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美人謀律 >第十五章綠帽子

第十五章綠帽子 (1/2)

小說名稱《美人謀律》 作者: 柳暗花溟  更新時間:2013-01-29 14:29  字數:3602

都是大唐司法系統的人,春青陽就託了人情,令春荼蘼在淶水縣的公堂附近也可以任意走動,就為了能讓孫女不和普通百姓擁在一起看審。在他看來,孫女金貴得很,怎麼能在人群中擠來擠去?之後他還囑咐春大山,不要驚動徐家,既然要看審,就只單純地看審好了。

徐家是淶水富戶,老徐氏的強勢霸道也很有名,所以當范建失蹤,范家又把這件事往大里鬧出來,就成了轟動性的案件。全鎮的人都各有猜測,但大部分認為范建被老徐氏毒害了。而這種所謂的豪門秘辛,正是老百姓最津津樂道、最喜歡八卦和傳播的事,也是最佳的民間全體性娛樂。於是開審那天,儘管單縣令緊急限定了人數,仍然有很多人堵在門口等著老爺升堂。

春荼蘼、春大山、過兒和韓無畏派來的兩個護衛一起,就在公堂的左側門。這裡有看審的最佳視線和角度,能把堂上堂下都看得清楚,還很清靜隱蔽。而淶水縣的衙役得了託付,又見春大山和兩名護衛穿著軍裝,態度就變得非常好,還搬了條凳來,讓他們坐著看審,和縣官及堂上小吏差不多同樣待遇了。

至於雙方的證人等,就候在公堂的右側門處,方便縣官大人傳喚。若有臨時證人,到時候再請差役速度提人即可。右側門處還安裝了一扇偏門,關得緊緊的,是為了防止證人聽到堂上的情況,繼而影響到證詞而設。這一點,淶水縣比范陽縣要科學。

春荼蘼通過公堂後方的夾道。偷偷轉到右側門處看了看,發現了幾張熟悉的面孔,心中大致有了個數,就又悄悄轉了回來。誰也沒驚動,躲在左側門的陰影處,觀察等在堂下的雙方當事人和她們自請的狀師。

原告范家。是由范家老太太出面。被告徐家沒得選,因為人家告的就是老徐氏,她不得不親自上堂。兩人都衣著華麗,頭髮梳得整齊,發間攀比似的插金戴銀,顯然都好好修飾過一番。不過范老太太一臉冷笑,很占理兒的模樣。而老徐氏則是一臉不屑和屈辱。這二人,沒一個衣著樸素、態度恭謹的,極不容易令人產生好感。

她們哪懂得,上堂時,衣著和態度都非常重要。要給判官和民眾留個好印象。要爭取很重要的同情分。那樣做,對自己的利處雖然看不見,但卻是實實在在能感受到的。

當然,獲得同情分是要大方得體,認真誠懇,而不是哭哭啼啼的裝可憐。在前世,春荼蘼就恨在法庭上表演哽咽、哭泣、暈厥的當事人。法庭也好,公堂也罷,都是莊嚴的地方。

再看范家請的梅狀師。年已過半百,鬢髮略略染霜,身上著棕色圓領窄袖的袍子,戴黑色襆頭,穿黑色軟底的靴子,神態溫和。衣著斯文中帶著體面,若不是注意他那並不渾濁,反而精光四射的眼神,就像個好好先生那般。

徐家請的吳狀師才三十齣頭,是從幽州城重金聘請的,往遠處說是從長安鍍金歸來的。和徐家人一樣,很是傲慢高調,總透著點高人一等,渾身散發著強大的自信感。他穿得可比梅狀師洋氣多了,松柏綠的翻領大袍,同色的襆頭,黑色小皮子的**靴。

所謂翻領,就是袍子前面的一層襟自然鬆開垂下,形成一個翻過來樣子,接近胡服,是一種近年來流行的,比較瀟洒的穿法。可是,襆頭就是帽子,他為什麼選綠色的?太違和了。

「荼蘼,你看哪邊強?」到了這兒,連春大山也八卦起來。另外,也是有點擔心。不管怎麼厭惡徐家,到底也不想徐家一敗塗地。再說那范家,也不是什麼好鳥。

「我去那邊看了證人,徐家請的吳狀師事先調查得仔細,搞不好會先聲奪人。」春荼蘼認真的想了想說「但范家請的梅狀師不急不躁,胸有成竹的樣子,只怕也不好對付。如果非要我品個高下,我覺得後發力的梅狀師似乎更強些。吳狀師嘛,鋒芒畢露了點。」

「嗯嗯,太扎眼了不好。」過兒一臉深以為然的表情,附和道。

她那一本正經的樣子把春荼蘼逗笑了,少不得額頭上挨了一記輕輕的毛栗子。接著,春荼蘼就笑道「鋒芒畢露也不是不好,但也得看具體情況。有的案子上來就要猛,打亂對方的部署,有的案子卻要穩住了。因案而異,哪能一味逞強或者示弱呢?就徐范兩家的案子來看,雙方都有隱瞞,雙方也都有企圖,理不直,氣不壯,先出頭的當然成靶子了。」說白了,兩邊沒一個好東西,調動不起看審者和主審官的情緒、心意和傾向性。這時候還咄咄逼人,不是自個兒找打嗎?

正說著,鼓綁響了三遍,單縣令上堂。

他是個四十歲上下的中年男,相貌斯文,比范陽縣的張宏圖顯得精明幹練些。在公座後安坐好後,照例是問堂下何人,所為何事。老徐氏和范家老太太並不開口,而是由雙方狀師做答。

接下來,直接進入對推階段,由原告狀師,也就是梅狀師先開始。

梅狀師上前,慢條斯理地說「學生代表范家,要說的話,都已經呈在了狀紙中。總的說來,就是原告范氏之次子范建,於二十二年前以秀才之身,入贅徐家。徐家當日承諾善待,可慶平十六年初六,距今不足二十日,范建突然無故失蹤,至今生死未卜。范家找徐家理論,被告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又拒不交人。范家只怕其子凶多吉少,早遭了惡婦之毒手,故而上告到衙門,請縣官老爺明斷。給死者昭雪,為生者平怨!」

好嘛,事情還沒掰扯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