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美人謀律 >第五十章好個俊俏小郎君

第五十章好個俊俏小郎君 (1/2)

小說名稱《美人謀律》 作者: 柳暗花溟  更新時間:2013-05-09 11:26  字數:2949

三月初八,皇家春遊活動開始了美人謀律。

若是公曆,這日子正是現代的婦女節,九公主還真是會選時間。

一大早,春荼蘼打扮一新,跟自家也受到邀請的白府三代的惟一嫡女白毓燕,以及二代庶女白蔓羽、白蔓竹一起,坐上了去往皇家苑林的馬車。九公主為人傲慢,作為皇后所出,她地位尊貴,從來看不起庶出的女子,但對五大家族的姑娘網開一面美人謀律。所以,兩個白蔓某某才有機會參加這次春遊,據說還有羅家那對雙胞胎。

但才上車,四姑五姑就開始對春荼蘼橫挑鼻子豎挑眼。

「你怎麼穿成這樣?這是春遊,又不是秋季狩獵。」白蔓竹翻翻白眼,「真沒見過世面,怪道人家最近總是笑話白家沒規矩。」

「現在回去換,只怕也來不及了。」白蔓羽皺了皺好看的。

「有時間我也不會換的,我就是要這麼穿。怎麼?連我怎麼打扮也要管?」春荼蘼懶洋洋地道,對所謂的姑姑一點也不尊敬。切,兩個被寵壞了的中二孩子。

她今天裝的是男裝,但不是上公堂的斯文打扮,而是奔放的胡服。白色綉了金黃迎春花的偏襟袍子、最近相當流行的大翻領、配著黑色寬腰帶、條紋的松腿系腳褲、黑色小靴。頭髮雖然沒有長到可梳繁複的髮式,但卻能高盤成男人的髻,套著一頂金色花瓣狀的小冠,黑色飄帶系在顎下。身上什麼首飾也沒帶,就一個扭紋的金項圈,下面墜著一塊碧玉。

這套衣服合體又利落,襯出她的高挑個頭,纖細腰身。她的皮膚本就白,氣色又好,被這黑黑白白金金的一襯托,更是丰神如玉。若非她身姿中有女性特有的曲線·英姿中帶著年輕姑娘的嬌憨,是人都會贊一聲:好個俊俏小郎君。

春荼蘼在鏡子中打量自己的時候,也很滿意。曾經暗道:賈寶玉也不過如此吧?

白蔓羽、白蔓竹姐妹和白毓燕看她不順眼,其實最深層次的原因不是怕她丟臉·而是妒忌到不行,本能的覺得今天會讓這個外來的搶了所有的風頭去,只恨自己沒這麼打扮。若論嬌滴滴,衣服首飾華麗,京中貴女誰也不會輸誰,似春荼蘼這般另闢蹊徑才是高招。

其實春荼蘼只是覺得男裝利落,行動方便·又考慮到春天萬物復甦,苑林里草木繁盛,免得有小蟲子鑽進衣服里而已。

「管你又如何?」白毓燕看到她就來氣。

「不如何。只是連祖父也管不了我,你們就白費力氣了。」春荼蘼攤開手,心中卻在哀嘆不已:哎呀,沒帶紗帽,待會兒會不會曬得冒油啊。

自從上回撕破臉,她說話一直不客氣·這三個氣啊氣啊,倒習慣了,乾脆六隻眼睛一起對她怒視·之後再不理她。真是,打嘴架又打不過,偏偏要不斷招惹,結果氣到自己,何若來哉。

不多時間到了苑林門口,因為每個人能帶兩名侍女,過兒和小鳳都跟著來了。只是和人家一比,春荼蘼帶的東西實在是少,就過兒手裡提著個包裹,帶的是換洗衣裳·怕不小心蹭污了身上的好替換。小鳳手裡則捧著個點心匣子,因為這種聚會一般都會帶著家裡的拿手小食,供大家聊天打屁時墊牙用的。

小鳳和過兒也一水兒的男裝,做書童和侍衛打扮,三個人被人引著往裡這麼一走,回頭率百分之二百。

所謂春遊·在春荼蘼的理解中,應該是在山林間走走,欣賞一下花木的新芽、潺潺的小溪什麼的,感受春意嘛。一年多前,韓無畏請春荼蘼參加過一次類似的大唐貴族男女活動了,只不過參與者是低級權貴的子女而已。不像現在,每個人的身家說起來都嚇死人。

但沒想到的是,她們被被苑林門口侍候的僕從引到一處坡度舒緩的林間。那裡,已經搭好了好多白紗帳篷,無數宮女太監穿梭其中,在各處擺上吃食美酒,以及遊戲的器具,甚至連臨時馬廄都搭建好了。裡面有高頭大馬,是勛貴子弟騎來的,還有好多看起來溫順的御馬,大約是貴女們待會騎來溜溜彎兒的。至於蚊蟲,屬於她多慮,帳篷四周墜的各色香包,裡面裝的都是防蛇蟲鼠蟻的秘葯。

離營地不遠,還真有一個半月形的小湖,湖邊遍植柳樹,是垂釣的好地方。不得不說,九公主這次活動準備得真周到啊。可惜不能算春遊,頂多是野餐大聚會而已。

「這兩個帳篷,歸國公府的小姐們使用。」侍從恭敬地介紹,然後安靜的退下。

白蔓竹哼了聲,左手拉著姐姐白蔓羽,右手拉著侄女白毓燕,進了左邊那個帳篷,背影都表達著對春荼蘼的不屑。但春荼蘼無所謂的聳聳肩,帶著過來和小鳳進了右邊那個。

哈,有人喜歡擠在一起,單獨給她留個人空間,這種「善解人意」的好事真是第一次遇到。

可惜她還沒得瑟夠,就有不速之客闖來,嗓門還特別大,語氣透著股子親密,「荼蘼,好久不見!可曹想我?」帳篷是飄逸的白紗,別說帳篷外,其他帳篷里的人都嘈得清清楚楚。雖然面目模糊,但那矯健的身材,不是賢王世子、未來的大唐第一親王殿下又是誰?

「韓無畏,你故意的!」春荼蘼咬牙,歪在軟軟的墊子和背靠上,不起身。

「不錯,有進步,連名帶姓的叫我,沒叫我韓大人。」韓無畏大笑,牙齒閃閃發光,很隨意就坐下了,也不問問「主人」。距離不遠不近,剛剛好。

「你跟你那無良的叔叔一樣,要拿我當擋箭牌。你那些鶯鶯燕燕不能自己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