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們是兄弟 >【005】李鴻儒

【005】李鴻儒 (1/2)

小說名稱《我們是兄弟》 作者:純銀耳墜  更新時間:2013-01-09 05:39  字數:3375

金秀鍾到也一點不認生「等等,等等,大舅子,我中午請你們吃飯,不去食堂!去學校門口的飯店!」

他追了上去,愣是把他們兄妹倆拉到了學校門口的一個小飯店,還找了個小雅間,緊跟著自己連忙就跑了出去。

王慈「咯咯」的笑了笑「哥,這人是誰,怎麼這麼有意思」

「是個感情白痴,離他遠點。還有,不允許你早戀,好好學習,知道了不」王龍倒是挺淡定「不過這飯不吃白不吃。」

王慈也笑了「行了,哥,你不用老提醒我了,我不找,那你呢,你也不找?」

「我不喜歡學校的女孩子。」雲格格的身影又在王龍的腦海裡面浮現,希望她晚上能去上班吧。

不一會兒,金秀鍾從外面買回來了好幾瓶啤酒「來,大舅哥,咱倆今天頭次相識,喝點。」金秀鍾看著一邊的服務員「你信不信我能徒手起瓶蓋?」說完自己還比划了一下。

服務員是個姑娘,連忙笑了笑「不信,當了這麼多年服務員,還真沒見過能徒手起瓶蓋的」

「那你還不去給我拿瓶起子!」金秀鍾叫喊了起來。

王慈在邊上「哈哈哈」的就給笑了起來,王龍撇了眼金秀鍾,一臉的無奈,張嘴就把瓶蓋給咬開了,其實他對金秀鐘的印象還不錯,這個大塊頭明顯的就是很憨厚的類型,這樣的人,還是直來直往的好「鍾哥,跟你說點正經的,這是我妹妹,你能當妹妹看,當妹妹疼,別的不行,你喜歡姑娘,改天我幫你介紹,她是來學習的,我就這一個親人。」

金秀鍾「啊」了一句,看著王慈,思考了一會兒「叫我大鐘就可以了。」

他拿起來啤酒,又是一臉的哀傷「喝酒,來,龍哥。」

王龍到也沒推辭,跟著金秀鍾一頓喝,大鐘一杯啤酒下肚,臉色通紅,半瓶啤酒下肚,就有一些飄飄然了,開始說話都有些不正經了,開始跟王龍勾肩搭背,跟王慈開口叫妹。

王龍在一邊有些壓抑「我說大鐘哥,你沒事吧。」

「沒事,我開心啊,昨天少了一個女朋友,今天多了一個兄弟,多了一個妹妹,開心。」

大鐘一瓶啤酒下肚,王龍感覺他已經到了極限了,連忙起身「走了,走了,下午還上課呢。」

王慈也看出來大鐘喝多了,三個人結賬出了小飯店,剛出飯店門口,就聽見了叫罵的聲音,就在飯店門口不遠處,四五個人正在圍著地上的一個小夥子打罵。

王龍剛想走,就聽見了一句「見義勇為!雷鋒來了!」大鐘叫喊著口號氣勢洶洶的沖著那群人就沖了過去,王龍拉都沒拉住。還差點把自己胳膊拉了。

大鐘到了那伙人的邊上,上去一拳砸到了一個人的後腦,又從側面一腳就踹倒了一個。

他站在原地站都有點站不穩了「媽的,這…這麼多人欺負一個!」接著大鐘猛的往上一撲,腳下不知道怎麼一個沒站穩,還沒打到剩下的人呢,大鐘自己就栽倒在了地上,就聽見「咣!」的一聲,大鐘的腦袋撞到了地上,不知道磕到了哪兒,額頭的鮮血直流。

這一下,給周圍的人都給看傻了。

「大鐘!」王龍和王慈連忙也追了上去,那幾個人看著地上的大鐘,又互相看了一眼「走吧,儒哥,出血了,好多人都看著呢」

這群人當中的一個看起來是頭頭一樣的人往地上吐了一口「操,哪兒來的瘋子!」說完,這幾個人很快就在人群中消失了。

王龍和王慈走到了剛從地上爬起來的大鐘邊上,看著大鐘滿頭的鮮血,著實嚇了一跳「這尼瑪以後哪兒還敢讓你喝酒。」王龍拉著大鐘「走了,快去那邊醫務室處理一下。」

這個時候,地上剛才被打的那個孩子也站了起來,這孩子一身黑衣,起身以後,拍了拍自己的身上。

大鐘有些飄忽「兄弟,沒…沒事吧?」

誰知道這孩子根本不理會大鐘,一臉的冷漠,轉身就走。

王龍有些不開心,順手就抓住了他的肩膀「怎麼著,人家幫了你,現在把自己搞傷了,你連一句謝謝也沒有的?」

這孩子撇了大鐘一眼,很冷漠「活該他多管閑事。」

看著憨笑的大鐘,最後面還冒出來一句「一看就是白痴。」

「你他媽說什麼!」王龍一下就火了,一把就拽住了他的肩膀,上去就要揍他。

王慈在邊上急了「哥,別,你看大鐘,傷口還在流血!」

那個男子又鄙視的看了眼大鐘,一把就甩開了王龍的胳膊,徑直走開。

王龍知道自己妹妹在,也不能動手,而且,他要收斂自己的性子,他要在這裡堅持三年不被開除,他趕忙轉身扶起來大鐘,帶著大鐘跑到了學校門口附近的小診所,幸虧只是額頭不知道被什麼東西劃破了一個口子,簡單的清洗了清洗,消毒,貼上創口貼,大鐘又憨笑了起來「龍哥。夠意思!」

王龍和王慈很費力的把大鐘送回到了班裡面,大鐘到班倒頭便睡,整整一下午,大鐘都睡的跟個死豬一樣,王龍充當起來了他的人力工。

明天開始要新生軍訓,今天又要領新書,排座位,領軍訓穿的衣服,各種事情,王龍說大鐘身體不舒服,趙老師倒是也沒有難為王龍,而且,還滿足了王龍的要求,跟大鐘兩個人,坐在班級最後面的角落。

他們班72個人。十排座位,每排七個人。二個,五個,二個。老師的講桌邊上,一左一右,也各安排了一個座位,這一下午忙的一塌糊塗,只有大鐘哥睡的異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