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美人謀律 >第六十七章我替你說

第六十七章我替你說 (1/2)

小說名稱《美人謀律》 作者: 柳暗花溟  更新時間:2013-01-12 20:45  字數:3470

春荼蘼定定的看著跪在堂下的年輕女人,見她算不得漂亮,但五官端正,眼神清明,白白凈凈的,即便在牢里一個多月了,卻仍然盡量把自己收拾得齊齊整整,很讓人有好感。

相由心生,不是說漂亮的人就是好人,也不是說醜陋的一定是壞人,但其神色和氣質,確實可以看出一個人的個性與心靈。

此時看到周氏,春荼蘼更斷定:吳氏之死,與跪在當地的女人半文錢的關係也沒有。

「問你話呢,如何不答?」她催問。

周氏掩飾起驚慌的神色,平靜地道,「民婦沒有替誰頂罪,民婦罪有應得。」

「你堅持這樣說,可是有什麼苦衷?」她放緩了語氣問。

周氏此時已經鎮靜下來,堅定地搖頭,「民婦沒有苦衷,民婦自知罪孽深重,只求速死。」

明知道吳氏之死不是周氏造成,春荼蘼不禁對促使周氏這麼做的原因更加好奇起來。不過她知道這是死胡同,乾脆繞道而行,嘆了口氣道,「你一味隱瞞,卻不知真正害死你婆婆的兇手還逍遙法外。你說自己不孝,但讓你婆婆死不瞑目,才是最大的不孝!」

她這話,有如丟進熱油鍋的冷水滴,一下在周氏的心中就炸開了。

「大……這位郎君,不知您說的是什麼意思?」周氏臉上和嘴唇上的血色瞬間消失。

想叫大人,是因為春荼蘼坐在主審位上。可又看出她分明是個男裝女子,非官非吏。只得改口,胡亂稱呼。

「意思是,你婆婆吳氏並非自殺,而是被人殺死的!」

叮!康正源把手中的茶盞放在桌上。因為屋內所有人都在愕然之中,甚至屏住了呼吸,所以這一聲顯得特別突兀。

「不可能!不可能!」周氏拚命搖頭。顯得難以置信。

「為什麼不可能?」春荼蘼緊接著逼問,讓周氏沒有思考的時間。

果然,周氏衝口而出道,「因為民婦睡覺很輕,可那晚卻沒有聽到任何動靜!若人歹徒殺人,怎麼會不發出聲響……」她說到這兒,忽然住了住。情不自禁的。手還按在了嘴上。

春荼蘼看了康正源一眼,那意思是:如何?我說此案有蹊蹺吧?

吳氏身死,周氏把罪過攬在自己身上,是要給吳氏之死找個合理的借口。那麼,她必定知道真正致死吳氏的原因。但基於某種目的,寧死也不能說。

所以,雖然她剛才只說了一句話,但卻從側面證明了春荼蘼的懷疑。

「你從何必斷定此案為他殺?」康正源的聲音緩緩響起。

春荼蘼站起來,踱到周氏的身前,一字一句地說,「首先一點,是周氏剛剛說得明白,她睡覺很輕。卻沒聽見響動。可是木椅沉重,若被踢倒,怎麼可能不發出半點聲響?第二,案卷中清楚的註明,當時吳氏掉了一隻鞋子。試問,人之將死。誰不把自己打扮得利落些,怎麼會無緣無故的掉了一隻?除非,是在用力掙扎中踢掉的。第三,我注意了卷宗中紀錄的吳氏的身高,以及自縊所用繩子的長度,剛才又去吳氏家裡,觀察了一下房粱……」說到這兒,她看了一眼周氏。

周氏兩手下意識的揪住衣領,好像要掐住自己的脖子一樣,顯然已經想到了什麼可能。

春荼蘼不理,繼續說,「把那些高度和長度加加減減,會發現吳氏若要把自己的脖子套進繩套,站在椅子上是不成的,至少也得是桌子的高度。或者,有一個身材高大的人,把她掛了上去。第四,也是最重要的一點,我在吳氏房間的床前發現了一個泥印子。時間太久了,不容易判斷出是什麼形狀。但顯然,是個男人的腳印!」

周氏嚶的一聲,已經跌坐在地上。

「還不肯說嗎?」春荼蘼笑了笑,「那我就替你說。」

她轉向康正源,「兩個寡婦的家,尤其還是內室之中,怎麼會有男人的泥腳印?我和附近的鄰居打聽過了,在發現吳氏屍體的前一天傍晚下過雨。那片坊間全是沒有壓實的土路,一遇雨雪,就泥濘不堪。而腳印並不明顯,說明那兇手進屋時,雨才下不久,和吳氏的死亡時間對得上號。平時,周娘子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且性子文靜內向。而婆婆吳氏,卻是個愛說愛笑的人,凡事也由她出頭露面。所以,若有姦情,當事人必是吳氏!再說腳印,比正常男人的還要大些,所以,其主必是個身材高大的男人。加之那一片的房子院牆雖然不高,但若要來來回回跳牆不被發現,顯然也得有點功夫。於是我就到鎮上去逛了逛,打聽到吳氏經常把自家婆媳做的綉活兒拿到一家雜貨鋪子里代賣,再從雜貨鋪子中買些日用品回來。偏巧,那鋪子的老闆王勇,身高有六尺三四,年輕時還做過遊俠兒,有一身好拳腳功夫。再細一打聽,王勇與吳氏青梅竹馬,還有過婚約,只是因為王勇出門遊俠,多年無音訊,吳氏才嫁了別人。最後一點,遇到殺人者,普通人都會掙扎反抗或者大聲呼救,而周氏卻什麼也沒聽到,只能證明殺吳氏的是她所熟悉,甚至喜愛的人。」

說到這兒,她頓了頓,因為真兇已經呼之欲出了。不過她看向吳氏的目光中,充滿了同情和無奈,「人都說婆婆和媳婦難相處,但吳氏和周娘子婆媳卻很相得。鄰居們都說,吳氏疼愛周娘子如同親生女兒,周娘子侍奉婆母也非常孝順。每天早上,她都很早就起床,為婆婆送去熱水熱茶,好讓婆婆起床後梳洗,日日如此,風雨無阻。我猜,就在某天早上,周娘子照例輕手輕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