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美人謀律 >第六十八章密庫被盜

第六十八章密庫被盜 (1/2)

小說名稱《美人謀律》 作者: 柳暗花溟  更新時間:2013-01-15 23:17  字數:3803

他雖是武勛,卻是智計著稱。他明白自家女兒的小心思,也明白可能性不大。但人之愛子女,其實都是不理智的,總想著若年輕人自個兒願意,總有餘地。於是明知此舉不聰明,卻還是愚蠢地做了,但看目前的光景……

「時候不早了,擺飯吧?」他狀似詢問韓無畏和康正源,正好把話頭截住。

一頓飯,因為擺明了是家宴,唐朝禮法又不太講究,乾脆就圍坐在一起,不論尊卑,只講輩分坐。菜色,自然也是春荼蘼自打重生以來吃過的最好的東西,可她卻味同嚼蠟。

人哪,吃飯就得舒心。她看著父親強顏歡笑,心裡就不痛快。其實除了在法庭上,她這個人還是很隨和的,但家人是她的逆鱗。

康正源和韓無畏都看出她不高興,雖然她臉上一直掛著溫順的笑容,但他們兩個就是感覺得出來。看慣了在她在公堂咄咄逼人,眼下見她諸般忍耐,心裡也跟著不舒服。不過他們在席上誰也沒有特殊照顧她,康正源始終淡淡的,韓無畏也收斂了之前的笑容。

兩人見慣京中貴女的做派,又都年紀不小且尚未訂親,自然明白羅氏雙姝為什麼針對春荼蘼,無非以為找到了靶子罷了。若他們擺明對她好,豈不真的拿她當擋箭牌了嗎?可羅大都督在,他們和羅氏姐妹在京中又是相熟的,自然也不好直接給羅家沒臉。

好在兩位羅小姐畢竟不是市井村婦。餐桌禮儀還是很好的,食不言,寢不語,一頓飯除了羅大都督的勸酒,她們都沒再多嘴,總算順順噹噹地吃完了。可是才上了茶點,春荼蘼正給春大山使眼色,叫父親找借口告退,雙生之一,假天真的那位忽然說。「我一直好奇,春小姐莫怪。因為我實在想像不出,弱質女流,怎麼就敢上公堂那樣的骯髒地方去。就算為了父親,民間不也有訟師嗎?」

春荼蘼一聽,火就頂上了腦門。

她冷靜理智不假,但那是在公堂上。而且她不慫,本就是個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脾氣,還有個有理說理,說不清道理就和人死磕的個性。此時見春大山聞言愣住。似乎又想為她說話。連忙在桌子下面拉住父親的手,做出吃驚的樣子道,「羅小姐怎麼這麼說?」演戲嘛,她擅長,心中怒極,臉上仍然很無辜。

「這話有錯嗎?」雙生之二說。

「天下之大,莫大於公理。而公堂乃是我大唐的公堂,自天子御下。由百官管理,是最最剛正公正端正的地方,如何能說骯髒?皇上每年還要巡獄錄囚,康大……哥這回更是主使,可見皇上對公堂之事的重視,兩位小姐難道有不同看法?」她把大人,緊急改成大哥,又搬出大道理來,雖然明知民間對訴訟之事本就看輕,卻故意拔到國家啊,天下啊,皇上的高度。

羅大都督臉色一沉,瞪了女兒一眼,只覺得平時看她們聰明伶俐,今日怎麼會被襯得如此愚蠢。這春荼蘼在公堂上都能問得啞口無言,在言語上招惹她,能得了什麼好去?

可是春荼蘼並沒有說完,接著道,「若說律法,也是皇上命人制訂,正經頒布的大典。它據聖人之言行,依理法之脈絡,舉天下公義,滅世間陰暗,哪一條不是引人向善,哪一條不是懲善罰惡,哪一條不是生而為人的道理。所謂沒有規矩,不成方圓,律法是約束一切人類的規則,若無律法,世間要怎麼混亂,咱們大唐和蠻夷之地有何區別?俗話說,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可見其威信是不容質疑的,代表著天家,代表著皇上,是天下間最高貴,最神聖不可侵犯的學問和道理,兩位小姐這樣說,豈不是褻瀆嗎?還是不尊重、不服氣?」這大帽子扣得,極其順手。

羅氏父女三人目瞪口呆,一時讓她言語轟炸得無法反應。春大山很有揚眉吐氣的感覺,而韓無畏和康正源一臉肅穆,擺出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的模樣來,但實際上都忍著笑。心暗道:叫你們惹她。看,毛了吧。除非以權勢或者武力硬壓她,不然絕贏不了。

到底羅大都督反應快,笑著掩飾尷尬道,「春小姐好見地,應該說給皇上聽聽。」說著,看了女兒們一眼,「你們兩個也學著點,別天天盯著閨閣里的那點女流玩意兒。」

「羅大人,是小女逾矩了。」春大山連忙接下話頭,心中對這個比自己不知大了多少級的大都督很有意見。

看他和邊蠻、還有叛軍打的那幾場仗,可見是個英雄人物。到幽州看到這邊的布防以及兵訓,也讓人佩服得很,哪想到這樣英明的人物卻是個糊塗爹,把女兒教成這樣,就像是暴發戶家出身,驕縱無知又霸道,連他家荼蘼的一根頭髮絲兒也比不了。

可是,羅大都督這話里話外不僅不惱火自己的女兒,還給他家荼蘼挖坑。什麼叫說給皇上聽聽,還嫌荼蘼不夠出名?說什麼閨閣里的女流玩意兒,意思不就是說他家荼蘼不像個千金小姐,不守婦道嗎?

春大山個厚道人都聽得出話音,旁人就更不用說了。於是雙生之二,那個假熱情就道,「爹說得是,原是我們姐妹見識淺薄。我之所以好奇,是因為前幾天聽府里的長史說了一件很麻煩的官司,說等康大哥來了,最好能給斷一斷呢。」

「在家裡,談什麼公事!」羅大都督攔了一句。

康正源卻道,「沒關係,說來聽聽?」

雙生之二立即像得了尚方寶劍似的道,「就在咱們幽州城,有一個繼子殺了繼母。底下主管的官員判了斬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