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美人謀律 >第四十八章父母之命

第四十八章父母之命 (1/2)

小說名稱《美人謀律》 作者: 柳暗花溟  更新時間:2013-05-07 13:13  字數:3604

「不知公主聽沒聽過一句話?叫做『沒有醜女人,只有懶女人,?」春荼蘼問,見一屋子女人都露出疑惑的神色,突然有點現代人的優越感。她們怎麼會聽說過啊,真是。

「其實,也不是說懶,是說懶得打扮,疏於修飾。」她繼續說,「女人就像這世上的花,少年時含苞待放、嫁人後有如盛開,有了年紀就是果實豐盈,每一個時期都有獨特的美麗。對於自身而言,高矮胖瘦、皮膚黑白、聲音性情,也各有風姿。就比如鮮花,能說哪種花木是不漂亮的嗎?養在富貴之地的牡丹國色天香,但長在路邊的野菊自有清新自然之姿。只是,各花入各眼罷了。」

她深吸口氣,「所以恕臣女無法回答公主的問題。因為但凡是女子,只要愛自己,心疼自己,願意好好打扮,就一定是美的。儘管,可能美得不同。」

她這番話,若放在程朱理學會的時代說,就太驚世駭俗了點,但此時是大唐,社會風氣開放,女子性格本就比其他古時朝代張揚,所以不僅容易接受,還深以為然。

九公主韓謹佳本想刁難刁難春荼蘼,可結果,卻讓那些名門貴婦貴女們都心道:民間長大的國公府六小姐,到底也是個有見識的,沒有想像中粗鄙。

而春荼蘼不是一味清高冷傲的人,雖然不想巴結權貴,但人是社會動物,不可能失去社會關係生存,她即不打算做孤膽英雄,還是爭取更多支持的好。

這樣以後行事也方便,又免了為春氏父子樹敵。所以,小白花和美少女戰士她都不當,混得如魚得水沒什麼不好。

前提是,不觸及她的底限。

「六妹妹真會說話。」下午好不容易出了皇宮,回到家,也不知哪個耳報神向白敬遠說起拜見皇后的事·白老爺子又把春荼蘼提溜兒去問話。

全國公府除了白世林,正經的主子都在,就像聽笑話似的,坐了滿滿一屋子。白毓秀倒是個記吃記打的·上回白敬遠數落過他以後,他倒是不出頭了,幾不可見地丟了個眼色給二房他庶出的二弟白毓濤,後者自願冒出來當他的試金石。

「我說得是事實呀。」春荼蘼眨眨眼,「難不成二哥以為我拿謊話哄皇后公主和各位夫人小姐們聽嗎?我說即我思,全是我心裡真實的想法。」

白毓濤就嗤笑道,「那我倒不明白了·難道鄉間那些無知粗鄙的肥蠢老嫗,也是美的嗎?」

他這樣說,白毓燕等其他小輩就跟著笑起來。可卻非善意,是輕蔑的恥笑,看不起她亂拍馬屁。在他們心裡,窮人平民就當不得一聲行贊吧?

真是你方唱罷我登場,自打她成為國公府的六小姐,或者更早些·自從她成為大唐第一女狀師,就太多人針對她,明槍暗箭沒少過。可沒關係·木秀於林,風必催之嘛。

「那是二哥不會欣賞。」春荼蘼淡定地說,很有些不客氣,「凡事都有其之美,你只見她無知粗鄙,豈不知她家境貧寒,努力生存才會變得如此。你只見她身材肥壯,豈不知她是養活兒女,侍奉公婆丈夫,操勞所致。你只見她雞皮鶴髮·牙齒搖動,豈不知她看遍世情,說不定行事練達。花有花的美,可誰說遍地野草,草中碎石就是不美的?全因為人的欣賞角度不同。二哥,我是覺得·人生在世,應當以感恩的心去看天下,那樣,無處不美好。」

切,姑娘我在現代時經常上微博看名人發心靈雞湯式的議論,也能說得比唱的還好聽。但這也確實是她的真實想法,誰說底層的人就醜陋,上流社會的人就高貴來著?

白敬遠看到這個實際上的外孫女站在屋子中間侃侃而談,坦然大方,神情間沒有絲毫的懼意或者急切,不禁露出微笑,輕輕點頭。同時,又有遺憾:她怎麼不是自個兒的孫子呢?老天不公啊,為什麼她就不能是他的親孫子呢?哪怕是庶出也行啊。

「說得好!」他招手叫春荼蘼近前,把自己還沒沾唇的茶親手遞給外孫女,「你才被認回白府,以後就多交些同齡的朋友,反正正月里到處輕閑,沒什麼大事做。再者說,很快就又立春了,長安的春天來得特別早,你也跟著哥哥姐姐們四處踏青遊玩,別總在屋裡抱著唐律啃,回頭臉上長出刑部尚書那樣的橫紋來,就無論如何也不能美了。」

他親自端茶,還說了笑話,這是從來沒發生過的事。白相一向端莊而素淡,同時除了龍位上的那位,傲氣得不會對任何人假以辭色,何況類似於討好的舉動,還是對一個晚輩?

於是,春荼蘼在收穫了一陣陣假笑和附和後,又外加上一大堆妒忌的毒箭。她沒覺得沾沾自喜,反而有些警惕。因為她總覺得白敬遠是故意,甚至皇上也是故意。讓她出風頭,拿她當靶子,用她做擋箭牌,以達到他們那些不可告人的目的。

可是她能反抗嗎?現在這個時候,還真不行,只能隨波逐流,努力不讓自己在怒海中被顛覆。其實她倒並不抱怨,人在世,除非為世界制訂規則的人,誰不是掙扎求生。做一個對別人有利用價值的人,沒什麼不好。

在古代生存,並不比在現代更困難。

她不知道的是,就在白敬遠對她表現出異乎尋常的寵愛時,皇上韓謀也正和皇后杜氏提起名門女眷初一朝拜的事。

「約束一下九兒,她實在是有點不像話,何必處處讓人下不來台?」韓謀享受著皇后親自的肩膀按摩,舒服得閉著眼睛,似無意地說。

皇后的手一頓,但很快露出端莊到無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