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們是兄弟 >【013】麻薯

【013】麻薯 (1/2)

小說名稱《我們是兄弟》 作者:純銀耳墜  更新時間:2013-01-09 05:39  字數:3379

大鐘這個時候已經到了他的邊上,上去卯足了力氣,一拳就掄到了李鴻儒的腦袋上,李鴻儒頭往起一仰,接著大鐘上去照著他就是一腳。大鐘這個大壯漢這卯足力氣的這一腳可不是鬧著玩的,直接就給李鴻儒踹的飛了出去,他在地上咳咳的咳嗽了兩聲,一顆牙被他吐了出來,大鐘伸手一指李鴻儒「操你媽的李鴻儒,你他媽敢碰我妹妹一下,老子就是豁出去這條命,也要弄死你!」

大鐘話音剛落,李鴻儒那邊又衝上來了幾個人,邊上餐桌的鐵餐盤子亂飛,這人們拎起來什麼用什麼,雙方打的不可開交,前後僅僅幾分鐘。

門口的食堂裡面就跑進來了保安。

「保安來了,快跑。」

不知道誰率先吼了一聲,緊跟著,大廳裡面「嘩啦」一聲,所有的人都開始跑了,這個是午飯時間,本來就沒有幾個老師在,而且食堂裡面的流動人口很大,這一跑起來,還真的分不出來誰是誰,食堂還有好多個門,僅僅靠著兩個保安,是沒啥用的,所以,他們只抓到了兩個人,還都是靠著門口的李鴻儒的人,剩下的人都跑散了。往哪兒跑的都有。

王龍很聰明的在有人喊這話的時候,就跑到前面拉了大鐘一把,大鐘自然明白什麼意思,跟著王龍,還有王慈,三個人直接就消失在了人群裡面,從側面就出了食堂。

「操他媽的,真解氣。」大鐘揉了揉自己的拳頭「麻痹的,看他以後還敢不敢嚇唬咱妹妹。」

王龍瞅著大鐘,心裏面也是非常的解氣「真沒看出來,原來你還挺勇猛。」

「那以前不是咱們就倆人,他們十幾個嗎,肯定打不過,這次情況不一樣,難得雙方人數持平,草他爹的,真解氣,那倆保安要是不來,我還得接著揍他。」

王龍笑呵呵的拍了拍大鐘的肩膀,沖著他伸出來了大拇指「打得好,乾死他麻痹的。」

王慈也笑了「他嚇唬不著我的,鍾哥,謝謝你咯。」王慈的小酒窩又漏了出來。

「哎呀呀,小事情。」大鐘一臉的無所謂「主要是他太過分了。居然敢來嚇唬你。」大鐘有些不好意思。

王慈看了眼王龍「哥,他說的張爽和龔正的事情,是什麼意思?」

「沒事,你別管那麼多了,跟你也無關。」王龍瞅著大鐘「你說這李鴻儒和陸峰兩伙人到底又多大的仇恨,這麼大的敵意。」

「我不知道,反正我知道他們以前兩個學校就經常打架,因為都在鐵成區嗎,總要爭一個老大,而且打了許久了。」

「那他們嘴裡面提的那個於江呢?」

大鐘搖頭「這個我就不清楚了,我也沒聽過這個人,不過貌似很有來頭,是李鴻儒的靠山。」

王龍也沒有多想,反正心裏面也挺解氣,幾個人說說笑笑往王龍家走的時候,半路上又看見了許多學校的領導和老師,匆匆忙忙的往食堂衝過去了,這才剛開學,這麼惡劣的打架,他們肯定要嚴肅處理的。

送著王慈回了家,大鐘和王龍倆人又去了網吧,一進了網吧,看見網吧裡面歡聲笑語的,大家都是非常非常的解氣,陸峰也來了,依舊坐在那裡,叼著煙,抽煙呢。

「峰哥,謝謝。」出於禮貌,王龍還是要說一句的。

「沒什麼謝不謝的,我們本來就不是朋友,而且,他這幾天做的事情也超出了我的忍耐,我去那裡,也是奔著打架去的,不是因為你們。」

「那我心裡就舒服多了。」王龍對於陸峰的印象,還是蠻不錯的。

「王龍啊。」陸峰這個時候又開口了「你和大鐘你們兩個都不錯,以後跟著我們吧,大家一起玩。」

「就是,跟著我們一起吧。」說話的人叫馬黎明,王龍認識他,這個馬黎明和陳浩,在陸峰一伙人當中地位都不低,馬黎明也是個爽快人,之前幾次怒罵李鴻儒的的,都是他。

「你們倆入伙了,以後還算是有個照應,大家也都是講究人,你們說呢?這些日子大家也玩的都不錯,當然,絕對不勉強。」陳浩也開口了。

「我無所謂啊,我跟著龍哥,龍哥說怎麼著,就怎麼著。」大鐘率先表態。

這一下,大家的目光全都聚集在了王龍的身上。

王龍基本就是沒有怎麼考慮「峰哥,我這性子,不適合在人家下面干,你的好意我心領了。」

陸峰眯著眼,思考了一下「成,那當我沒說,來,來,大家繼續」

打架處理的結果很快就貼在了學校路邊的公告欄上面,大黃榜,處分結果十分出乎王龍和大鐘的意外,只有兩個人被開除了。這兩個人,應該就是保安抓住的那兩個人,而且,這兩個人之前都已經留校察看過了,剩下的,都沒事,看來這倆人的嘴還是真的挺嚴,再或者說,這些人的關係還真的挺硬,

還有,李鴻儒住院了,下顎骨骨折,大鐘這一拳,是真讓他好好的吃了一壺,不過聽說好像不嚴重,但是多少也得住個十天八天的醫院。

雲格格和王龍兩個人之間的關係變得也是越來越微妙,大家表面上表現的什麼事情都沒有,可是實際上,王龍發現自己越來越喜歡雲格格了,在他的潛意識裡面,雲格格就是他的女人,是對他來說,跟王慈一樣重要的女人,所以,他看著雲格格從ktv裡面坐台的時候,他心裏面的感覺也是越來越怪,他越來越不想雲格格從這裡上班了,他已經連續幾次看見雲格格喝酒喝得難受的一塌糊塗,依舊在跟客人陪笑,只是為了從客人那裡獲得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