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們是兄弟 >【108】喝什麼

【108】喝什麼 (1/1)

小說名稱《我們是兄弟》 作者:純銀耳墜  更新時間:2013-01-21 05:31  字數:2359

西盪轉頭看了看,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從人群裡面出來。

「劉管家,就是他們,你看我淫哥。」

劉管家瞅了眼東淫,當即暴怒,一臉的嚴肅,怒斥了聲「放肆!」

緊跟著,就看見30多個黑衣男子,手上赫然之間出現了警用的橡膠輥,沖著中間的那伙人就沖了上去,這氣勢,中間那伙人看見車的時候就已經沒氣勢了。

現在這情況,頓時之間,一夥兒人抱頭鼠竄,那一大票黑西服的男子一個一個一點都不留情,揍得那群社會上的小混混抱頭鼠竄,劉管家連忙走了過來,瞅著東淫「沒事吧?」

「沒事,麻煩您了,劉管家。」東淫抹了一把自己的額頭,鮮血還在流,他狠狠的盯著南騷,那眼神裡面充滿了恐嚇的味道。

南騷一臉的無所謂,自言自語「一個媳婦,無所謂。」

「野豬,這裡交給你了,讓他們離開op市,一個都別放過」

「放心」在劉管家身後的一個成年男子微微一笑,胸有成竹。

劉管家連忙拉住了東淫,異常的關心「可別破傷風了,去醫院,醫院……」

王龍站在原地,盯著這場景,他震懾了,心裏面的情緒感慨萬千,王慈站在她的身後,王龍轉頭瞅著王慈,突然之間,又很是心疼自己的妹妹。

在搖滾酒吧裡面,服務員走到了大壯漢的邊上「老闆,外面的事情解決了。」

「那就好。」大漢起身,拎起來單管獵槍,獨自又回到了裡面的走廊,進了他的房間,只有幾平米,裡面還有一個人,是屠夫,他叼著煙,邊上放著一瓶82年的拉菲「處理完了?」

大漢點了點頭「是啊」說完之後,無奈的笑了,看著房間的角落,在大漢的房間角落,居然供奉著三個牌位,其中,徐天盛三個大字異常的顯眼「一轉眼,這麼多年都過去了。」

「我在山上又看見王越了」屠夫的聲音不大「物是人非啊。」

「他肯定要去的。」大漢瞅著角落的牌位「這幾個人都跟他有關係,這小兔崽子,真能折騰」大漢突然之間又笑了起來「行了,我要休息了。」

「別窩在這裡了,出來享享福吧」屠夫兩手一攤「這不夜城,有一半兒是你的。」

大漢笑了「屠夫,你還沒有看清,還沒有放開。」

屠夫嘆了口氣「你這邊牌位還有個位置,給我留著吧。」

「你在那裡還不夠格,最後一個,是留給我自己的。」

屠夫的眼神有些異樣,不過他很快便想通了,沖著大漢笑了笑,轉身便離開。

「東淫西盪南騷北浪這幾個人在不夜城混了這麼多年,這不是第一次出事了,四個人每次都是輪著來的,剛開始混的時候出事比較多,後來慢慢的出事就少了,現在都熟了,今天是個意外,已經很久沒出事過了,他們四家人的父母關係都特別特別好,孩子有事情,也是每家輪流來管的,他們四個都是家裡面的唯一一個兒子,這四個貨都有不少姐姐妹妹,別看他們成天浪,但是他們從來不對互相的姐妹下手。」

「我看你比他們浪多了,還好意思說人家。」高宇嘆了口氣「不過有些東西就是比不了。」

大鐘已經醒過來了,老精神了「媽的,這麼精彩的節目都錯過了。」

肖夏雯是真的喝多了,在沙發上迷迷糊糊的,眼神都撲朔迷離。

張爽也回家了,王慈自己躺在房間裡面玩psp,她喝了點酒,也困了。

高宇和龔正兩個人這個時候四處看了看,互相使了一個眼色。

高宇從兜裡面把鑰匙拿了出來「隔壁賓館的,303,房間給你開好了,你們倆去。」

龔正賊眉鼠眼的,從邊上拿出來了礦泉水,把瓶蓋擰開,四處看了看,沖著大鐘伸手。

大鐘有些迷糊「什麼啊?」

「迷魂散」龔正的聲音特別特別小「拿來,快點。」

「不要了,這樣不好。」

「就是,你們還是人嗎。」

「閉嘴,沒你們倆事」高宇從大鐘的兜裡面把迷魂散掏了出來,遞給了龔正。

龔正盯著那邊已經迷迷糊糊快睡著的肖夏雯,把一包迷魂散都倒進了礦泉水裡面,使勁搖晃了搖晃,把礦區水遞給大鐘「兄弟們能幫你的,也就只有這麼多了,剩下的,你自己看著辦」

大鐘異常的糾結「這都是什麼事啊。」

「趕緊著,少廢話」高宇和龔正兩個人推著大鐘,讓大鐘把肖夏雯抱了起來,三個人徑直離開,王龍和李磊兩個人對視了一眼,異常的無奈。

在賓館裡面,大鐘把肖夏雯放在了床上,盯著肖夏雯看,手上拿著礦泉水,就陷入了沉思,異常的糾結,恰好這個時候,肖夏雯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孤男寡女的,而且現在還有這麼好的條件,這麼好的機會,大鐘看了眼手上的礦泉水,又盯著肖夏雯,他早都**焚身了,他使勁往前跨了一步,把礦泉水擰開。

這個時候,聽見了肖夏雯的聲音「老公,我好口渴,要喝水。」

大鐘手裡面拿著礦泉水,盯著那邊的肖夏雯,又看著自己的礦泉水,他又糾結了。

「我好渴啊。」肖夏雯自己爬了起來「快點,我喝水」她沖著大鐘伸手,要接水。

大鐘心裏面糾結的一塌糊塗,水緩緩的遞了出去,肖夏雯迷糊的把手抓住了礦泉水瓶,緊跟著大鐘好像觸電一樣,一把就把礦泉水搶了回來,他幾步跑到了廁所,把礦泉水倒的一乾二淨,開水沖了以後,他沖著自己狠狠的扇了兩個嘴巴,罵了自己一句「畜生」緊跟著他使勁洗了洗自己的臉「清醒,清醒,清醒」大鐘不停的深呼吸,不停的平靜自己的情緒,在裡面呆了足足五分鐘,大鐘搖了搖自己的腦袋,轉身「啊」的一下,就叫了出來。

肖夏雯雙手環抱在一起,靠在門邊上,盯著大鐘「怎麼不給我喝了?」她眼神也不像剛才那麼迷茫了,反而清澈見底。

大鐘「啊」了一聲「喝,喝什麼啊?」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