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們是兄弟 >【004】金秀鍾

【004】金秀鍾 (1/2)

小說名稱《我們是兄弟》 作者:純銀耳墜  更新時間:2013-01-09 05:39  字數:3520

下了車,雲格格站在了飯店門口。

小平頭顯然很是欣賞王龍「別上學了,跟我來混社會吧,比上學有前途」

王龍連忙搖頭,他肯定要去陪著他妹妹的,因為他要照顧好他妹妹,他也是一個很聰明的孩子,他說的更圓滑,也更得小平頭的內心「我得圍好龔正,不能就這麼不去上學,其實我也不喜歡那地方。」王龍最後一句話,倒是說的實話。

「哈哈!」小平頭笑了起來「你這孩子,我喜歡,我喜歡!!」

他很是開心的樣子,抬頭看了眼雲格格「我平時不在店裡面,幫忙好好照顧照顧這孩子,這孩子如果**有方,必成大器。」

「放心,老闆。」雲格格笑了,頓時之間,把在一邊的王龍給看的入迷了。

雲格格看著小平頭走了「你的膽子夠大的,連老闆你也敢騙。」

「你又何嘗不是?」王龍反唇相譏「我只不過是順著你的路走而已。」

雲格格「咯咯」的笑了笑,伸手摸了摸王龍的額頭「你這小屁孩,真的16?」

兩個人又都笑了。

小平頭,不夜城的人叫他黑虎,有三個小的ktv,還有一個地下賭場,在不夜城,小有名氣,他,也是對王龍影響極為深厚的一個人。

這一年,王龍,16歲,雲格格,21歲。

她,大他5歲。

他,對她一見鍾情。

告別了雲格格,王龍從超市裡面又買了一堆王慈喜歡吃的好吃的回家。

第二天,王龍拉著王慈出去,從op市最繁華的商業地段,逛了一天街,買了許多許多的生活用品,還給王慈買了好幾身新衣服,一些簡單的化妝品,還有女孩子喜歡的耳環,其實他很想給王慈買一些金首飾,可是那些價格卻實在太貴了,他們還要過日子,儘管這樣,打扮好的王慈依舊像一個公主一樣,異常的漂亮,引來周圍無數人的目光。

看著王慈開心的笑容,王龍覺得,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是比這個更能讓他感覺到幸福的了。

「哥,你哪兒來的這麼多錢。」

「不偷不搶,用我自己的雙手和腦子賺來的。」

「哥,你這麼聰明,劉叔教你的那麼多複雜的東西,你都是一學就會,還能融會貫通,學習這麼簡單,你也一定可以的,而且你答應過我的,你要陪著我一起好好上學,如果你不上學了,我也就不上學了,如果你有什麼事情,你在哪兒,我就在哪兒。」

「放心吧。」王龍自然明白自己妹妹的意思「我答應過你的事,半個字都不會差,好好休息,明天要去報到了。」

他把手上剩下的幾百塊錢又塞給了王慈,自己,就留了一百塊。

晚上,王龍去ktv上班,又碰見了王赫赫。

王赫赫這次碰見王龍之後,異常的熱情,張口閉口不提昨天晚上他逃跑的事情,只是不停的在給王龍介紹工作的細節,任務。最後,王赫赫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放心,有偉大的赫赫哥在,所有事情都是浮雲,給你擺平,記住,顧客至上!」

王龍瞅著王赫赫,心裡有些後悔昨天沒跟老闆打他小報告了,不過王龍本來也不是這麼小心眼的人「你這臉皮,練的夠可以的。」

王赫赫「嘿嘿」的笑了笑,摸著自己的腦袋,也有些不好意思。

這算是王龍正式工作的第一天。

其實王赫赫還是蠻熱情的,他告訴了王龍很多很多行業的內部規則,什麼樣的人要好好伺候,能多撈到一些小費,什麼樣的人有錢,哪些是熟客。當然,王赫赫給王龍規定的,前一個月,王龍屬於他的徒弟,所有的小費都要歸他,而且,王龍要多幹活。偉大的赫赫哥,還是以老人自稱。

這點,王龍也沒有反駁。他懶得跟王赫赫一般見識,吃點虧,無所謂,他不在乎,他在乎的那個她,晚上沒有來上班。

報道這天,人山人海,op市第一中學佔地10w平方米,軟硬體設備優越,良好的聲譽,極好的口碑,省重點院校,進了學校,先是一座十層的辦公樓,右側是正規的塑膠足球場,籃球場,辦公樓後方四棟大樓矗立,一個正方形的形狀,高一樓,高二樓,高三樓,高補樓,最後面是三棟嶄新的宿舍樓,一看就知道是剛剛粉刷過的,女生宿舍樓最左邊,最右邊是男生宿舍樓,辦公樓左側兩棟三層大樓,是學校的一食堂,二食堂,在後面是體育館,最後面挨著女生宿舍樓的是圖書館。

王慈看見這麼好的學校,開心的跳了起來。她是一個很喜歡讀書的女孩子,這麼多年,一直被王龍攪和的沒怎麼好好上學,她很倔,一定要跟哥哥在一起,不管哥哥在哪兒,在做什麼,所以,他們不停的一起轉校,王龍看著自己的妹妹如此的開心,暗自下定決心,一定不要被開除。

校園裡面滿滿的都是各種車輛,送孩子的家長,王龍和王慈兩個人從公告欄的大名單上找到了自己的班級,高一二十二個班級。二十個普通班,兩個特招班,特招班,言外之意,就是全是好學生的班級,這些孩子,來這裡讀書,是不要學費的,而且每個月學校還會給補助,都是從全國各地籠絡來的好學生。

王慈高一三班,四層,王龍,高一十五班。一層。

這天新生報到,王龍是班裡面最引人注目的一個人,引人注目的原因,就是他真的抱著一個枕頭去上課,他之前在學校裡面囂張折騰的習慣了,這次他知道要收斂了,當然,在他的收斂裡面,上課抱著一個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