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們是兄弟 >【038】家教

【038】家教 (1/1)

小說名稱《我們是兄弟》 作者:純銀耳墜  更新時間:2013-01-09 05:39  字數:2380

黑虎笑呵呵的,走到了王龍的身前,擋住了王龍「來,薯爺,別生氣,他一個小孩子,還沒斷奶呢,你跟他一般見識什麼啊。」

黑虎連忙開始賠笑「來,薯爺,我替小子們給你道個歉,好吧,先干為敬」黑虎一口氣就幹了一瓶啤酒「別生氣,別生氣嘛。」

麻薯看著黑虎來了,靠到了沙發上,手裡面拿起來了一支雪茄「黑虎啊,現在你這小ktv的服務員都夠生硬的,連一個剛來幾天的服務員,都這麼無視我了,這都是你教育的啊」

麻薯話裡有話,黑虎自然不能應道「你看看你說哪兒去了,薯爺,這是小孩子,不懂事,還上學呢他,未成年,您可別把這麼大的帽子戴在我身上啊,我承受不起啊,哈哈,我再干一個,再干一個」黑虎又拿起來一瓶啤酒,咕咚,咕咚的喝完了「薯爺,對不起,實在對不起。」

「你看,你也知道他是一個孩子了。」麻薯兩手一攤「他就是一個孩子,都敢對我這樣不尊敬,可想你平時是怎麼教育的了,上樑不正下樑歪。」

麻薯突然之間坐了起來,臉上的表情變得很恐怖「你想我死吧?」

房間裡面的氣氛頓時之間變得很是安靜。

黑虎臉上的表情挺自然「薯爺,你看你,你這話說到哪兒去了,怎麼可能」

麻薯抽了口雪茄「不夜城裡面這麼亂,我麻薯在這裡呆了十多年,能占著這東城五年,什麼我沒見過,什麼我沒經歷過?你知道我靠的是什麼嗎?」

他指了指自己的腦袋,從腰上拔出來了一把手槍,放在了面前的茶几上「我靠的就是這兩樣,你黑虎是一個什麼人你自己清楚,你安的什麼心,我也清楚。」

「想要我麻薯命的人,數不清了,你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祝你成功。」

麻薯站了起來「好了,楞掃興的,我們走了。」

「等等。」黑虎叫住了麻薯「薯爺,我知道我怎麼解釋也沒用了,你這些年做了無數次這樣的事情了,給條活路吧。」

麻薯雙手背後「你要好好想想,我為什麼來找你,不找他們,誰都不是傻子,這條路,你懂得,寧殺錯,不放過,一步都錯不得。」

「給條活路」黑虎跪在了麻薯的面前「薯爺,您太多疑了。」

麻薯轉過身來,看著地上的黑虎,眼神有些複雜,他思考了一下,從自己的身上,掏出來了一把匕首,把匕首直接扔在了黑虎的面前「你那兩個店,就不要開了,留著這一個,養老就可以了。」

麻薯的聲音不大,卻是異常的冷酷,他把槍拿起來,塞到了黑虎的右手上,盯著黑虎看。

黑虎咬著牙,跪在麻薯的面前「謝謝薯爺。」

他說話的聲音有些顫抖,緊跟著,他左手從地上把匕首拿了起來,右手還拿著槍,他拿著匕首,照著自己的右手手筋的位置。

王龍就看見一刀寒光,黑虎手上的槍直接掉落再了地上,他滿頭大汗,咬著牙,一個字也沒有說出來,左手捂著自己的右手,鮮血一直往下滴。

房間裡面非常非常的安靜,麻薯從地上把沾滿鮮血的手槍拿了起來「我只是想給安心在這不夜城賺錢的人一次機會,希望能珍惜。」

麻薯一伙人轉身離開,黑虎從地上站了起來,手上的鮮血還在往下流,他的面色很難看,徐榮他們都從外面進來了,全都盯著黑虎。

黑虎只是沉默了一會兒,接著,他嘴角微微上揚,轉身,走到了王龍的邊上,把嘴貼在了王龍的邊上「給你上第三堂課,斬草,要除根,活著,就有機會。」

黑虎在徐榮一伙人的的簇擁下,出了包房。

王龍臉上的血跡已經停止,雲格格走到了他的邊上,有些憤怒「希望你以後能有點理智,先照顧好了你自己,再來管我,好嗎?」

王龍突然之間感覺很是委屈,看著雲格格「我只是想保護你,我有錯嗎?」

「沒錯,錯的是你不該喜歡我,應該先管好你自己。」

雲格格轉身就追了出去,黑虎對待下屬極好的,房間裡面的人很快都追了出去,就剩下了王赫赫,他從外面帶著濕毛巾進來的。

王龍異常的委屈,坐在沙發上,王赫赫在邊上,拿著濕毛巾,開始給王龍擦洗臉上的血跡「你要先擺正好自己的位置,你不應該這樣做的,正好讓麻薯拿你抓住了口風,不過你不用自責,黑虎也沒有怪你,麻薯本來就是這麼來的,別怪雲格格,不要和一個女人一般見識,否則的話你會分不清誰是女人。」

晚上回到家的時候,王慈又抱著課本再沙發上睡著了,面前依舊擺放著一碗泡麵,王龍有些心痛,今天晚上一分錢都沒有賺到。

「媽媽,我學會做飯了,以後我找到你們了,做給你們吃,他們都說好吃。」

王慈突然之間說了夢話「爸爸,你在哪裡,我哥哥好累的,你們來幫幫他好不好,不要讓他這麼辛苦,他還是個孩子,我了解他,所以不想給他增加心理負擔,但是我好心疼他。」

王龍走到了沙發邊上,照舊把王慈抱了起來,她感覺自己的妹妹又瘦了,抱著王慈回到了床上,親吻了王慈的額頭,給王慈把被子蓋好,他走到窗邊,看著窗外的夜色。

任憑他多麼的堅強,淚水,順著他的眼角滑落。

「你怎麼又受傷了,你每天都在做什麼啊?」張爽指著王龍的額頭,又把早飯放在了王龍的面前「吃點吧。」

「他早晨吃過了,我給他買的。」大鐘笑呵呵的就把張爽遞給王龍的餅乾和香腸放進了自己的桌洞「嫂子,下次記得買那種一斤裝的蒙牛牛奶,我龍哥愛喝。」

「瞎叫什麼呢你。」張爽笑呵呵的推了大鐘一把,臉上的表情卻很是開心「問你話呢,王龍。」

王龍迷迷糊糊的「啊,沒事,昨天不小心摔的,我想睡會覺,就十分鐘了,你不理解上課時候那種想睡不敢睡的感覺。」

「你這一天天的,就知道睡,跟你說個事,我家裡面給我請了個家教,我自己一個人聽著沒意思,你來跟我一起吧。」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