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美人謀律 >第七十章風聲鶴唳

第七十章風聲鶴唳 (1/2)

小說名稱《美人謀律》 作者: 柳暗花溟  更新時間:2013-01-17 00:52  字數:3594

看到春荼蘼身上的皮袍子,認出是小正心喜的一件,雖然顏色不光鮮,可皮料卻是進貢來的,非常難得。可是,怎麼改小了?

他心頭一動,卻沒說破。只問,「大都督府密庫被盜一事,你就沒點看法?」

「我只是幫康大人錄囚,查看有無冤獄和淹獄,若有需要我做的,應該在府衙里。大都督府什麼的,與我無關。」春荼蘼聳聳肩。

其實她知道,大都督這個官職的前身是節度使,雖然沒有明確的行政區域劃分,類似於封王封地的,但權力非常大。不僅一地的軍政歸其全權負責,連民政也一把抓,有自己的衙署和官廳,有自己的典獄、執刀、問事和白直。此案別說是發生在大都督府里的,就算是幽州地界的任何一個地方,羅大都督都有權插手。

「若以旁觀者的角度,你覺得有無疑點?」韓無畏緊跟著問。

春荼蘼暗嘆一口氣,因為知道康正源攪進這事了,韓無畏是想幫助表弟吧。

「我不了解內情,不方便給意見。」她想了想道,「但是,有點小小的猜測。第一,密庫那種地方,不是外人能輕易得知的吧?就算能探得地點和方位,也很難在不被人發覺的情況下打開。所以此案若沒有內鬼,至少也得準備好久。第二,密庫被搬空了,那得多大的力量和人手才做得到?大都督府有府衛。定期巡視,一個丫頭小廝出去辦點事兒,都會有紀錄,或者是痕迹,這麼多東西怎麼會憑空消失?第三,偷東西之後,不要銷臟嗎?不要藏匿嗎?那也是大工程啊。」

說到這兒,春荼蘼腦海里閃過一道亮光,似乎與這案件有關的,可惜沒有抓住。反而湧出一個可怕的問題,不禁驚呼道,「過兒呢?過兒呢?」

她這一嚷嚷,春大山也嚇一跳。

過兒跟著來了大都督府,但吃飯的時候,因為沒用下人侍候,就請到另一處吃飯去了。剛才事情急。大家趕著出府,居然把她給忘記了。

「過兒還在府里,快,得去把她找回來。兵荒馬亂的,萬一她看到不該看的,聽到不該聽的,或者被誤會了。麻煩就大了。」春荼蘼急得跺腳。她就怕過兒慌神兒。又找不見她,亂闖到不該去的地方。

「在這兒等著,我去去就來。」韓無畏果斷地說,轉身就消失在夜色中。

春荼蘼雙眼發澀,自責得不行。春大山握著她的肩膀,也不知如何安慰,其實也是自責萬分。女兒畢竟還小,遇事慌亂是可能的。他一個大男人,居然也急著走,把人給丟了一個。

好在片刻後,韓無畏就帶著過兒回來了。

春荼蘼立即上前,眼淚都掉下來了,拉著過兒的手,一個勁兒的道歉,「過兒對不起,你原諒我吧。我剛才跟人生了點氣,又不想被攪和進那個爛事里,一直以為你跟著我的,結果把你給忘了。對不起對不起……」

過兒見春荼蘼這樣,反倒緊張了,連忙勸道,「又不怪小姐,是奴婢不夠機靈嘛。一時嘴饞,沒留意外面的動靜。」這小丫頭有點羞赧。

春荼蘼見她平安無事,吊著的心才放下來,隨後又奇怪,「怎麼這麼快就出來了,從哪兒找到她的?」這一句,是問韓無畏的。

「就是咱們出來的邊門。」韓無畏也納悶,「我去的時候,看過兒站在門口,很迷糊的樣子。」

春荼蘼疑惑的看向過兒,哪想到過兒同樣疑惑,「奴婢不知道怎麼回事。當時,一起吃飯還有羅府的丫頭,是羅大小姐和羅二小姐身邊得用的人。她們一邊吃,一邊跟奴婢打聽小姐的事。奴婢想小姐總是說: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又想咱們很快就回家了,跟這種高門大戶的瓜葛不到,就隨便敷衍了幾句。後來,又進來一個小丫鬟,說羅小姐叫她們快回去,她們就慌慌張張的走了。奴婢越想越不對勁兒,就到院子里看看,突然發現一個人也不見了,可嚇死奴婢了。」

「你自己跑到邊門那兒去的?」春荼蘼急問。

「沒有啊。」過兒仍然茫然,隨後就露出很害怕的神情,「小姐,羅府會不會藏著有神通的大仙啊?」她說的大仙,是指狐仙或者鬼魂什麼的,是一種因為畏懼而生的尊稱。

「為什麼這樣說?」春大山插了句嘴,眼神凝重。

他畢竟是古代人,對鬼神之說是打心眼兒里相信的,因而就有一種莫名的敬畏。但春荼蘼不信,卻也想知道發生了什麼。

「當時奴婢在院子里,正想要不要去找小姐。」過兒哆嗦了下,似乎有點害怕,「可是覺得腦子一暈。再清醒過來時,就已經站到邊門的門口了。」

有人幫忙。春荼蘼立即想。有可能是和盜竊案有關的。但不管這個人是誰,至少對她沒有敵意。思慮中,她瞄了一眼韓無畏,見他也是眉頭微蹙,似乎跟她想到一處去了。

「快走吧。大都督府這事,咱們人小力薄,管不了,就別添亂了。」春大山望了一眼不遠處的豪宅,嘆口氣,轉頭走了。

韓無畏默默送他們回到住處,路上一句話也沒說,一直低頭想著什麼。

春荼蘼既然不掛心大都督府的事,自然一夜好眠。哪想到第二天清晨,一家三口才到那處宅院的飯廳吃早飯,就見康正源端坐在那兒,眼底下泛起淡淡的青色,顯然是整夜沒睡的。

她熱情的道了早安,卻什麼也不問,更是當著康正源的面兒給春大山和過兒使眼色,怕自家老爹和丫頭嘴欠。客氣之下問起昨晚的事。那時一問一答,就不好甩開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