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們是兄弟 >【079】安眠藥

【079】安眠藥 (1/1)

小說名稱《我們是兄弟》 作者:純銀耳墜  更新時間:2013-01-14 20:52  字數:2443

「是啊,你好好的問這些做什麼。」

「沒事,我怎麼感覺你跟我們好像不是生活在一個時代啊」王赫赫瞅著王龍的臉上和手上「怎麼感覺你這一天天都是危機四伏水深火熱的,哥們,你天天都幹嘛啊?」

王龍也無奈了,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只能保持沉默。

馮梁退學了,退的很直接,感覺自己的面子上掛不住了,他的人,也都散夥了,三兩一群,孫浩也退學了,他是跟著馮梁一起走了,曹路依然還在班級裡面,但是很少吱聲了。

陸峰扛起來了高一的大旗,因為本來只有兩個大旗,一個是陸峰,一個是馮梁,王龍他們的旗已然被馮梁砸了,這一下倒是方便了陸峰。

大鐘依舊每天接受肖夏雯的指揮,異常的準時,這絕對是供著祖宗的。

但是王龍他們七個人血洗大旗馮梁的事情卻被越傳越神,王龍一伙人雖然沒有扛起來大旗,卻在年級裡面的地位水漲船高,話傳話這個東西其實是很恐怖的。

一月一日,元旦,大半個學期就這麼過去了,大鐘的母親突然之間不知道怎麼想的,把王龍一夥兒人,全都請到了家裡面,說要給他們好好做一頓飯吃,算是過一個小年。

大鐘的父母在飯桌上面非常的開心,王龍和王慈也頭一次有了家的感覺。

這一桌子豐富的飯菜「新年快樂!」所有的人一起舉杯。

一大夥人連吃帶喝的就嘮了起來,大鐘的父親蠻能喝的,跟大鐘比起來,這差距可不是一點兒半點兒,喝到後面大鐘的父親跟王龍一伙人都開始稱兄道弟的了。

大家都很開心,但是王龍總是感覺有些不對勁,他看見了大鐘的母親和龔正兩個人先後進了裡面的房間,他跟著也站了起來,微微一笑,推開了裡面的房間門。

正好看見龔正在給大鐘的母親互相推搡,大鐘的母親是一個很質樸的中年婦女,兩個人看見王龍進來了,連忙不推搡了。

王龍也沒有看清兩個人手上在鼓搗一個什麼東西。

「阿姨,你們不吃了?」王龍笑了笑

「不了,阿姨吃好了,你們喝吧,難得都這麼開心,你們真是一群好孩子。」

王龍笑了笑,走到了龔正的邊上「阿姨,給你的,你就拿著吧,這是他的一份心意。」

大鐘的母親連忙搖頭「我肯定不要。」接著她看著龔正「你告訴他了?」

「告訴我了啊」王龍笑呵呵的「放心吧,我也會跟他一樣保守秘密的,阿姨,您拿著吧。」

龔正的眉頭皺了起來,他知道王龍是瞎詐呢,但是他現在也不好說什麼。

誰知道,王龍這話一說完,大鐘的母親突然之間眼淚就流出來了「小龍,聽說你也是一個苦命的孩子,從小就沒有了父母,大鐘這孩子別看塊頭大,但是傻乎乎的,一點心眼都沒有,你們是他頭一次帶到家裡面來的朋友,以後阿姨不在了,你們一定要照顧他,好嗎?算阿姨求求你們了。」

「阿姨,好的,您放心,您別這樣。」王龍連忙開口「您放心,我們是兄弟,我這一輩子,有我一口吃的,就會有他一口吃的,您放心,您要樂觀一些。」

大鐘的母親眼淚就流了出來「我就是捨不得我這傻孩子,我命苦了一輩子,到了也沒有給他一點好的生活,阿姨相信你們,以後大鐘這孩子,就交給你們小哥幾個了,他爸也沒啥用」大鐘的母親把王龍和龔正的手抓到了一起,緊跟著,突然之間一個下跪。

這一下弄慌了王龍和龔正「阿姨,您起來,起來」兩個人連忙把大鐘的母親扶了起來「阿姨,您真的多想了,放心吧,您一定會沒事的。」

大鐘的母親沒再說話「你們出去吧,我想靜一靜」他母親邊上放著好多好多個相冊,都是大鐘小時候他們的照片。

王龍心裏面很是壓抑,看著一邊的龔正,兩個人退出來了房間,接下來喝酒的時候,兩個人都是心不在焉的,別人倒是喝的很開心,倒是王慈看出來了王龍心裏面還是有事。

喝酒喝的所有人都迷迷糊糊的,告別了大鐘的父母,李磊和高宇倆人打了個車回家,王龍拉住了龔正的胳膊,兩個人到了角落。

王龍把煙遞給了龔正一支,自己也叼起來一支「什麼時候的事,什麼病,你為什麼不說。」

龔正深呼吸了一口氣「這種事情告訴你們,只會增加你們的心理壓力,你們解決不了」

「你能解決?」

龔正拿出來了自己的銀行卡「這些日子,我把我爸給我買的房子賣了,我爸還不知道,錢都在這裡,這錢能給阿姨治病,可是她不要,怎麼說都不要」

王龍楞了一下,瞅著龔正「你把房子賣了,那你怎麼跟家裡面交代。」

「沒啥交代的,頂多被暴打一頓,龔明堂總不能殺了我,畢竟我是他親生兒子,但是大鐘母親的病重要,已經是晚期了,大鐘現在還不知道」

「你從上次大鐘母親不讓大鐘上學,咱們來的時候,你就知道了吧。」

「我從房間裡面不小心看見了他母親的檢查報告。」

龔正長出了一口氣,臉色很難看「現在是她不肯收這筆錢的問題,說什麼都不收,說是白白浪費什麼的,怎麼辦,不管有多少希望,總是要治病的,我已經自己私下來過三四次了,都被拒絕了。」

王龍看了眼樓上「明天早晨咱們再過來,跟大鐘的母親再嘮嘮,如果她還是不幹,那咱們就把事情告訴大鐘……不管怎麼樣,都得讓她去治療。」

在樓上,大鐘母親的房間,大鐘的母親,躺在他父親的懷裡面「以後就靠著你了。」

大鐘的父親眼淚緩緩的流了下來「苦了你了,跟著我苦了一輩子,我對不起你。」

大鐘的母親笑了笑,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大鐘的母親就這麼走了,走的很安詳,她只給大鐘留下來了一封信,信裡面只有簡單的幾個字「兒子,對不起,媽不能繼續陪你了,願你開心幸福快樂每一天,下輩子,投胎投個好人家。」

她吃了一整瓶安眠藥,她拒絕任何治療,她不想在這麼昂貴的醫藥條件下,最後再治療不好,再讓這個原本已經負債纍纍的家庭,再承受更大的負擔。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