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美人謀律 >第七十三章我娶了你唄

第七十三章我娶了你唄 (1/2)

小說名稱《美人謀律》 作者: 柳暗花溟  更新時間:2013-01-18 15:06  字數:3408

「告訴我要怎麼做?」韓無畏的臉色嚴肅凌厲,顯然是真生氣了。認識他這麼久,春荼蘼第一次看到他真正生氣的模樣。仍然很好看,卻也有點嚇人。

「那麻煩韓大人帶我去趟大牢,我得見見金一。」春荼蘼看著韓無畏「做得到嗎?」

韓無畏一笑,黑寶石般的眼瞳爍爍生輝「那金一是不允許任何人探視的,但我韓無畏要做的事,沒人擋得住。等著吧。」說完,轉身大步離開。

春荼蘼愕然。

等著吧!什麼意思?他馬上就去想辦法讓她見見金一?他能怎麼做?據春大山所言,他將來是要接任羅立,擔任幽州大都督的,此時和老羅鬧翻似乎不大好,畢竟順利交接是壓倒一切的必要。之前,他也好,康正源也好,表現得和羅大都督非常親厚。可是,大都督府的密庫失竊,似乎瞬間就打破了表面上的友好平靜,huā團錦簇,很多最深層的利益和糾葛立即浮上了水面。這其中的秘密她不知道,可羅立為了儘快破案,好找回失去的財寶,或者比財寶更重要的東西,不惜用陰私的手段讓康正源病倒,而韓無畏的軍職比羅大都督低不少,又不是在自己折衝府的地盤,如今卻要以下犯上,為自個兒的表弟撐腰。

在這種條件下,羅立和韓無畏、康正源二人算是心照不宣的撕破了臉,羅立也會謹防著他們二人,那韓無畏如何能帶她去見那麼重要的要犯?

說起來,羅大都督真是流年不利,丟了東西就算了,偏偏身邊的好事都變成了壞事。

迎接康正源,是為了借康正源嘴,向皇上稟明幽州在他的治理下有多麼穩定。可沒想到出了巨盜之案,礙著皇差的面兒,他一手遮天的土皇帝做派不能施展,手段用得謹慎小心。不然他直接掀起腥風血雨,也未必不能在第一時間追回贓物。可到頭來,還是得罪了大理寺丞大人。

請來韓無畏,是為了和京中勛貴兼下任大都督搞好關係,也算是為了給那些不能隨他離任的老部下們鋪人情路子。何況,他那兩個女兒還恨不得瓜分了這兩位年輕權貴。而請韓無畏幫忙帶兵搜尋賊盜,也是無奈之舉。可惜請神容易送神難,韓無畏已經無法被輕易打發走了。

他做夢也沒想到,兩個他極力要拉攏的人,現在卻成了兩顆釘子,楔在他前進的路上。

不過春荼蘼對羅大都督這種人並不同情,她就是想了一整天,也想不出韓無畏要如何帶她去大牢。羅大都督對康正源都下手了,自然絕不會讓任何人接近與本案有關的人和事。那韓無畏要怎麼做呢呢?

當晚三更天的時候,〖答〗案揭曉了。

春荼蘼這才發覺,她的思維也進入了一種定式,結果要被韓無畏打破。韓無畏確實沒辦法帶春荼蘼去大牢,卻把金一這個重得不得了的重犯帶到了她面前。

這麼晚了,春荼蘼自然已經睡下了,只是不太安穩。所以,當房間里進了人,她立即就驚醒了,猛然坐起。好在尖叫聲還沒出口,韓無畏已經輕聲道「是我。」

「你嚇死我了。」春荼蘼有點生氣「轉過身去!」

春荼蘼住的地方是一個小巧的偏院,離康正源下塌的正院不遠。院子中有一正兩偏三個房間,春大山心疼女兒,硬逼著春荼蘼住的正房,他和過兒分別住在左右的偏房。

夜已深,房間內沒有點燈,不管韓無畏為何而來,春荼蘼叫他轉身,是想要套上衣服。

「不用。」

「不用?什麼叫不用!」春荼蘼怒了。

難道,要她當著他的面穿衣服,他把她當成什麼人了?

「小聲點兒。」韓無畏的語氣中似乎有些笑意,但伴隨著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房間內已經亮起燈火。

春荼蘼嚇了一跳,連忙裹緊被子,能視物時發現,她床前五六尺處的地上,坐著兩個男人。

一個背對著她,看那矯健的身姿,那寬肩窄腰,就知道是姓韓的混蛋。他這是擺明非禮勿視,雖然他大半夜闖進姑娘家的卧房,行為已經等同於yin*賊了。而正對著她坐的人,身上套著個麻袋,只頭部露了出來。不過他也看不到春荼蘼,因為眼睛上蒙著塊厚實的黑布。

至於說他長什麼樣……已經完全看不出來了,反正豬頭什麼樣,他就是什麼樣,而且是掉進染缸的豬頭,青青紫紫,傷口遍布。可以想像,臉上如此,身上如何了。

春荼蘼看清此人,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立即就知道了這個人的身份。

有句話叫,山不到我面前來,我就到山前去。同理,她進不了大牢,韓無畏就把人弄到她的住處。看韓無畏的裝束,不是平時愛穿的軍裝,而是夜-行-衣!他居然不顧身份,直闖到大牢里。可是,他既然能爬牆頭,能偷入閨房,還有什麼做不出來!

貴族子弟,尤其他這種等級的,儘管有時會行事胡鬧,但總體上是很講規矩的,但像韓無畏這樣說好聽點叫瀟洒不羈,不好聽叫肆意妄為,完全無視行為準則和社會禮法的人,真是少見。不,是奇葩!

「我實在沒辦法,才出此下策。」韓無畏又道「你要知道,不僅大牢防守嚴密,此地也有很多暗哨。放心,我已經把他們料理了,等他們醒後也只會懷疑,不會發現什麼。你只要小聲些,不讓隔壁聽到動靜就行。我們坐在地上,也是怕燈影映上窗紙。」

「你這麼細心體貼,怎麼就不怕影響我的閨譽?」春荼蘼冷笑。

因為當著外人的面,不知道韓無畏是什麼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