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們是兄弟 >【029】痛毆郭東升

【029】痛毆郭東升 (1/2)

小說名稱《我們是兄弟》 作者:純銀耳墜  更新時間:2013-01-09 05:39  字數:3401

王龍看了眼李磊,又盯著李鴻儒「你為她做這些,她知道嗎。」

「沒必要讓她知道,我應該的,你想怎麼做。」

「做就狠點做,郭東升和喬佳一起做,他們不是打聽我和我妹妹么,先干郭東升,喬佳從邊上肯定能得到信兒,我出頭兒,不等著他們找我了,問題是你們敢不敢。」

「不敢我就不找你說這個事了。」李鴻儒倒也淡定「豁出去一次,在學校裡面就能傳開,以後再有人想找張爽的麻煩,也得掂量著來了,郭東升在高二的分量不輕,干倒他,好使。」

王龍又看了眼李鴻儒「你對張爽,真夠豁得出去的,這事我打頭,你在學校裡面的名號,你也跑不了,你可想好了。」

「那與你無關,那就按照你的來,下了課間操先干郭東升,我找人盯著他,看看他去哪個廁所抽煙。」

「我在我們班等你。」

其實做課間操最耗費時間的就是整隊的時候,整好隊,開始做了,就不怎麼費時間了,課間操結束以後,王龍和大鐘兩個人站在原地。

不一會兒,李鴻儒,李磊,身後還跟著四五個熟悉的面孔就過來了,到了王龍的邊上「郭東升那邊三個人,往二號男生宿舍樓後面走了。」

王龍點頭,幾個人跟著就往那邊走,很快,王龍李鴻儒這幾個人就到了二號男生宿舍樓後面,到了這,這幾個人都把煙叼了起來,這也是一個抽煙的點兒。

離著王龍他們最近的地方,有三個穿著高二校服的人正在抽煙,這宿舍樓後面,有好幾撥抽煙的人,高二的,高三的,都有,高一的一般都是在操場那邊的廁所吸煙。

郭東升他們幾個人離著王龍他們不到三米的距離,郭東升一撇小鬍子,在人群裡面還是很扎眼的。

「什麼時候動手?」李鴻儒看了眼王龍。

王龍叼著煙,轉身就往郭東升那邊走,他在前面,後面李鴻儒他們這一伙人,都跟了上去,到了郭東升的邊上,另外兩個人都盯著王龍這邊,郭東升顯然也反應過來了,轉頭看著王龍。

「升哥,聽說你和你前妻這些日子一直在打聽我。」

郭東升站在原地,看了眼王龍,很輕蔑的一笑「如何?」

「那就干你媽的,你說如何!」大鐘破口大罵了一句,接著大拳頭一拳照著郭東升就掄了上去,郭東升還沒反應過來呢,直接就挨了一拳,王龍跟著上去就是一腳,接著,後面的李鴻儒,嘩啦一大票人都圍了上去,照著這三個人按在牆角一頓暴打。

郭東升都沒有還手的機會就被打到在了地上,王龍看著他到地了,順手從一邊拿起來一塊磚頭,照著郭東升的腦袋上「咣,咣」的就是兩下子,第二下的時候,直接把磚頭拍成了兩半兒。

郭東升額頭的鮮血直接就流了出來,王龍把自己嘴上叼著的煙照著郭東升的手背上,直接就攆了下去,就聽見「啊」的痛苦的慘叫聲。

王龍站了起來「草泥馬的!」上去沖著郭東升的腦袋又是一腳,他剛一上手,本來已經停手的李鴻儒一伙人一下又沖了上來,照著地上躺著的三個人,又是一頓爆踹。

連著揍了兩頓,王龍喘著粗氣,看著地上鮮血直流的郭東升幾個人「回去告訴喬佳,有啥事沖著我王龍來,這次的事也是我王龍乾的,接下來想怎麼著,陪著你們。」

「行了,上課了,走了。」李鴻儒拽了一把王龍。

周圍高二高三的好多人都瞅著王龍這邊,王龍這一伙人,直接就離開了。

在高一教學樓,李鴻儒瞅著王龍「放學的時候一起走,帶著傢伙走。」

王龍點了點頭,回到班裡面的時候,已經遲到了。還正好趕著趙海濤的課,趙海濤特平靜,伸手一指王龍「行了,省的你倆睡覺,回去拿課本,一邊站一個,站到最後面,今天上午就站著吧。」

王龍和大鐘拿著課本站到了一邊,王龍想著剛才的事情,心裡暗自嘆了口氣,人多就是好使。

班裡面的人自然也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反正對於王龍和大鐘這兩個班級異類,他們也都見怪不怪了。

一上午平安無事,王龍只是去找了一趟王慈,告訴她中午放學跟龔正去食堂吃飯,他和大鐘就不去了。中午放學的時候,李鴻儒他們最後一節體育課,提前下了幾分鐘課,就在班級門口等著王龍和大鐘,他們約定好的,中午要一起走。因為郭東升那邊肯定不會這麼輕易的善罷甘休,這一上午王龍和大鐘兩個人的腿都站不住了。酸痛酸痛的。

張爽從班裡面出來的比較晚,倒是看見了李鴻儒和王龍大鐘站在一起,有些詫異「你們兩個怎麼跑到一起去了?」

李鴻儒笑了笑「這不是你說的嗎,不想我跟他在發生矛盾了,所以我就和他做朋友啊,你說的,我都會去做,無論什麼。」

張爽楞了一下,她知道李鴻儒是認真的,可是她自己卻不想當真,拍了李鴻儒一把,故意笑場「儒哥可別這麼抬舉我啊,這麼重的擔子壓在我身上,我可接受不了,你要是真的這麼好,咱們倆怎麼還能走到這一步。」張爽說完轉身就離開了。

李鴻儒站在原地,臉色不太好看。

「她好像對你的意見挺大的。」

李鴻儒瞅著王龍「你們倆對我的意見不是也挺大的么,這路都是人走出來的,我以前做事情確實有些過分,只是我沒有想到她回頭回得這麼堅決。」

「那你現在還為了她做這樣的事情。她還不知道」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