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們是兄弟 >【032】片兒刀

【032】片兒刀 (1/1)

小說名稱《我們是兄弟》 作者:純銀耳墜  更新時間:2013-01-09 05:39  字數:2292

李鴻儒伸手一指地上的這個人「草泥馬的,你命不要了?他瘋了!」說完,沖著王龍又過去了「王龍!」李磊也跑了過來。

王龍根本顧及不了那麼多,大鐘在邊上也是暴怒的形態,一凳子砸完了郭東升以後,一把從一邊居然舉起來了一個桌子,上面的課本嘩啦啦的往地上掉,桌子照著郭東升的身上又砸了上去,這一下郭東升直接被砸到了地上,王龍手上拿著刀往後退了一步,一看郭東升倒地了,大鐘從另一邊一把就抄起來了一個凳子,照著地上的郭東升腦袋「我去你媽的」一凳子就下去了。就聽見「咣」的一聲,郭東升腦袋碰地的聲音。

「老子他媽要了你的命!」王龍雙眼血紅,一把就把刀舉了起來,李鴻儒順手就拽住了王龍的手腕「王龍!」

「去你媽的,」王龍轉頭一拳照著李鴻儒的臉上就掄了上來,李鴻儒一側頭「王慈」他又吼了一句。

王龍楞了一下,手上拿著的刀猶豫了一下,李鴻儒趁著他愣神的功夫,一把就從他手上把刀拿了下來「你他媽不要你妹妹了!」他吼了一句,緊跟著手上拿著刀,看著這個班裡面的人「操你們媽的,還有人性嗎,兩個女孩也打。」

「啊」大鐘吼了一聲,從地上一把就把剛才那個桌子給撿了起來,扔到了一邊,緊跟著,一把就把地上的郭東升給拽了起來,大拳頭卯足了力氣「我草泥馬的」上去就是一拳。

王龍冷靜了不少,但是心裏面依舊怒氣衝天,從一邊又把凳子舉了起來,「郭東升,草泥馬的」一凳子又上去了,直接就把郭東升又給砸到了地上,緊跟著,他和大鐘兩個人抬腿沖著地上的郭東升一頓亂踹,異常異常的用力。

連踹帶罵,地上的郭東升滿臉鮮血,胳膊上的血跡還在往下流,都已經開始有些翻白眼了。周圍的人都給看傻了,一個敢上前拉架的都沒有。

連著踹了好幾腳,王龍猛的一個轉頭,看了眼班裡面的人,他一眼就看見了喬佳,接著他一踩凳子,上了桌子,沖著那邊的喬佳,猛的跑了過去,到了喬佳的邊上,抬腿一腳就踹到了喬佳的臉上,直接就把喬佳給踹倒了。

王龍從桌子上跳了下去,兇狠的表情,從地上一把就把喬佳給拽了起來「草泥馬的」緊跟著使勁往起一甩,直接又給喬佳甩了出去,甩了一個跟頭。

他順手又把邊上的凳子舉了起來。

「龍哥,她是個女的。」李磊不知道什麼時候過來了,手上也拎著一把片兒刀,拽住了王龍的胳膊「你一下能砸死她。」

王龍的凳子舉的老高,看著在地上趴著,一臉驚恐的喬佳,他把凳子甩到了一邊,就聽見「丁玲桄榔」的聲音。王龍聲音異常的冷酷,伸手指著地上的喬佳「你聽好,再敢打我妹妹半點主意,老子就是不活了,也他媽弄死你。」

「大鐘,大鐘!」另外一邊,李鴻儒開始使勁拉大鐘,大鐘還在地上踹,一邊踹,一邊罵,地上的郭東升早都不動了「走,走!」他使勁開始拽大鐘,李磊這邊也拽王龍「走。」

「都他媽滾蛋!」李鴻儒手裡面拿著王龍的匕首,這邊李磊手上拿著一把片兒刀「滾!」吼了一聲,緊跟著,門開了,一個老師的聲音「吵什麼呢!吵什麼呢!」

「都幹嘛呢」接著,這個老師推開了人群,正好看見李鴻儒手上拿著刀「你們是誰!」這老師說話的聲音都有點慌了。

現在這個時候李鴻儒也顧及不了那麼多了「滾蛋!」他一把就推開了這個老師。

這四個人很快就從五班跑了出去,他們關上門的那一刻,就聽見裡面「嘩啦」一下就亂了起來。這四個人使勁一頓跑,跑到了學校操場那邊的廁所,幾個人在廁所裡面。

李鴻儒身體有些發抖,他沒想到事情會鬧的這麼大,他遞給了王龍一支煙。

王龍滿頭大汗,衝動過後,現在心裏面也有些擔驚受怕,他又多看了一眼李鴻儒,也幸虧李鴻儒剛才制止了他,否則的話,事情簡直一發不可收拾,他已經後怕了。

另外一邊的大鐘是一臉的不在乎,他就是想著,反正做了都做了,老子什麼都不想了。

最平靜的就是李磊了,他剛才沒有做什麼,反正他不會被開除,就算被開除了,也只是名義上的事情,用不了多少時間,還能回來。

「這下事情大了。已經嚴重的超出所有人的預料了。咱們先離開學校。晚上再想辦法。」

王龍閉著眼,使勁深呼吸了幾口氣,擦了擦自己額頭的汗水,把煙抽完,瞅著李鴻儒「剛才謝謝你。」

李鴻儒搖了搖頭「先離開,這次事情鬧大了。」幾個人從廁所出去,順著牆邊,又翻了出去。

在王龍家,四個人坐在房間裡面,開始不停的抽煙,房間裡面煙霧瀰漫。

李磊一直坐在一邊發信息,在問學校那邊的事情。

大鐘也聯繫上了王慈,不過王慈好像沒有什麼事情,她挺堅強的,還告訴王龍不要擔心,她沒事,但是她卻不知道,王龍已經把郭東升給打了,而且打的很嚴重。

李鴻儒發了幾條信息,接著就站了起來「我下去一下。」自己就下樓了。

在王龍家樓下,李鴻儒看見了穿著一件紅色大衣的張爽,黑色的高跟靴,蠻漂亮的,很關心的問道「你沒事吧?」

「沒事,挨了打我就從學校請假回家了。你剛才跟我說的是真的?」

李鴻儒點了點頭,叼著煙「要不是我拉著他,估計他就殺人了,這小子,是個瘋子,王慈是他的軟肋,致命的弱點。這樣不好。」

「那你跟我說的,王龍家裡面的那些情況,也是真的吧?張叔已經幫我打聽出來一些了,王龍就兄妹兩個人,王龍每天都凌晨兩三點才回家,有時候更晚,他在ktv打工」

「他們兄妹倆真夠苦的,你找我下來什麼事?」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