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們是兄弟 >【099】年夜飯

【099】年夜飯 (1/2)

小說名稱《我們是兄弟》 作者:純銀耳墜  更新時間:2013-01-18 19:24  字數:2514

王慈無精打採的打了個哈欠「哥,醒了。」

「嗯,中午咱們倆吃什麼。」

「只有面了。」王慈有些無奈「早晨我起的挺早的去菜市場買菜了,結果一到年根前,原來幾塊錢的菜現在都敢賣十幾塊,我都鬱悶了,而且還不好不新鮮,我一生氣,就回來了。」

王龍走到了王慈的邊上,把她摟在懷裡「真是苦了你了。」

「我有什麼好苦的。」王慈「嘿嘿」的笑了笑「哥,我給你下倆雞蛋,咱倆一人兩個,慶祝一下新年快樂,怎麼樣。」

「那晚上呢?」

「到了晚上再說晚上唄」王慈蠻開心的「實在不行晚上咱倆接著泡麵唄。」

王龍搖了搖頭,又想著昨天雲格格的話「王慈,以後你一定會跟哥過上好日子的。」

「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哥。」王慈摟住了王龍的脖子「有你在的地方,對我來說就是天堂。」

「我愛你。」

「我也愛你。」

王慈像個精靈一樣,轉身就進了廚房,在廚房裡面哼唧著小曲兒,開始給王龍下面。

王龍內心壓抑的難受,又想著雲格格的話,他站起來,回到了房間,找到黑虎的電話「喂,老闆。」

「哦,王龍啊,怎麼了。」

「老闆,我想跟著你幹些別的事情,我想賺錢。」

黑虎「哦」了一聲「怎麼著,小王龍,是不是缺錢了,缺錢你跟我說,昨天給你,你還不要,這樣,你等著我,我再給你送點過去,就當壓歲錢了。」

「不要」王龍態度很堅決「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我一分也不會拿,我欠你的已經夠多了,我不會再白拿你的錢了,老闆,希望你理解我,我想靠自己的雙手換錢」

「你這孩子,不要跟我分的這麼清楚好不好,你還是個孩子,還是個學生」

「我什麼都可以做的。」王龍很平靜「我要錢,我要我妹妹能過上好日子,我要養活雲格格,我要給大鐘家裡面換房子,讓我的那群兄弟再也不用為錢發愁。」

「你這個目標實在太高了,而且,我乾的事大多不光彩,你這樣,自毀前程啊!」黑虎嘆了口氣「你還是個孩子,我真的不忍心拉你上路,這條路,踏上了,一輩子,就這樣了,除非你趴到屠夫那樣的高度,但是哪有那麼容易爬的。」

「我什麼都不怕,什麼都沒有,也什麼都豁得出去,路是我自己走的,老闆,我知道你是為我好,可是希望你還是能尊重我的意願,我本來也不是踏實本分的人。」

黑虎在那邊沉默了一會兒「你想好了嗎,要麼就不做,要做就好好做,做到底。」

「想好了,老闆,我做到底,我要把不夜城送給雲格格」

黑虎笑了笑「這樣,以後有什麼事情我聯繫,你該做做,到時候該你拿的錢你就拿,這幾年你還是不要了,你好好照顧你妹妹,等著你妹妹去上大學了,你沒有牽掛了,老實下來跟著我好好乾,我不會虧待你的。」

王龍異常的感動「老闆,我,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了…..」

「那就什麼都不用說了,我讓人去給你送些錢。」

「老闆,我不要,這個真心不要,你放心,我不會讓你失望的,我王龍會記您一輩子的。」

黑虎思考了一會兒「那算了,我也不跟你這孩子說什麼了,你好好在決定決定吧,我再有什麼事情叫你,你要反悔還來得及…..」

黑虎把電話掛上以後,嘴角終於漏出來了笑容……

「哥,面好了,出來吃吧。」

「來了。」外面的桌子上面,兩碗康師傅牛肉麵,王慈打了四個荷包蛋在上面「哥,咱倆一人兩個。」

王慈拿出來了兩罐啤酒「慶祝一下啊,哥,我們的日子以後一定會越來越好的。」

王龍笑了,跟王慈兩個人舉起來杯子「新年快樂」兩個人異口同聲。

吃過飯,已經下午四點多了,兩個人也無聊,外面已經有許多小孩子在放炮了,王慈躺在沙發上,靠在王龍的肩膀邊上「哥,你說咱爸媽現在在做什麼?」

王龍的臉色當下就變了「咱們倆從石頭縫裡面蹦出來的,不要提他們,咱們沒有父母。」

「哥,你不要孩子氣了好不好,哪個父母能願意把自己的親生骨肉拋棄呢。」

「那個老頭沒有把咱們拋棄嗎?還搶了原本屬於咱們的那麼多財產,是騙過去的!」王龍說到這,表情異常的兇狠「早晚有一天我要讓他後悔。」

「好了,哥,那你說是誰留給咱們的那麼多財產呢,既然不是咱們的父母,那是誰?」

王龍有些猶豫「劉叔是知道的,但是他不告訴咱們,我想他肯定有他的原因,他只是說是咱們的兩個叔叔留下的,但是他為什麼不告訴咱們……」

王慈笑了笑「哥,你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我心疼你,有你的地方,就是天堂。」

王龍摸著自己妹妹的秀髮,沒在說話。

在劉震東家的豪華別墅裡面,劉震東躺在床上,打著點滴,看起來很虛弱「汪,汪叔。」

汪威連忙往前走了一步「劉董。」

「王龍他們兄妹怎麼樣了,過的好嗎。」

「根據那邊來的消息,據說是挺好的。」

「汪叔,你伺候了我爸,現在又伺候了我,以後劉楓,也交給你了。」

「劉董,你別多想,你還年輕。」

「呵呵」劉震東「咳咳,咳咳咳」的又咳嗽了起來「我本來當初就是一個死人,是王越把我從懸崖邊上拉回來的,我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