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美人謀律 >第六十六章自信的女人最美麗

第六十六章自信的女人最美麗 (1/2)

小說名稱《美人謀律》 作者: 柳暗花溟  更新時間:2013-01-14 22:00  字數:3695

終於,手上感覺到了拉扯力,那軍奴終於咬了一口畢羅。而有了開始,接下來就順利得多了,就著寒風,軍奴很快就吃完,顯然已經餓到極致。奇怪的是,他算是吃得狼吞虎咽,可卻不給人粗魯感。甚至,帶著點從容。

而此時,春荼蘼的手快凍僵了,可看到軍奴乾裂出血的嘴唇,心想好人做到底,就又跑到一邊,捧了一捧雪給他,權當是水了。只是那軍奴大約渴極,吃得兇猛,到最後一口雪時,舌尖無意中舔到了春荼蘼的手心。那奇怪的觸感,害得她慌忙縮回手,在袍子上猛擦了幾下。

是她逾矩了,就算對方真是瘋子,也是個男人,她不該赤著手餵食。幸好沒人看到,不然說出去就不好聽。

「小姐,他咬你啦?」過兒看到春荼蘼的激烈反應,驚問。

見春荼蘼一時之間沒有回答,過兒大怒,上前撿起春荼蘼隨手丟在地上的手套,抽了那軍奴幾下,「你這個人還知不知點好歹?就算是瘋傻之人,也得懂得感恩吧。你居然,還咬我家小姐!我打死你個壞東西!打死你!」她本來對這個怪人極怕,可事關春荼蘼,她連命都豁得出,恐懼感早扔到一邊了,最後更是氣得把手套摜在那軍奴的頭上。

軍奴並不吭聲。

春荼蘼上前攔住過兒,漲紅著臉解釋,「沒有啦,沒有啦,他沒咬我。」

「那小姐怎麼嚇成那樣?」

只是……舔到而已。

不過春荼蘼還沒回話,就看到春大山正向軍營的大門處走,連忙一拉過兒道。「別吵,我爹回來了。這事回去不許說,免得我爹擔心,咱們快走吧。」

想到小姐剛才被嚇到。老爺知道了指定要責怪,過兒有點心虛,當下點頭應下。和春荼蘼快走上前,迎接春大山。

主僕兩個把那軍奴扔在後頭,沒注意那對綠眸追著她們的身影好一會兒。

而春大山事情辦得順利,心情愉悅,雖然見到春荼蘼和過兒的臉色都有點發白,還只道是凍的,當下就催著她們往回走。這時候春荼蘼也早就沒有了玩樂的心思。所以一家三口很快回到了客棧。

當天晚上,春荼蘼不斷做起怪夢。開始時夢到自己赤著雙手雙腳,在一片樹林里走著,雪有齊大腿那麼深。可是天大地大,除她之外。再無一人。也分不清是白天不是黑夜,整個空間里只是一片灰暗的光線。接著,她看到前面有一匹狼盯著她,好像它是在等她,等了很久,那雙碧綠的眼睛冷酷地盯著她。她嚇醒了,發現半夜踢了被子,凍得手腳冰涼。迷迷糊糊睡過去後,又不斷夢見逃跑。不知為什麼,就是心中恐慌,只一個勁兒的跑……第二天起床後腰酸腿疼。她明白,這是因為她不常運動,昨天在雪地上玩得太瘋了所致。

吃過早飯,一行人就收拾了東西。等在客棧之外。他們算是跟隨巡獄史的編外人員,所以不必一本正經的跟著隊伍開拔,待會兒大家過來時,他們墜在後面就行了。

春荼蘼沒有多事的去看看那軍奴如何了,她既然不能徹底解決問題,就只能盡一絲善念和善行。至於將來怎樣,看各人的造化吧。

天色,昨晚已經放晴,此時太陽明晃晃的在頭頂上掛著,空氣質量相當好,就是乾冷乾冷的。但很快,康正源的人馬就到了。也不用人吩咐,春大山帶著十幾個人跟在最後面。

迤迤邐邐隊伍分為了三段,最先一段是軍營里的士兵,充當開路先鋒,把積雪大致清掃到路的兩邊。中間那段是康正源那一百人的護衛隊,最後面還是軍營里的士兵,做殿後保護。康正源今天騎馬,身邊還陪著一個職位差不多的軍官。而當他們走到離城門兩里處時,遇到了羅大都督派來迎接的一隊騎兵。只見駿馬昂揚,甲胄鮮亮。到此時,春荼蘼算是第一次深刻的感受到大唐的華麗之風,那真是……杠杠的。果然不愧是幽州大都督駐紮的地方啊,排場就是大!

因為皇差也有帶家眷出行的,況且春荼蘼和過兒都是男裝打扮,行事低調,所以倒沒引人注目。於是她調整自己的心情,專心觀察和欣賞沿路的景緻。

可是一直挺順利的,快到城門的時候,突然卻從前方隱約傳來吵鬧聲,隊伍也停了。

「出了什麼事?」春荼蘼很驚疑。

「我去看看,你乖乖待在這兒別動。」春大山說著,也皺緊了眉。

再怎麼說,他實際的任務雖然是保護女兒,但明面兒上的公務卻是康正源的貼身侍衛,還是韓無畏派的。若他遇事只一味縮著,韓無畏面兒上不好看,春家脫籍的事說不定有變數。而且他是軍人,凡事不管,自個兒心裡也會過不去的。

「爹放心。」春荼蘼乾脆利落的點頭,不多問,也不多說。

過了好半晌,春大山才跑回來。春荼蘼見到父親的臉色雖然嚴肅,但也沒有多少緊張,心就先放下一半。

「城門口本來因為要迎接康大人來而戒嚴。」春大山低聲解釋,「不巧的是,今早有一家出殯的。雖說民比官大,但幽州城這邊的規矩是不能誤了死者的吉期,死者大過天呀。」

「結果哩?」春荼蘼問。

「守城門的士兵不肯讓人家通過,到城外的墳地去。偏那家子人至孝,寧得罪官府,也不肯誤了老爺子入土為安的時辰,就鬧了起來。我過去的時候,康大人已經派人去看情況,說死者為大,讓那家人出了城。其實官道這麼寬,本不相干的。」

「可是這樣迎頭撞上,很不吉利哪。」過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