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們是兄弟 >【022】學校大旗於江

【022】學校大旗於江 (1/2)

小說名稱《我們是兄弟》 作者:純銀耳墜  更新時間:2013-01-09 05:39  字數:3458

「感覺如何。」王龍和龔正,以及王慈,站在大鐘的邊上看著鼻青臉腫的大鐘。

「穩妥。」大鐘還樂呵樂呵的,沖著王龍比划了一個ok的手勢「龍哥,聽說……」

「聽說什麼聽說。」王龍伸手抓住了大鐘的手「好好養著,等著出院了讓我妹妹給你燒幾個菜,咱們接著喝。」

「穩妥。」大鐘也沒在開口說別的,王龍轉頭看了眼一邊的龔正,順手把龔正的手也拽到了他和大鐘的手上面。

龔正依舊叼著沒有點著的煙,笑呵呵的「媽的,老子很少摸男人手啊,還是妖娃的手好摸。」

「哈哈。」屋子裡面的人都笑了起來。

王龍這次算是一戰成名,他雖然還沒有上學,但是他的事情在學校裡面早都被變本加厲的流傳開了。學校裡面的孩子可沒有人去想王龍在警察局有多麼的難,還差點進了少管所呆兩年的事情,知道的,就是王龍一個人一把刀,血洗了聚源飯店,一人跟李鴻儒一大幫人拼,最後乾的李鴻儒開口叫爺。

這李鴻儒在年級的名號也挺響亮,曾經的直立中學老大,這一下,李鴻儒的臉算是丟完了,這次還是吃了大虧。王龍算是有名號了,當然這都是私底下傳的,學校裡面從趙海濤那一級開始,到上面的年級主任,政教處主任,連著學校的書記,校長,都統一的保持了沉默,裝作不知道,畢竟事情不是在學校發生的,他們也說得過去。其實他們什麼都知道,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劉震東的錢,在王龍上學之前,早都送到位了。

王龍回到班裡面的時候,所有的人都盯著他看,他臉上還有許多青腫的痕迹,曹路他們幾個正好在門口嘮嗑「龍哥,夠狠的!」接著曹路沖著他伸出來了大拇指。

「龍哥威武!」曹路邊上的大塊頭,是班裡的體育委員孫浩,跟大鐘的體型差不多。

王龍無奈的笑了「我多苦逼啊。」

「龍哥威武!」不知道誰在班裡面吼了一句,緊跟著「龍哥威武!」「龍哥威武!」一個班級的人都吼了起來,這裡面不乏一些姑娘。

王龍募然之間感覺,這樣很光榮,他很開心,畢竟還是孩子,這回充分的滿足他的虛榮心。

就是他坐在座位上面的時候,邊上空蕩蕩的,大鐘不在,還真的總是感覺缺點什麼。

上課的時候,王龍突然之間來了學習的興趣,打開了課本,盯著看了半天,很認真的聽了半天,最後,他發現,這課本認識他,但是他不認識課本。一個字都聽不明白,簡直是天書。正在這發愁呢,他前面的同學給他傳來了一張紙條。

王龍把紙條打開,裡面就一句話「你能不能別老利用我了?」

王龍抬頭看了眼那邊的張爽,他知道張爽說的這話的意思,他沒有給她回復,他本身也不擅長跟女孩子打交道,這點,跟龔正真的比不了。

王龍的性格不是很開朗,跟陌生的人很陌生,熟悉以後,會很熟悉,所以,大鐘不在學校,那剩下的時候就都是他一個人了,下了課間操,他自己在廁所吸煙。

廁所,永遠是學生們偷偷吸煙的聖地,尤其是下了課間操以後,三個一群,幾個一夥兒的。哪個年級的都有。

op市第一中學高中三個年級的校服樣子一樣,但是顏色不一樣,所有人都必須穿校服,所以一看就知道是哪個年級的。

「你是叫王龍吧?」三個穿著高三校服的人,氣勢洶洶的站在了王龍的邊上。

「你們是誰?」

這個時候,又有一個蠻帥氣的身影出現,長頭髮,小眼睛,沖著王龍笑了笑,伸出來手「來,大家認識一下,我叫於江,你用刀子扎的那個,是我的人,打狗還得看主人呢,是不是?」

王龍的臉上的神情當下就變了「你想幹嘛?」

「什麼都不想做,就是認識一下。」於江還挺爽快「來啊,不至於連握個手都不握吧?」

王龍心裏面琢磨了一下,嚇唬我么「江哥好,我叫王龍。」他還真的跟於江握了握手。

於江邊上的一個人一拳就照著王龍臉上掄了過來「小兔崽子!」王龍基本上是沒有什麼反應的,臉上徑直被掄了一拳,接著一腳就被人踹倒了牆邊上,王龍靠在牆邊,於江猛的往前跨了一步,伸手抓住了王龍的脖領子,手上赫然之間出現了一把小刀,他拿著刀背,沖著王龍的臉上輕輕的颳了刮「記好了。我叫於江。呵呵,等我騰下手來,咱們再嘮。」於江笑了起來,一邊笑,一邊輕輕的拍著王龍的臉蛋子。

看著這群人離開,王龍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土,揉了揉自己的臉。

這些日子跟大鐘天天在一起,已經形成了習慣,這一下中午吃飯的時候,猛然之間沒有了大鐘,都感覺好像是缺少一些什麼。

中午放學,王龍和王慈走到學校門口,外面人山人海的,放學本來人就多,但是在學校門口的馬路正對面,聚集著一大夥人,而且不是本校的學生,衣著打扮也都挺張揚的。大概得有二十多口子的樣子,不知道他們在等誰。

王龍拉著王慈,琢磨著早點離開呢,結果正好看見了於江,自己一個人在學校門口,還沒有出校門呢,就把煙叼了起來,學校門口傳達室的保安,老師,都盯著他,居然沒人管他。

於江叼著煙,套著一中的校服,自己一個人,氣勢洶洶的沖著那大群人就過去了。

那邊的人也把目光都對準了於江,好幾個人,已經從身上把棍子拿了出來。

於江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