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美人謀律 >第一進零六章原來另有奸*情

第一進零六章原來另有奸*情 (1/2)

小說名稱《美人謀律》 作者: 柳暗花溟  更新時間:2013-06-29 00:46  字數:3273

她看向杜東辰,眼帶嘲諷,「杜世子是不是要說,世上巧合的事很多,說不定這些全是巧合呢?那麼,我就再給你看點東西美人謀律。.」

說著,從過兒捧著的盒子中三度取出有編號的紙,連同剛才的兩張一起交給差役,送到公座上的包大人手裡。

「這是一張物品清單,和其他證據一樣,上面有編號,便於大人查驗。」

「春狀師想得周到美人謀律。可是,這是什麼清單?」包縣令溫和的問。他太佩服這個小丫頭了!

「這個清單,是方寶兒所有財物的清單。」春荼蘼說到這裡,杜仲的臉色已經變了。

春荼蘼眼觀六路,看到後再度露出嘲諷之意,「姓杜的,你很奇怪是不是?因為你殺掉方寶兒時,在她身上並沒有發現這些細軟。所以,毛屠戶所說把這些拿去賭錢,根本就是不成立的。幸好,之前取信之時,已經證明他在撒謊,因為他根本沒去賭場或者寺庫,更沒見過這些珠寶金銀。那麼,它們又是哪裡來的?我來揭開這個謎題……是從一對姓宋的夫婦手中得來。」

這句話,在某些人耳中太震撼了。於是,一直沉著得近乎木訥的老奉國公杜衡不受控制似的,騰地站了起來。而宋氏夫婦在范陽時就跟著方娘子,正是春大山在懸崖下面救起。只可惜宋大伯已死,宋大嫂強撐著說了那件重要的事後,也魂歸天國。

「大人,請接受新的證據。」春荼蘼一臉嚴肅,那是對死者的尊重,「此案,並非是三屍命案。因為有五名死者。案件,是由賢王府的侍衛們上山打獵發現的紅繡鞋引起。為此,賢王世子殿下暗中幫了不少忙,曾經派自己的人沿山搜索證據。有一天,他們到了相隔三里之外的山林中,結果發現懸崖下面有兩具屍體。巧得很,有人認得兩名死者,正是貼身侍候方寶兒的宋氏夫婦。那王婆子說她才是近身侍候的,完全是信口胡言!她在杜府是做什麼的。一問便知。」

「死了?!」杜東辰也忍不住問道。不過他控制力比他祖父還好,只是臉色數變,卻仍然保持了身體的平靜。假如,忽略他無意識張握不停的手的話。

「死了。」春荼蘼點頭,才不告訴他。宋氏夫婦還吊著一口氣,說了些話後才離世。

「可他們怎麼會死?」春荼蘼反問,「那處懸崖並不陡峭,夫婦二人絕不可能同時掉了下去。還有,男人的身上有刀傷,顯然是被人追殺,逼入懸崖。他們是接應方寶兒的。卻沒想到等到了兇手。此證據,進一步從側面說明,兇手就是奉國公府的人。因為只有他們,才知道和方寶兒同時離開的還有宋氏夫婦。並通過蛛絲馬跡,追尋而去。這是明顯的殺人滅口,斬草除根哪大人!若兇手另有其人,連殺三人後。有什麼理由再去追殺宋氏夫婦,而且是在距無名寺三里之遙的地方!」

「你說這些推測有什麼用。我要真實的證據!」杜東辰咬緊牙關,不管多丟臉也不認。他也沒辦法,因為他退不得半步,不然,奉國公府就栽到家了。

牆壁後的皇上韓謀聽到這話,不禁輕聲嘆息。所有人,包括他在內都清楚的知道,兇手就是奉國公府的人,可也就是沒有直接的人證和物證。這個局,不知道春荼蘼要如何破解?

只聽春荼蘼不住冷笑,「杜世子真會視而不見,這麼多證據,全部指向奉國公府,你就能閉著眼睛裝作不知。這是什麼學問,厚臉皮功?」她說得毫不客氣,也不給面子。

杜東辰面色漲紅,咬著牙說,「你得讓我心服口服。」若不咬牙,齒關必定打顫了。

「你只問我要證據,我倒要問問你們家的杜仲!」春荼蘼大聲道,對杜東辰的胡攪蠻纏雖然理解,卻也有些火大,「可敢把你的佩刀拿來看看,找個用刀的高手判斷一下,此刀與張氏的斷頭傷是否契合?和宋世夫婦身上的刀痕是否一致?屍體雖然已經不能查驗,但刀口的形狀大小都畫了下來,當時也有用刀高手親自看過,完全可以做證!還有,你們家杜仲能否把自個失蹤四天里所做的事講一遍,有沒有人可以證明?如果說不出也做不到,只能說明是做賊心虛!」

「那幾日杜仲做了什麼,是他自己的私事,為什麼要向公堂說明?」杜東辰反駁。

「呵呵,笑話!」春荼蘼冷笑,「事關公堂上的命案,哪容得私事!」

杜仲在一邊抿著嘴不說話,因為他無話可說,被春荼蘼逼得彷彿他站在懸崖邊上。

眼看對峙的氣氛漸濃,雙方也僵住了。杜東辰瞄了一眼自己的祖父,已經平靜下來的杜衡同不可見的點了點頭。

杜東辰得到暗示,哈哈一笑,也同樣大聲道,「你拿出這麼多所謂證據,誰知道有沒有做假?而你對此案如此在意,難道不是因為私心?」

「杜世子,你把話說明白。公事公辦,對事不對人,是立身為人的根本。咱們在公堂之上說公堂事,人身攻擊就沒有意思了,太損你國公府世子的風度。」春荼蘼冷冷地道。

「是嗎?我只是就事論事。難道,不是因為方寶兒從前在范陽時,與你的養父有舊,所以你才這麼賣力氣,一定要誣陷我奉國公府嗎?」

瞬間,公堂炸開了鍋。這是大新聞哪,原來另有姦情!眾人想著,無數道目光就掃向了春荼蘼和隱在人群中的春大山。白敬遠也是一愣,感覺有些不好。而春大山幾乎立即離座,卻生生穩住自己。

相信女兒!相信女兒!不要添亂!

春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