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美人謀律 >第六十九章和我沒關係

第六十九章和我沒關係 (1/2)

小說名稱《美人謀律》 作者: 柳暗花溟  更新時間:2013-01-16 13:32  字數:3484

「什麼?」羅大都督蹭地站起來,泰山崩於前亦不變色的臉也變色了。

其餘幾人均是驚詫。

春荼蘼藉機拉著春大山悄悄後退,不招惹這裡的麻煩。大督府中的管家也是見過大世面的人,若非重大的、確定的情況,絕不會如此慌張。她答應隨康正源巡獄,眼看就到了尾聲,現在只想立即回家去。祖父應該在家等著他們過年呢,可不願意節外生枝。再者,既然並非有人蒙冤,大都督家被盜,與她半文錢關係也沒有。這樣的人家,丟點財物算什麼?頂多就是心疼肉疼罷了。就算再重要的東西沒了,羅大都督這麼大本事,也自然會想辦法自己解決的。

她只希望羅大都督帶人到別處去詢問,或者先讓他們離開。但顯然這個消息太震驚了,羅大都督居然什麼話也沒說。只下意識地問,「你說什麼?」好像再聽一遍,結果會不同似的。

「被盜……被盜了!密庫被盜了!」那管家很害怕。但,可以理解。因為不是倉庫,而是密庫,那裡面放的自然是非常重要的東西。

「別慌,說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羅大都督不愧是領兵的人物,很快就鎮定下來。

受他的感染,那管家蒼白的臉上,恢復了一點血色,「回大都督的話,方才巡邏的府衛來報,說演武閣有一扇窗子是開著的,很有些奇怪。屬下想,從昨天一早到現在,大都督都沒有去那邊。照理門窗都是鎖好的,即便昨夜北風凜冽,也斷沒有無緣無故吹開的道理。屬下心知不妙,立即去看。結果發現……演武閣後面的密庫被打開了……」

「丟了什麼?」羅大都督本來已經坐下了,問這話時卻身子前傾。雖然他努力剋制著面色不變,但肢體語言還是說明。他非常緊張。

「空……空了。」那管家瑟縮了一下,低下了頭。

咣啷一聲,雙羅之一的手中茶盞掉在了地上。眾人的心,也都是一沉。

空了?!是什麼賊有這樣大的本事,居然把密庫搬空,卻絲毫沒被發現。算得上神不知鬼不覺了?這樣大的手筆,會不會有內奸?

羅大都督的臉色變幻。沉默半晌後突然站起來對康正源說,「小康大人,大都督府出了這樣的事,少不得要勞煩你跟著走一趟。你是負責刑司的官員,對賊盜之事比我這種武夫要有經驗得多。你在這兒。也算不幸中之大幸。」

康正源當然無法推辭,應道,「羅大都督客氣了,這正是我份內之事。」

「好。」羅大都督點頭,抬步就往外走。到門邊時,似乎才記起有客,對韓無畏和春大山說,「今天失禮了,還先請回。語琴。語蘭,送客。」一旦決定,他辦事說話倒是乾脆利落。

羅氏二女自打出事,就一個字也說不出,此時發愣著還沒應答,韓無畏就在一邊攔道。「兩個妹妹想必嚇壞了,不如趕緊回內院去歇著,春隊正和春小姐就由我來護送吧。」

這種時候,沒有人還客套,各自點頭去了。

走出大都督府的時候,雖然府兵和僕役丫鬟們都沒有喧嘩,整個府內也無混亂的聲音,但從所有人都低頭快步行走,特意溜著牆邊,還有無數燈籠火把向西跨院那邊迅速集中的情形來看,仍然顯示出大事臨頭的樣子,連空氣中都似有了火藥的味道。

韓無畏輕車熟路,帶著春氏父女七繞八繞的,盡量走人少的地方,免得下人或者下級們看到他還要見禮,約摸半柱香的時候,一行三人終於從邊門出府。

前腳踏出大都督府的門坎,春荼蘼後腳就深深吸了一口氣。她果然不適合深宅大院,只吃了頓晚飯,她就覺得壓抑非常,連呼吸都不痛快。此時,冬夜雪後的清冷空氣灌入肺部,她只覺得說不出的暢快淋漓。

「對不起。」韓無畏突然壓低了聲音說。

春大山比春荼蘼還討厭這個地方,已經走到前頭去了,只韓無畏墜在春荼蘼身邊。

春荼蘼有點發愣,「對不起,為什麼?」

「我沒想到羅家那兩個丫頭如此無理。」韓無畏擰著眉,有點懊惱,「早知她們有京中貴女的壞毛病,但我還以為在羅大都督面前,多少會收斂些。不然,我絕不會帶她們去偷看你的。」

「你帶她們偷看?」春荼蘼拔高聲音,有點火。

春大山走在前面,隱約聽到女兒有生氣的意思,不禁轉回頭來,卻見韓無畏那樣高大的少年人卻略弓著腰,一臉討好的樣子,想了想,終究沒走回去。那樣,女兒也會尷尬吧?對一些不出格的事,他只當看不到好了。女兒心裡比他還有成算,而且畢竟大了……

「我其實……是想炫耀……想讓別人知道我認識你這樣的人。而且天下間,有你這樣的奇女子。」韓無畏抓了抓頭髮。

不知他這是心裡話還是假意哄人的,如果是後者,春荼蘼得說,很管用。如果是前者,那就更難得了。但無論是哪一種,她的氣都瞬間消了,哼了一聲道,「奇女子?是想說我是奇怪的女子吧?你跟羅氏姐妹很熟嗎?」說到最後一句,她有點後悔,因為有點責問的意思。她和韓無畏又沒有特別親近的關係,這樣說很不適合。

可說話這個東西,永遠是這樣,說出來就收不回。後面越描越黑,乾脆說錯了也不解釋。

果然韓無畏聽她這樣說,心情登時大好,笑道,「羅大都督長年在外征戰,他的兒女們大多在京城,皇上很是看顧的。所以嘛,偶爾一起出遊打獵什麼的,自然就認識了,關係普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