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美人謀律 >第六十四章雪?人

第六十四章雪?人 (1/2)

小說名稱《美人謀律》 作者: 柳暗花溟  更新時間:2013-01-14 06:07  字數:3724

從邸舍到軍營,只幾步路,因為地勢平緩,遠遠的都能互相看到。不過因為春荼蘼玩得特別高興,春大山微笑著在後面慢慢跟行,卻足走了兩刻多時間。

對於春荼蘼而言,好像有一萬年沒這麼開心過了。前世的少女時代,都用在了應付繁重的課業之上,好不容易考上了全國有名的大學,進了超難進的法律系,又要參加通過率很低的律師資格考試。也就是在那時候,她失去了惟一的親人,父親和祖父。畢業後,為了賺錢,為了成功,為了填補內心中因為失去親人的空洞和沒有安全感的心靈,她放棄了一切與工作無關的事,錯過了大把美好的年華。沒有朋友,沒有愛情,沒有歡笑。

然後,當她穿越了時空,回到這個一千多年前的大唐,似乎少女時代也跟著回來了。除了經過苦學和實踐得到了知識,連她的心態也年輕了起來。

雖然當律師,而且是有名的、勝訴率超過了九成半的高級律師,令她養成了一些極不好的職業習慣,比如多疑,除了親人外,不太相信旁人;比如有的進修過於理智;比如好鬥,不吃虧;比如詭計多端;比如好奇心過重;比如關鍵時刻可以卑鄙無恥黑心腸……

可不知為什麼,重新獲得了家人,她的內心深處,其實變得純凈了起來,就像,這雪。

然而不管她在雪地上怎麼撒潑打滾。這段路還是走到了。春大山見她臉色紅撲撲的,別說凍著了,甚至還有些微微出汗,故意板了臉道,「別鬧騰了,剛才雪地上沒人,才許你這麼瘋的,這會兒軍營有人出入,給我安分點。」

春荼蘼乖巧地點頭,一臉孺幕之情。看得春大山心又軟了。

他嘆口氣,抬步要往軍營里走,又回過頭,不放心的囑咐,「雪地里不能出汗,不然容易傷風。」見春荼蘼點了頭,才快步走向軍營。

在軍營的大門口。有站崗的衛兵,還有定時巡邏的。春大山上前通報,還好那衛兵認得他是跟康大人一起來的,盤問兩句就放行了,然後,目光爍爍的盯著春荼蘼和過兒,好像她倆是窺探軍營的胡人姦細。春荼蘼被他盯得不自在。就拉著過兒往一邊走了走。

幽州大都督統兵九萬一千人。有馬六千五百匹,分為九個軍。經略軍三萬人,駐紮在幽州城。而城外,有點像前哨的設置,大約只有兵丁一千不到。不過,這個大營建設得倒是很規整的,四面用削尖的木頭圍了柵欄,裡面軍帳的布置和安放也有竅門。只不過春荼蘼不太懂。但她覺得,大營正門的這個門樓還是挺威風的。

帶著過兒,春荼蘼沿著大營向南邊溜達了幾步,深呼中,只覺得雪中空氣真是好。向遠方看去,天地蒼茫,近看……咦,神馬東西?

就在與她所站之地的平行之位,大營的柵欄之下,堆著一個雪人。說是雪人,其實只是個模糊的人形,個頭兒倒是挺大,可惜不精緻,下面一個長方形,上面堆著個圓球。

「過兒,我們把那個雪人弄得漂亮點吧?」春荼蘼忽然玩心大起。

「好啊好啊。」過兒今天跟春荼蘼玩瘋了,畢竟不到十四歲的小姑娘,當即點頭答應,隨後又有點犯愁,「弄成什麼樣子呢?奴婢看挺難的,反正雪這麼厚,不如再堆一個。」

「來不及呀,說不定我爹待會兒就出來了。」春荼蘼邊說邊拉著過兒向雪人走,「這個雪人的形狀挺不錯的,只要稍微修飾一下……」

說著,已經到了雪人跟前兒。她彎下身去,先是在雪人的身上拍拍打打,手下的感覺很鬆軟,並不像普通雪人那樣,把雪砸得實在。

「誰堆的呀這是,一點不負責,這樣,風一大就會塌掉的。」她一邊抱怨,一邊用手去撫動上方的圓球,也是就雪人的頭。哪想到雪居然是浮的,抹了兩下,大片大片的掉落。然後在不經意間,她正對上一雙眼睛!

就像人們遇到絕對無法預料的事,瞬間,她僵在那兒,無法動作也無法思考,只和那雙眼睛對視。那眸子黑沉沉的沒有生氣,卻幽幽發出碧色光芒。

幾秒之後,她驚呼一聲,「狼啊!」雙腿一軟,一下就跌坐在雪地里。

過兒本來站在一邊四處看景,聽到春荼蘼的驚呼,立即就來扶她。抬頭間,也見到那雙眼睛,不由得驚叫一聲。可恰巧在此時,有一陣寒風捲起,生生把她的聲音給頂回到胸腔中,害得她不停的咳嗽。

兩個人都極度害怕,偏偏腿腳都挪動不得。

到底,春荼蘼在現代打刑事案時還經常看死屍的,很快清醒過來,見那不管是狼還是人的東西一動不動,不禁又是大駭,又是好奇。

她咬緊牙,先強迫自己支撐著雙腿爬起來。然而,她並沒有逃走,而是再度小心翼翼地上前,想看看那究竟是什麼東西。

過兒在後面哆哆嗦嗦的拉她,她忽然犯了倔性,就是不理。

是……狼的標本嗎?那雙眼睛……看不清,但眸光屬於狼。是被兵士們扔在這兒,因為落了大半天的雪,全身被覆蓋住了,所以剛才她誤以為是雪人吧?可它的樣子,真像個人形。不會在這裡放個死人那麼變態吧!

她極緩慢的靠近,推了推。

「雪人」晃動了幾下,卻沒有反應,也沒倒下,眼睛還是死盯著一個方向。可是天哪,這應該是個人吧?她剛才推的時候,好像碰到了肩膀。犬科動物的肩膀不可能這麼寬闊!那這個人是死是活?

情急之下。她兩下扯下手套,赤著手把「雪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