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們是兄弟 >【104】灌酒

【104】灌酒 (1/1)

小說名稱《我們是兄弟》 作者:純銀耳墜  更新時間:2013-01-20 04:12  字數:2643

高宇看著王慈進去了,又壓低了聲音「咱們兄弟之間說事,你聽著點,沒人害你,根據我縱橫情場十七載的經驗,這女人,你必須推倒,推倒之後肯定就老實了,不敢天天這麼橫了。」

「我們是純潔的男女關係,我們是真感情,你們真骯髒。」

「這可沒啥骯髒的,大家各取所需啊」高宇摸了一張牌「是不是,正哥。」

龔正「嗯」了一聲「必須推倒,要麼你天天跟某人一樣擼,該擼的不正常了,到時候又多一個成天吹牛逼的,多煩人。」

「那可不,作為無恥之徒的典型,某人都已經登峰造極了」

「行不行了你們,好好打牌,別鬥嘴了。」

「我說實話,你不推到她,不定啥時候跟你分了,就跟別人跑了,好好的大姑娘就歸了別人了,你得先佔上,歸了你了,你心裡也踏實」

「這點我同意,反正你也是好好的跟她過日子,你要了她又能怎麼樣,她要是真的愛你,還能連推都不讓你推嗎?這都是雙方面的,說歸說,鬧歸鬧,我和高宇都是真心為你好,可以吃虧不能太吃虧,這是最起碼的基本。」

大鐘本來心裏面沒想這些事情,但是聽著高宇和龔正倆人這麼一攛掇,怎麼琢磨倆人的話,怎麼感覺對,腦子裡面一下就亂了。

「我說你們倆缺德不缺德啊」李磊抓了張牌「你管人家呢,人家開心不就行了。」

「那不行啊,那得分事,我兄弟是老實,但是他肖夏雯不能太過分啊,連睡都不跟我兄弟睡,還成天這麼使喚欺負我兄弟,那行嗎!那以後分手了找誰說去,宇哥,給我支煙。」

「來,正哥,我給你點上」高宇指著李磊「沒你事,你一邊去。」

龔正抽了口煙「現在都是什麼社會了啊,你還以為是舊社會呢,媽的,生米煮成熟飯已經不好使了,就算變成爆米花,該跑的一樣跑,更別說你這還沒往鍋里放著煮的了,那不是說讓別人端走煮就煮了!」

大鐘這一下更慌了,眉頭緊皺「那你們說哥們該怎麼著啊。」

「怎麼著?現在過年,好機會!晚上約她出來,吃飯,喝酒,這錢兄弟我給你出了!」龔正伸手一拍「不過你這酒量愁人,你要是灌不倒她再把你自己喝倒了多鬱悶!」

「這樣吧,晚上我們哥幾個幫著你一起灌她!」高宇跟著開口,把自己的錢包拍了出來「我剛拿了壓歲錢,賓館開房的錢,兄弟給你出了!」

大鐘猶猶豫豫的「那要是她不肯怎麼辦?我總不能霸王硬上弓吧?」

「操!」龔正從自己兜裡面又拿出來了一小包密封液體,上面寫著三個大字「迷魂散」邊上還有一個裸女的圖片,慾望的眼神,小黃包裝的。

「看見沒有,這個你拿著,晚上不讓推的話,你就把這個倒水裡,給她喝,水到渠成,啥事沒有,第二天她也就當喝多了的,沒事的。」

「喂喂,我說你們太孫子了啊」王龍連忙伸手「太無恥了,這樣不行。」

「一邊去一邊去,哪有你事!」龔正連忙推開了王龍。

「就是,一邊去」高宇跟著開口「這個是備用的,你就聽哥們跟你說,你把該拿下的都拿下了,推倒了她之後,你以後就好好對她,全心全意對她,也不用跟龔正去研究**了,天天守著這麼一個大漂亮媳婦,說推倒就推到,這樣多好,是不是?」

「這樣不好吧,哪有這樣的啊,我不幹,不幹!」

「你這沒用的」龔正照著大鐘腦袋上就是一巴掌「你傻啊,不是說了嗎,你好好對她,彌補她就是了,再說了,沒準喝多了就直接能推倒了呢,這個是備用的,人偶爾無恥一下沒事。」

「對,別經常無恥就行了。」高宇這話一說完,龔正下意識的轉頭就瞅著高宇。

「正哥,我沒說你。」緊跟著,高宇話鋒一轉「你沒事身上裝包迷魂散幹啥啊?」

「干你姐姐用。」

「傻逼龔正!我操你親舅媽!」

「別吵,別吵」李磊在邊上跟著說了一句「你們這樣太缺德了吧」

「你懂屁!」龔正和高宇異口同聲。

李磊一下就沒話了,轉頭看了眼王龍,這倆人也無奈了。

「行了,迷魂散你拿好,就這麼定了!」龔正把迷魂散塞到了大鐘的手上「來,向我開炮」

大鐘異常的糾結,不過還是把迷魂散裝起來了,順手「五筒。」

「別動,清一色,就胡絕張五筒!」

「媽的大鐘你想要迷魂散你就直說啊,操,用得著這麼點炮嗎。」

「媽的,老子一會兒去情趣用品給你買一箱,操你大爺的,你個炮筒…….」一桌子人又吵吵鬧鬧的說了起來,大鐘已然心思都不在這上面了。

晚上高宇和龔正兩個人還真吵吵著把肖夏雯叫了出來,大年初一,龔正請大家去吃火鍋改善伙食,他現在已經磨得從一口不吃,到狼吞虎咽的,更主要的,是他和高宇兩個人還肩負著要灌倒肖夏雯,順便幫大鐘破處的使命!

晚上吃飯的時候,一夥兒人在火鍋店,大年初一,大家也都開心「來,來雯姐,喝酒!我先幹了!」

肖夏雯一飲而盡,杯子還沒放下呢。

「雯姐,該我了,這樣,你剛和宇喝了一杯,那跟我也得喝吧。」

「喝,都喝,大家開心就行,我絕對不掃興!」肖夏雯繼續一飲而盡。

「雯姐,你看,你都跟我正哥喝了,那咱倆再喝一個,別到時候弄的跟我們欺負你一樣,這樣,我兩杯,你一杯。」

肖夏雯連忙搖頭「不用,不用,繼續喝,大家開心就好。」她連續兩杯。

「雯姐,你看,這次我必須要跟你喝兩個,祝你跟我兄弟大鐘永結同心……」

「雯姐,我和正哥這次一起,祝你和我大鐘哥幸福美滿……」高宇盯著肖夏雯,想要發現她的醉意,結果無果,一狠心,繼續,倆爺們灌不倒一個娘們,說出去得讓人笑話死!

「雯姐,我太他媽欣賞你了,來,幹了……」

「雯姐,我知道我有些事情做的不對,我這個人確實有點浪了,當弟弟的我以後知錯就改,來,為了我知錯就改,咱們幹了……」龔正也盯著肖夏雯,想要發現她的醉意,結果無果,心一狠,接著干!倆爺們灌不倒一個娘們,丟人死!

「雯姐,我知道我有時候說話愛用誇張的修辭手法,我以後知錯就改,來,雯姐,幹了……」

「雯姐,為了我們所有人的幸福快樂,為了我們所有人在新的一年萬事順心……」

三個小時過後,肖夏雯擦了擦自己的嘴唇,看著邊上目瞪口呆的王慈張爽李磊以及王龍大鐘「怎麼了,繼續吃啊,來,來,咱們喝,不管他。」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