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美人謀律 >第三十章這是求*歡嗎?

第三十章這是求*歡嗎? (1/2)

小說名稱《美人謀律》 作者: 柳暗花溟  更新時間:2013-07-23 12:10  字數:3582

再之後,夜叉要怎麼保命,怎麼一勞永逸的解決身份的煩惱,可以生活在陽光下,並且相對減少危險,就是另一回事了。

說白了,她就是要夜叉當污點證人。為大唐割掉腐爛的肌肉,令大唐煥發生活機,他就是有功的,他就值得被寬恕。但,一旦這個條件引發,夜叉的安全問題還得加強,因為被抓到痛腳的人,一定會想辦法滅口。

當然,這也需要夜叉的配合,畢竟要揪出幕後主使不那麼容易。當時接洽殺人生意時,對方也會想盡辦法為自己的身份保密吧?

所以,還得依靠皇上。一來加強安保措施,二來要給她時間調查,三來她得有常常見到夜叉的機會才行。

不過皇上看來比她急,因為當天,她就三度奉召入宮。30

仍然是在御書房,春荼蘼詳細和韓謀講了自己的計劃。可以說,韓謀非常驚喜。

他可能是明主、英主、雄主,有非常超前的,要以法治國的理念。但是,對於法律上面的考量,他和春荼蘼不是一個級別。不過這種明顯一石二鳥的事,他當然非常支持。

那晚,他見過阿蘇瑞了。什麼也不用說,他非常確定,所以他雖然擺出公正的態度,私心卻已成片。可惜他只能暗中幫忙,表面上不能做什麼。所以再一次,要依靠春荼蘼這個小姑娘。

「事關突厥的貴重人物,朕打算御審。初審定於九月初一可否?」韓謀和春荼蘼商量,態度好得不得了。

「今天八月二十,民女建議三天後初審即可。」春荼蘼想了想道,「畢竟這只是個過場,保證阿蘇瑞不會被立即判決。或者流放,或者遣返。當污點證人,將功折罪這條才是主線,但那是需要另案處理的。等進入新案子,民女要求時間充裕些,前期還是速戰速決的好。」

「污點證人?這詞不錯,意思很貼切。」韓謀點頭道。

春荼蘼垂下頭,看起來無比謙虛。其實心說:這詞當然貼切了,因為這是千百年後人們常用的辭彙。是經過文字錘鍊的。

「朕再賜你塊牌子,可令你隨時出入天牢。」

「謝皇上。」春荼蘼跪下謝恩,心中難免非常好奇。

那把小弓箭到底是什麼東西,居然能讓皇上對這件事如此用心,給這樣大的方便?但她不打算打探貼身保鏢俏校花。除非夜叉主動告訴她。再說她也沒精力,還要有一場大仗要打呢。

腰裡揣著御賜的牌子,春荼蘼出了皇宮,直奔天牢。因為她要打又一個驚天大案,韓謀擔心她的安危,單獨拔了一小隊侍衛,足有十二人之多。每天跟進跟出,晚上也進駐白府,配合著安國公府本來的府衛,把凌花曉翠圍得鐵桶也似。大萌、一刀和小鳳本就有功夫。這樣也算是雙重保護。據他們講,這一小隊侍衛個個都是頂尖高手,可見韓謀這次對她非常支持。當然了,他似乎是為了夜叉。所以才這麼緊張她。

她還沒出手,這陣仗就先拉開了。不過她並不排斥這種保護。因為她確實是處在風口浪尖上。到底那些做盡壞事的人很快就會坐不住,等突厥那邊有消息反饋回來,也鐵定有麻煩。所以,還是小心行得萬年船吧。

到了天牢,摒退左右,春荼蘼和夜叉隔著鐵欄而坐。這樣一來是不讓獄卒們為難,二來是怕兩人忍不住纏磨,浪費本來就有些不夠用的時間。

春荼蘼是個公私分明,有職業『操』守的人。這時,她和夜叉是委託人與被委託人的關係,所以她照例把自己的想法和策略都告訴了夜叉,需要他點頭答應。

夜叉對她的信任是完全的,自然沒什麼異議,只是當春荼蘼要他回憶之前哪樁買賣做得足夠大,大到能為他爭取最大減刑的時,夜叉皺了皺眉道,「大約……應該算是朱禮謀反案。這個案子始於五六年前,但在洛陽時,還在進行收尾。」

春荼蘼心頭突地就一跳。

她怎麼覺得,她和這個案子極為有緣?方娘子是被那個案子株連,導致的悲慘命運。杜含玉是因為前刑部尚書許文沖被殺案,對夜叉產生的執念。雖然,那只是夜叉因為沒有收錢而不樂意白做工,卻被杜含玉解讀為了英雄救美。而許文沖正是調查朱禮謀反案的,當時據說剛查出點眉目,就讓人買兇刺殺。

前些日子,她一直覺得冥冥之中有一隻手,把她向這個案子推。今天她明白了,永遠不要懷疑預感,因為一定會是準的。

「在洛陽時?」她注意到這個細節,「就是在冷漿店,我無意中看到的那個案子?居然還是朱禮謀反案的收尾嗎?」這餘震,時間也太長了。看起來,本案牽連甚廣,角力的各方人物也都是極有權勢和金錢的,所逐之利也必然巨大。30

夜叉點了點頭。

那麼,就是它了!

「我需要細節。」春荼蘼有點興奮的站起來,走到牢門前,雙手握住鐵欄。

她皮膚本就白皙細嫩,手腳雖纖細,卻圓潤有肉,並不像有的苗條女子那樣乾枯。此時那雙手被黑黝黝且粗糙難看的鐵欄和絲質光滑的水紅『色』衣袖一襯,愈發顯得美麗無暇,有如玉雕。

夜叉的碧眸驀然深幽,因為這個畫面毫不費力地就誘『惑』了他。他身子站起,走上前,把那雙手握在自己的掌心中。

他的手很大,手指修長,指節分明。但因為長年握刀,掌心和指腹上都有薄薄的繭子,適度的粗糙中帶著非常有力的感覺。

在天牢中這麼多天,卻因為皇上的照拂,他除了憔悴了些外,身上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