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美人謀律 >第五十九章心坎上的禮物

第五十九章心坎上的禮物 (1/2)

小說名稱《美人謀律》 作者: 柳暗花溟  更新時間:2013-01-11 20:58  字數:3506

這馬屁拍的,春大山渾身舒泰,全天的疲乏一掃而光。

又過了一小會兒,錢老闆帶著夥計,抬著東西上來了。

春荼蘼愣住。這叫「匣子」嗎?而且據說是「小」匣子?

所謂的匣子二尺見方,紅漆,外表並不華麗,看起來倒是蠻結實的,可它不僅體積像個小箱子,看起來還分量十足,不然,用得著一個夥計搬,錢老闆還得搭把手嗎?

「春小姐請收好這個。」錢老闆奉上一把鑰匙。

「多謝您了。」春荼蘼點點頭,看到箱子上有鎖,但沒有貼封條什麼的。由此可見,韓無畏要麼絕對相信錢老闆,要麼就是箱子中的東西沒有多麼重要,至少是不怕偷竊、偷看,而且事後方便問責的。

一邊的春大山在觀察了半天后,也暗鬆了一口氣。之前,他還真怕那位韓大人會送一些不合時宜的東西。但同時,他又非常好奇。什麼東西這麼重啊,他順手掂了掂,沉得很。要說是金銀,這禮就太大了,可分量卻又太輕。若不是金銀,而衣服吃食首飾什麼的,應當不會用這麼粗笨的傢伙,更不會隨便託人。

春荼蘼乾脆也不猜,等錢老闆客氣了幾句告辭之後,立即上前開鎖亮箱。

箱內,整整齊齊、四四方方的碼放著盒子樣的東西,因為上面蓋著塊紅綾,沒有第一時間暴露出真面目。看到春大山愕然又失望的模樣。春荼蘼突然想笑,想起在現代時聽到的一段相聲:說賣止癢葯的,絕對有效,而且好大一包才幾分錢,很便宜。買回家打開一看,白紙包里套著個紅紙包,紅紙包里套著個綠紙包,綠紙包里套著個黃紙包,一共十幾來層,最後只有一張紙條。上面寫著兩個字:撓撓。

哈哈。春大山現在的模樣,就像是需要有人給他撓撓心上的癢。不過春荼蘼還是不會虐父親的,一把揭開紅綾……

全是書!一套套精裝硬殼,簇新整潔。而當春荼蘼看清上面的書名時,驚喜的叫了聲,撲過去連箱子一起抱住,臉頰還在上面蹭了蹭。更恨不能抱著書親幾口,喜愛之情,溢於言表。

《大唐律》!全套的《大唐律》!她的夢啊!她的愛啊!以前祖父給她借的那套只是其中一部分,而且殘缺不全,她讀起來總是覺得有什麼梗在那兒。自從重生,她就想一睹整部唐律的真容,今天終於被她得到了。在大唐。平民教育程度不高。識字的都不多,書籍更是等同於奢侈品,尤其這種事關朝廷律法的,雖然不限制購買,卻也不是銀子就買得到的!

「就那麼喜歡律法嗎?」春大山看女兒兩眼放光,就像見到寶貝似的,不禁好笑又好奇。

「爹不知道,律法看著枯燥。但若真讀進去,是多麼有趣哪。」春荼蘼站起來,從小箱子拿出一冊書,抱在懷中。心道,這都是我前世的職業病啊!

「可是……這個禮物太貴重了吧?」春大山略皺了眉。雖然到不了等重金銀的程度,但這麼一套大唐律法書,只怕也價值不菲。他那點俸祿,雖然升為正九品了,月傣也只是多了一兩而已,一年才二十四兩,連十分之一也付不起吧。

「不礙的,真不礙的。」春荼蘼連忙道,特別怕春大山要把這整套唐律還回去,身子都不由自主的擋在小箱子前,「韓大人一份心意,定是要我更加努力幫助康大人的。律法就是上法庭的武器,就像……就像……寶劍贈壯士,紅粉送佳人是一樣的。好比爹要出征,做為看重爹的上鋒,也會贈弓箭和駿馬吧?他期待的,不過是打勝仗,我是一定會幫康大人打勝仗的。若爹還不放心,頂多以後我賺了銀子還他!」

春大山本來還真有把書還回去的一點意思,但見女兒稀罕得什麼似的,心頭就忽然不忍起來。都怪自己沒本事,女兒喜歡的東西,他買不起,也沒地方淘換來。現在,難不成連女兒的這點開心也要搶走嗎?幸好不是私信或者別的見不得光的東西,也只好先收下,有情後補。只是,女兒好好一個佳人,得不到紅粉,得到了重之又重的國之律法書,總讓他感覺有些彆扭。

「再怎麼喜歡,晚上也不許熬夜。今天累了一天,趕緊洗洗就上炕歇著去,明兒在車上也不許看,仔細花了眼睛。」春大山想了想,故意板著臉道。

「那什麼時候才能看?」春荼蘼有點發急,臉上露出祈求之意。

「到了前面的州縣,康大人自然會停下來,查閱當地的案卷,那時不是有的是時間?」春大山點了一下女兒的腦門兒,又轉過來對過兒說,「盯著你家小姐,不然我回頭寫信給家裡的老太爺,看他怎麼說你!」

過兒是春青陽的第一號絕對忠僕,提起老太爺,那是連小姐也要靠邊站的,當然就點頭應下。春荼蘼一看父親來這招釜底抽薪,知道不可能偷摸看書了,不禁有點失望,但突然想到也要寫封信回去。不是給春青陽,而是韓無畏。

這傢伙,看起來大大咧咧的,但細心處,令人覺得十分妥帖。不然,又怎麼會送這麼貼心的禮物呢。他真是只為了讓她更好的幫助康正源嗎?在這個封建朝代,他難道不介意女子習律法,斷刑獄,上公堂嗎?那他,倒真是個特立獨行的人。

不得不說,韓無畏這份禮真送到了春荼蘼的心坎上。雖然春荼蘼明知道這會增加她對他的好感值,也許他就是討巧,就是故意的,可仍然心甘情願的把好人卡上的分給韓無畏加上不少。

洗漱完畢,換了家居的舒服衣裳,春荼蘼沒有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