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美人謀律 >第七十七章棺材是空的

第七十七章棺材是空的 (1/2)

小說名稱《美人謀律》 作者: 柳暗花溟  更新時間:2013-01-20 13:37  字數:3723

康正源搖搖頭。

韓無畏急了,「你這是什麼意思?不知道,還是沒發現?」

「我的意思是沒有。」康正源的眉頭皺得更緊,「即沒有屍體,也沒有財寶。棺材是空的。」

空……的?!娘誒,這下子複雜了。

「那……那怎麼辦?」韓無畏攤開手,大冷的天,腦門子都見汗了。

春荼蘼靜靜坐在一邊,看著這二位大眼瞪小眼,忍不住提醒了一句,「其實,羅大都督這事辦得不聰明哪。他雄踞一方慣了,做事已經不習慣示弱。這樣,對咱們不是挺有利的嗎?」

「願聞其詳。」康正源道。

「凡事都有度。」春荼蘼想了想道,「若我是盜賊,看到羅大都督丟了這麼多財寶卻反應極小,我會覺得奇怪。但若反應太大,我又會覺得財寶中有更重要的東西,就算想出手,現在也不敢了。或者,要找出來做個要挾。這時,若真箇死死的藏匿,要想找到贓物就如大海撈針。」

康正源和韓無畏面面相覷。

他們當然知道羅大都督最近的行事很反常,這麼說來,他這件事辦得確實是不聰明。但所謂關心則亂,有了私心秘密,別說羅大都督,不管是誰也都可能看不開的。事不到誰頭上,誰也體會不到那種焦急,這就是人們所說的站著說話不腰疼。當局著迷,旁觀者清,只因為所處的角度不一樣。

可是,當有心人看得出那兩箱財寶中有要羅大都督命的東西,不知有多少暗中的勢力就像打了雞血似的立即行動起來。都想掐住他的咽喉。這樣一來,找回贓物的事就更難辦了。

「康大人只是從六品上的大理寺丞,特派到幽州的天使,巡獄錄囚。只要沒有人蒙冤就行了。」春荼蘼又提醒了一句,「若是贓物找不到,雖然結案得不完美。但有道是水滿則益,月滿則虧,面面俱到未必是好。到時候,誰丟的東西讓誰著急去就是了。」

康正源和韓無畏頓時就明白了。

他們都出生在皇族,親戚也都是是極其強大的望族門閥,所以,他們從小就處於權利的漩渦中心。看得比常人多,見識自然不凡。只是這兩人的骨子裡都很傲性,遇到難事不願意後退一步,反而往前頂,恨不能做到盡善盡美。所以一葉障目。此時春荼蘼一語驚醒夢中人,霎時就有了計較。

對於韓無畏來說,他是羅大都督的下級,又是當今皇上的親侄子,還是未來大都督的內定人選。派他來范陽當折衝都尉,即有熟悉北部兵務的意思,也有掣肘牽制的意思。畢竟,幽州地理位置太重要了,是抵禦北部各蠻族的重要防線。而幽州大都督的權利又太大。必須由皇上絕對信任的人擔當。

而這次的事,他是必密報於皇上的,但與其如此,讓羅大都督繼續上竄下跳,不是更有說服力嗎?皇上的眼睛可亮著呢。況且,羅大都督的東西找不回來。必不會罷手,行事之間也必然會露出更多的馬腳。若羅大都督有什麼隱晦而不能示人的心思,借著亂勁兒,他更好調查。

對於康正源來說,他是被皇上當大唐的未來棟樑培養的,和韓無畏並稱長安雙駿。不過他畢竟才及弱冠之年,這次出來不到三個月的時間,就把幽城的刑獄之事都梳理了一遍,不敢說絕無遺漏,至少刑治清明,乾坤朗郎,還得了把萬民傘,以皇上賞罰分明的行事風格來說,要賞他什麼呢?可以他的年紀來說,官位已經更高,爵位更是將來跑不掉的,皇恩過重也未必是好事。

但,如果幽州城這個案子破不了,只保證不讓人蒙冤,那他前面的功勞就都失了色,算是沒有順利完成皇上的囑託吧。當然,真正情形如何,皇上心裡有數,表面上不賞不罰,甚至斥責幾句才好。將來皇上要對羅大都督有什麼舉措,也正好拿他當個台階。

兩人想通了這一點,神情就都放鬆了下來。康正源說笑說,「身在局中,是我們太著相了。」

「你們是太著急了。」春荼蘼聳聳肩道,「我剛還和韓大人說,天下那麼大,那麼複雜,有很多事是掰扯不清的。既然如此,乾脆晾在那兒就是。」

「對,幽州懸案哪。」康正源露出自嘲的笑容,但眼神卻是輕鬆快樂的,「說不定我能千古留名呢,雖然不是什麼好名聲。」

「遺臭才能萬年哪。」韓無畏哈的一笑,又道,「快過年了,你乾脆明天就重審金一,定了案趕緊跟我回范陽,離開這是非之地。反正你年前也趕不回長安,天氣又冷,不如開了春再回。」

「明天不行。」康正源看了眼春荼蘼,「我雖然要重審,但必須有人替金一說話,只怕還要麻煩荼蘼。」

春荼蘼倒沒推辭,心中雖然嘆息了聲,但卻直接點了點頭道,「那不如再拖兩天,我得仔細研究下卷宗,還要找幾個人,私下調查一下。韓大人,借幾個手下用用成嗎?」

康正源的人,只怕會被羅大都督注意。韓無畏雖然只是折衝都尉,府內衛士又大都留在范陽,但他是龍子龍孫,身邊得用且不顯身的人多了去了。

「好,待會兒就叫他們過來。」韓無畏即刻就答應。

康正源瞄了自個兒的表兄一眼,要知道那些暗衛,非特別信任的親近人,他是從來不在表面上說起的,更不用說借來用用了。表兄對荼蘼,態度越來越不同了。

而春荼蘼和韓無畏都沒注意到康正源的心思,各自忙去了。過了一個時辰不到,春荼蘼就在悄悄見了幾名暗衛,給他們指明了調查方向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