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們是兄弟 >【030】逃跑

【030】逃跑 (1/1)

小說名稱《我們是兄弟》 作者:純銀耳墜  更新時間:2013-01-09 05:39  字數:2328

王龍他們在前面跑,後面聽見了叫罵聲「草泥馬的,給老子站住!」郭東升身後帶著一大群人就開始追,跑的時候,王龍和大鐘身邊就剩下了李鴻儒和李磊,剩下的人都不知道去哪兒了,在一中門口,這四個人跑,後面十幾個人追,這場面也是極其的壯觀。

前後追了兩條街,郭東升的叫罵聲慢慢的越來越小,這四個人一頓左穿右逃的。進了一個小胡同,這裡離著學校那邊已經挺遠了。

王龍揉了揉自己的臉蛋子,腫了起來「操他媽的。這幾把給王赫赫來,按照王赫赫的速度,直接就能讓他們放棄追趕,這尼瑪比的。」他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一邊的大鐘,李鴻儒,李磊,幾個人也都很狼狽,所有人的臉上都是青一塊紫一塊的,李鴻儒滿頭大汗,叼著煙,坐在了一邊的地上,把煙盒又扔到了一邊,幾個人叼著煙,看著周圍,每個人手上還拎著一把棍子,在周圍好多人的詫異目光下。

李鴻儒沒說話,一臉的焦急,拿著電話,連著打了好幾個,接著「草泥馬的」破口大罵了一句,把手機直接甩到了一邊「都不通,估計都折那了。早知道多叫些人出來好了。」

「這都是錢,別這麼奢侈。」王龍從地上把李鴻儒的手機拿了回來,遞給了李鴻儒「別著急,總有辦法解決的,現在折的都已經折了,沒辦法,現在郭東升主要找的是咱們兩個。」

「留在那裡的不是你朋友,你自然不著急了。」李鴻儒急了「操!」又把手機甩到了地上。

「李鴻儒你他媽什麼意思。」大鐘一下就火了「好像我們願意一樣!」

「什麼意思怎麼了!」李鴻儒站了起來,也吼了起來。

「大鐘!」王龍一把把大鐘扯到了一邊「行了。你閉嘴!」

大鐘看了眼王龍「操」往邊上吐了一口,又坐到了一邊。

「都別吵了。」這個李磊現在看起來挺冷靜的「現在政文大偉他們肯定是都折那了,但是不會太嚴重,挨頓打的事情,也不是沒挨過,現在的問題就是接下來咱們怎麼辦。」

「那邊有個削麵館,先去吃點東西。」王龍指了指不遠處,摸了摸自己的兜裡面,還有十塊錢,四個人,正好夠買四碗的「吃飽了才有力氣想別的。」

幾個人進了削麵館,吃了幾碗削麵,結賬的時候,王龍把十塊錢拿了出來,結果要十二塊,因為加了四個雞蛋,他站在一邊,有些不好意思。

「行了,我來吧。」李鴻儒也不像剛才那麼暴躁了,把那十塊錢還給了王龍,自己拿出來20結賬,又買了四瓶水。

這個時候李磊的電話響了起來,他拿著電話說了幾句話「儒哥,郭東升他們在學校門口守著呢。政文他們幾個人現在都沒啥事,都是挨了頓打,現在郭東升那伙人主要找的人是你和王龍。要麼,你給於江打個電話吧」

「沒用,現在他肯定不管我,他自己那邊前些日子出了那麼大的事情,屁股還沒擦乾淨呢,現在更不會管我這個了,更主要的事情還是我自己惹起來的,怎麼著,郭東升是有多愛我,飯都不吃了從學校門口守著我,是嗎」

「他也是不想從學校裡面惹事唄,他身上有處分,再從學校裡面鬧事肯定被開除。」

李鴻儒又把煙叼了起來「剛才他們出來了大概多少人。」

「二十多個肯定有了,只不過是分開站的,打起來以後,四面八方都湧上來了。」

「給政文他們打個電話,讓他們集合一下,咱們約個地方。一會兒回去把場子打回來。」

李磊點了點頭「你等等我,我去打電話。」

王龍在一邊叼著煙「這麼打下去沒完沒了,你打我,我打你。」

「那你說怎麼辦?」

「要麼就像於江平職教那樣,一次性打服他們。」

「說的簡單。這是你說打服就能打服的?」

李鴻儒話音剛落,李磊把手上的電話也放下了「儒哥,政文他們說學校門口又去了好多外校的學生,幾個沒穿校服的人,跟郭東升交流呢,政文說好像是校外的,讓咱們下午別回去,他看見那群人帶著刀來的。」

周邊的氣氛一下又嚴肅了不少,王龍眉頭也皺了起來,這一下事情難辦了,沒有人是不怕挨打的。

「接下來怎麼辦。」李磊又開口問道「躲一下午好躲,跟老師請個假就行了,躲了下午還有明天,躲了明天還有後天,咱們總不能連學也不去上了吧。」

「先去我那裡,把今天下午躲了在說。」

李鴻儒和李磊互相看了看,四個人,回到了王龍家裡面。

站在王龍家,李鴻儒瞅著王龍「你家夠簡樸的,就你和你妹妹住嗎?」

「嗯,就我們倆住。」王龍拿出來了幾瓶啤酒「來,喝點吧。我正哥往家放了好多。」

「那你父母呢。」

「沒了,從小就沒有。要他們幹啥。」提到父母,王龍還是挺生氣的「有我妹妹就行了。」

「那你們怎麼生活。」

「我晚上去上班,賺點是點,湊活著活。」

「那你得多累,沒有別的親朋好友了嗎。」

「沒有,沒啥累的,誰離了誰都得活,我能把我妹妹照顧的很好,更何況,現在她還有另外兩個哥哥,而且我們總不能一輩子都這樣,等著我妹妹上完高中,我就解放了,我再想辦法供她上大學,我現在沒辦法不上學,我妹妹脾氣倔,我不上,她就不上,她這人愛學習,我之前瞎混,已經夠連累她的了,這次一定要長教訓,而且,我答應過她要陪她上學的,這就是為什麼我一直不願意在學校裡面動手打架的原因,也有特殊情況,反正就是能忍則忍吧。」

「行了啊,別問這個了。」大鐘瞅著李鴻儒「你以為誰都跟你家一樣有錢是嗎?」

「我沒這個意思。」李鴻儒瞅了眼王龍,張嘴咬開了一個瓶蓋「剛才算我多嘴,我自罰一瓶。」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