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美人謀律 >第七十六章狗急跳牆了

第七十六章狗急跳牆了 (1/2)

小說名稱《美人謀律》 作者: 柳暗花溟  更新時間:2013-01-20 04:50  字數:3605

韓無畏下晌的時候倒是來晃了晃,檢查過門閂後,趁著春大山和過兒不在跟前兒,偷偷對春荼蘼說,「突厥人有一種寶刀,鋒刃薄如蟬翼,能插入最小的縫隙中,卻又削鐵如泥。」

「你是說,昨天要暗殺我的是突厥人?」突厥人,也被統稱進了胡人的類別。

「你也知道,其實……刺客並不是找錯了地方吧?」韓無畏嘆了口氣。

春荼蘼點點頭。

她那樣說是為了安春大山的心,但春大山輕易就相信了,未必不是為了安她的心。有些事情,大家彼此心照不宣,這就是所謂的互相為對方著想,是感情和親情的偉大之處。

「這麼神奇的寶刀,不是很容易就能得到吧?」她問。

「你一下就問到了關鍵之所在。」韓無畏無意識的撫摸著門閂的切口,「據說,這樣的寶刀世上僅存三把,有兩把在突厥王族的手中,另一把下落不明。」

春荼蘼吃了一驚,「不會是突厥王族的人要殺我吧?為什麼呀?我跟他們八杆子都打不到好不好?在人家眼裡,我就是螻蟻般的存在才對呀。難道,是因為這起巨盜案?怕我查出蛛絲馬跡來?不不,不對!你想,既然是突厥王族的人,那兩箱寶貝雖然珍貴,他們也不至於潛伏進大唐,伺機來偷吧?就算為了巨額的軍費開支,但那些寶貝不容易脫手,遠水解不了近渴。」

還有一句話她沒說:好歹是王族,至於做出這樣雞鳴狗盜的事來嗎?太令人不屑了吧?再說古代和現代不一樣。古代人還是講究一點氣節和氣質的。不像很多現代人,有奶便是娘,做壞人壞事都做得沒格調。

「我也覺得不太可能,你和他們根本沒有利益衝突。」韓無畏煩惱的扒了扒頭髮說。「要刺殺,也應該刺殺我才對。」

「得了,也不是什麼得意的事。還要搶著上嗎?」春荼蘼沒好氣的瞪了韓無畏一眼。

此處房屋的門閂不像普通的那樣,一根扁木,橫插進去了事。而是比較精巧,倒像個搭扣似的。因為是內院,又有人巡邏,前幾天春荼蘼睡覺前總是忘記鎖,而且有時候過兒會跑過來送水什麼的。所以。那天韓無畏闖進來時,根本沒有阻礙。後來春荼蘼怕他跑慣了腿,當晚就把門拴死了。哪想到,又出了什麼專門削門閂的寶刀。難道,她就是半夜被驚夢的命?

而和韓無畏在一起的時候。春荼蘼總是變得輕鬆隨意,說話做事也極其自然,可惜她自己都沒發現這一點。或者,因為韓無畏本身就是不羈的性子吧。

「若是盜賊想要殺我……會不會是第三把寶刀在羅大都督的珍寶箱里?」她突然想到一種可能,「得了珍寶,自然就拿得到寶刀。所以,未必是突厥王族下手,不要局限了思維呀。」

「有理。」韓無畏認真的點頭,隨後歉疚又真誠的道。「八成,你的災禍是我惹來的。」

「怎麼說?」

「你想,就算盜賊想消滅可能會破案的人,就算你的名聲雖然已經顯露,卻只是在公堂辯論的方面,他們犯不著現在就對你下手。這說不通啊。惟一的可能。就是那天我把金一帶來的時候不小心,被盜賊看到了。他們覺得你構成了威脅,不管真假,先殺了再說。」

「果然是你連累了我。」春荼蘼不客氣地道,但臉上和心裡都沒什麼怒意。

所謂無巧不成書,很多事都是大大小小的巧合趕上的。僅憑謹慎是沒用的,因為還有一種東西叫天意,叫陰差陽錯。埋怨沒有用,想辦法解決問題就是。

「知道對不起我,別只是嘴上說說,我家脫軍籍的事,你要多幫忙來彌補我。」她仍然還是不客氣的找補了一句。

韓無畏點頭,「你放心,這事我說幫你辦,就一定想辦法幫你辦成。只是……」

「只是什麼?」

「你覺不覺得,羅大都督在這件案子上反應太激烈了?他屹立兩代朝堂不倒,雖是武將出身,為人處事卻極為圓滑。可這次,幾乎不給人留臉面。說不定,他的那兩口箱子有更重要的東西,不惜讓他鋌而走險的。」

春荼蘼低下頭,沒有回答這話。

其實韓無畏也不是想聽她的意見,只是想找人說說罷了。反常即為妖,羅大都督的態度已經表明了一切。若說第三把寶刀真在那兩口箱子里,想來他再愛武成痴,也應該不至於的。

若狗血一點猜測,說不定是通敵書信?但那也說不通啊,突厥一蹶不振,內亂不斷,西北兩面的蠻夷雖多,也不過是小打小鬧,不成氣候,誰有病才放著一方藩鎮不做,非得判國,能有什麼好處可撈?

說來說去,關鍵在於金一死也不肯答應開棺,各方力量這才絞著住了。只不知狗急跳牆是個什麼樣子呢?說起來,她真的很想收手回家。她喜歡律法之事不假,她也願意為遭受不公平待遇的人出頭說話,為民申冤,可是若涉及到國家和政治什麼的,她只想躲起來。所謂人有多大的腦袋就戴多大的帽子,現在她的腦袋還小得很呢。這不,還沒做什麼,就有人要殺她了。

「從古至今,有很多懸案疑案的,有的算千古難題,經歷幾朝幾代都解不開。」她想了想才道,「這世上,混沌不明、黑白不分的事多了,我從來不強求一定要真相大白,幼稚的人才那樣想。誰能把整個天下的事都弄得清楚明白?所以,只要盡量把無辜者撈出來就行了。至於珍寶什麼的,不歸咱們操心。」

她這話說得很明白了,韓無畏當然懂得其中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