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美人謀律 >第九十六章一次!一次!又一次!

第九十六章一次!一次!又一次! (1/2)

小說名稱《美人謀律》 作者: 柳暗花溟  更新時間:2013-06-19 04:59  字數:0

她的目光落在杜衡身上,可惜這種老謀深算的人,她還真從其面色上看不出什麼。

那邊,皮先生已經回答,帶著股子傲然之態,「香火旺盛就一定佛法通行嗎?反倒是染上了世俗之氣,僧侶的眼裡多半只盯著香火錢,心早已經蒙塵。試想吃飯不用自己勞作,喝水不用自己打井,衣服不用自己縫補,自有供奉,連寺院也有因生計而出家的底層僧侶打掃,苦修的事件件不做,又何來修心?就是香客,富貴人家也受到多種優待照顧,哪裡還有虔誠?倒不如這種小寺,一粥一飯,俱靠施捨,一磚一瓦,全是自己和香客們動手,積聚功德。這才叫佛門清靜地,大道照本心。」

「依皮先生來看,本心大師師徒三人的品行如何?」為防止皮先生唧唧歪歪,長篇大論的在公堂上講佛法,春荼蘼連忙打斷他,把話題導正。

「潛心向佛,慈悲為情,平和溫良,逆來順受。」十六字評語。

而皮先生在長安本來就以清高和說實話著稱,有時候名聲也是一種保證,他這樣說,堂上堂下的人沒有人再懷疑。

身為律師,要審時度勢、要會觀察風向、要會掌握時機。所以,當春荼蘼見到公堂氣氛一邊倒,立即就道,「包大人以及堂下諸位,事實已經證明,關於本心與望空兩位大師所受之指控,在動機上模糊不成立,在作案時間上有強有力的時間證人,在行兇手法上則是完全做不到的,那麼只說明一個問題,他們不是兇手!因此民女當堂提議,判兩位大師無罪釋放!」

看審百姓階段性的議論聲又開始了,但包縣令已知這個結果,此時反而有輕鬆之感,因而不理會嗡嗡聲一片。溫和又端莊地道,「嗯,事實清楚,證據確鑿。本官宣布,在本案審結之日,立即還兩位大師清白。」

唐律有程序上的規定,凡事必審三堂,然後讀鞫。也就是審判。除非特別簡單,一審就能過的,可例外。但本案,兇手還沒找到,無論如果不能立即審結。在唐代,就算苦主控告,也得先進監牢待兩天,這也是廣大民眾非重大冤情不願上告的原因:訴訟成本太大,有很多不確定因素。進大牢這種事,百姓們都是很恐懼的。

「那麼兇手是誰呢?」堂下。那個一直巧妙敲邊鼓的聲音再度響起。

春荼蘼已經很確定,這個人不是來搗亂的。是把公堂上的話題性往某個方向引。看似,沒有惡意,可春荼蘼卻感覺很不好。她垂下眼睛,不讓目光泄露自己的心思。她也不用在人群躲得如此高明,找也找不到,顯見是個不好對付的。

皇上的暗樁?外祖父找的幫手?杜家的人?前兩者還好說。若是杜家安排的,情況就不怎麼對頭了。他們,不是應該息事寧人嗎?怎麼還把事往大里挑?

「春狀師。既然兩位大師無罪,對本案的偵破,可有線索和想法?」包縣令揮手,叫差役把兩位大師帶下去,又給皮先生在旁聽席找了個座位,之後就問春荼蘼。

若放往常,春荼蘼必不會接茬。她是狀師,不是捕快,更不是判官。她把兩位大師摘了出來就算功德圓滿,沒有義務還跟著破案,那本來是衙門的事啊。但是,事關方娘子,她若不出手,方娘子可能沉冤,父親一輩子良心難安,所以她只得繼續跟進。

「兇手是誰呢?」她踱了兩步,「是一個人作案,還是兩個人協同?動機是什麼?」

包縣令眨眼,心說我問你,你問誰啊春六小姐,我的小姑奶奶。

好在春荼蘼沒再耍花槍,而是當人聲漸靜之後,朗聲道,「前面咱們說了三個推論,事實已經證明全是不成立的。那麼不妨,我來推測出一個故事,大家聽聽是否合情合理。」

「講,快講。」包縣令兩眼放光道。

春荼蘼沉吟了一下,才緩緩道來,「方寶兒本是老奉國公的妾室,照理,普通女子能嫁進奉國公府,哪怕是為妾,也是天大的福氣,斷沒有私逃的道理。」說到這兒,她瞄了杜衡那邊一眼,見他神情嚴肅,半點虧心事沒做的模樣,還有些痛心疾首的意思。

再看對面的白敬遠,周身的溫歲月仍不失英俊的臉上,滿是同情。不知情的人看到,都會暗贊:果然同朝為官這麼多年,私交定然不錯哇。

「可方寶兒,就是逃了。」春荼蘼不理會兩個老傢伙之間的暗戰,繼續說,「至於原因,與本案無關的,不必多加揣測。但有妾而失,國公府難道不找嗎?那還成個什麼體統!所謂國有國法,家有家規,何況這種不守婦道的事,必要有個說法,否則立身、立家如何能正?」

這話,就說得有點不客氣了。杜衡神色不動,但掩在袍袖住。

只聽春荼蘼又道,「但家醜不可外揚,逃了個能通買賣的妾室而已,也算不得了不起的大事,私下裡去尋就是,不必上報官府,擾官擾民,耗費人力物力,浪費大唐的刑偵資源。奉國公府不為私事而動用朝廷公器,實在是忠君愛民之舉。」

家醜不可外場這句話,是宋代才有的。此時她說出來,語意並不難理解,公堂上下都聽得懂,還都覺得無比妥帖。而她剛踩了奉國公府一腳,立即又抬一把,聽得白敬遠無比滿意,唇角露出些許笑容。

好孫女啊,踩人沒什麼了不起的,重要的是讓人上上下下,還有苦說不出,折騰個夠本。

「嗯嗯,奉國公不愧是我輩之楷模。」包縣令不合時宜的捧了一句,急著問,「然後呢?」

「方寶兒為何私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