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美人謀律 >第一百二十章塵埃落定

第一百二十章塵埃落定 (1/2)

小說名稱《美人謀律》 作者: 柳暗花溟  更新時間:2013-10-15 20:49  字數:3639

精彩!

尤其最後一句問話。這種鐵證如山的案子,只有打情理牌才有機會。

佟東瑞是活不過來的,但若失財的苦主點了頭,表示不追究,偷盜之罪就輕得多。若苦主不點頭,在皇上和官府那兒都落不得好,在民間的聲望也沒了。做生意的人,就算再是十惡不赦的奸商,外面是的名頭卻絕對不能失去。

所以……再看那些富豪們,臉色青白,咬牙切齒,卻也只得不情不願的點頭。

其中一人不滿道,「散財於民,為皇上和朝廷解憂,我們自然是樂意的。但,誰用那雁回幫我們動手了?他這是沽名釣譽,好名聲全讓他一個人佔了,慷他人之慨啊。」語氣又不是甘心,又是酸溜溜。

春荼蘼差點噴笑,因為那人的神情太可樂了嘛。

「這一點……」杜東辰笑得溫文爾雅,「雁回已經知道錯了,懺悔之下,請了朋友在賑災濟窮的各地大肆宣揚,之前全是各位郎君的仁善之舉。大唐內土已經傳開了各位的善名,只怕不久後在安西之地也可以聽到。」

一邊釜底抽薪,一邊錦上添花,做得漂亮。看那些富豪們的臉色就知道,他們的火氣已經小了很多。雖然破了大財,雖然百姓心裡知道真正雪中送炭的是誰,但名聲好聽,以後到內土去做生意,簡直算是開了方便之門,當地官府也會多回關照的。

這就像犯罪後積極賠償,是能減罪的。

「你說這是賢舉,所以雁回就是賢者嗎?」春荼蘼適時開口挑釁。若她不折騰。後面的大量新證出不來,對雁回的減刑是沒有好處的。

「古來賢者,不是誰說的,也不誰封的。而是萬民承認的。」杜東辰拿出第二張紙,「這是那天雁回偷盜玲瓏玉塔後,留下的紙條複本。」他把紙證遞到春荼蘼手裡,「麻煩春狀師。給堂上大人和堂下諸位念一下,上面寫了什麼?」

「盜亦有道,寶物奉還。呈我聖上,揚我國威。」春荼蘼清晰的念道。

底下又是一陣喧嘩。

略靜時,杜東辰朗聲道,「十六個字!只是十六個字,但充分說明雁回對我大唐和吾皇的忠誠與熱愛,也說明他從無私心。雖然玲瓏寶塔案只是個案,可在他作的所有案子中。從來取八留二。從不趕盡殺絕。也從不傷害人命。這些,量刑時請堂上大人考慮。至於我說的萬民承認的賢者……」他沖著公堂旁邊的證人房一揮手。

立即,有一名兵士抱上來一個小木箱。

木箱雖小。不過尺余,看起來卻頗為沉重。那兵士把木箱放於堂上後。杜東辰親自打開箱蓋。眾人伸長了脖子看,見到箱中全是紙張,上面墨跡滿滿。

杜東辰拈起最上面一張紙,彷彿拉出一條白練。那些紙居然是連在一起的,近看,整整齊齊的列著簽名,中間還夾雜著好多紅紅的指印。

「大人,這是萬民請願書。」杜東辰的神情驕傲而自信。

這一次,他是為了正義而戰,是為一個做錯事的好人辯護,不是為了家族,不是為了掩蓋骯髒的秘密。於是,與以往他在公堂上的情形都不同,渾身上下似乎都散發著耀眼的光華,分外引人注目。

「上面有簽名,也有按的手印,後面還錄清了簽名人的所屬之地。」杜東辰大聲道,「這些人,都是這麼些年來,雁回所救助之人。不,是雁回幫助各積善人家施財後,那些受益者的名單。上頭收錄的人名,已夠一萬之數,是貨真價實的萬民書。這些百姓,感激各位的善舉,所以聯名請求公堂輕判雁回,請判官大人予以考慮!」

「呈上來!」白世遺也有些激動,好在城府夠深,眼神雖亮,語氣卻穩,臉色也沒變。

有差役把小箱搬到公座之側,白世遺上前看了幾眼道,「本堂收下此證物,在判決和量刑時會酌情考量。杜東辰,除此之外,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大人,學生剛才有言,三議賢,四議能。賢者已議,再議能者。」杜東辰退後數步,規規矩矩行了個禮,「能者,才能之意。就是所做之事,面面俱到,樣樣精通。」

「杜狀師所言是指?」春荼蘼插嘴。就像說相聲,她這個捧哏的得到位啊。

「學生這裡,還有一封書證。」杜東辰看了春荼蘼一眼,卻對白世遺說,「此書證的證明力是毋容置疑的。因為,他們是整個安西四鎮的官員們所證,主要是龜茲大都護府的官吏!」

此言一出,不明就理的看審者都蒙了。堂下,立即爆出大聲的喧嘩。

就在這紛亂之中,杜東辰呈上書證,並解釋道,「雁回冒的是佟東瑞之名。那麼,佟東瑞是誰?」他也玩自問自答,「是安西四鎮的長史!是遼東調任過來的。副都護大人總理安西四鎮的軍政,但多以軍務為主,民政交由了長史負責。雁回冒名頂替佟東瑞三年有餘,同僚們與他共事多多,他為人如何,為官的能力如何,每日辛苦如何,眾口一詞,那就是好字。安西四鎮在他的管理下是什麼情形?繁榮安定,各位摸著良心想想一想,難道各位的安居樂業,沒有雁回的一份功勞,沒有他的努力和辛勤嗎?所以……」他忽然提高聲音,「我不僅要為雁回四議能,還要為他七議勤。律法,講的就是事實。雁回每天幾點上衙門,又幾點回家?一年三百六十日,他有哪天缺勤?就算生病,也堅持去點卯。除了俸祿,他不多拿一文。如此,就算他觸犯了大唐律法,但苦役般的辛勞,也能折抵一些罪過吧?」

說著,杜東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