩棍子,王龍額頭的鮮血早都流了一臉,他猛然之間從地上一個蜷縮身體,一把就抱住了季東楷的腿,上去照著季東楷的小腿一口就上去了。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