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美人謀律 >第五十六章徐氏出品

第五十六章徐氏出品 (1/2)

小說名稱《美人謀律》 作者: 柳暗花溟  更新時間:2013-01-09 21:15  字數:3608

其實醒酒湯本身就有些怪味,而且這碗里的藥味遮掩得很好,她又不是小狗,根本就聞不出來,不過是詐術罷了。

徐氏一囉嗦,身子向旁邊歪去。小琴連忙抱住她,臉色也是發白。

春荼蘼暗中翻個白眼,心說當真好漢無好妻!

首先,徐氏不識大體。春大山是要出公差,是她能攔的嗎?是她應該攔的嗎?她做的這種事,萬一傷了春大山的身子根本怎麼辦?她根本沒考慮過後果。

其次,徐氏愚蠢。因為這件事前後想來,漏洞百出,首尾有無數把柄。她隨便就能找出五六個能讓人抓的小辮子來,若被有心人利用,就是超級大麻煩。

第三,徐氏還糊塗,她從來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偏偏骨子裡繼承了老徐氏那種以自我為中心的毛病,恨不能全天下的人都以她為重。

當年她被春大山所救,又見恩人長得那般英偉,就動了春心,用很下*賤的方法強嫁了過來。沒有考慮對方是鰥夫,帶著女兒,守著老父,無錢無權。而做為一個男人,春大山要背負的責任非常多,娶老婆是風雨同舟的,不是娶過來供著的。她若想要男人放下所有事,天天圍著她轉,不如真像她娘的希望的那樣,招一個愛財又沒有骨氣的女婿,多輕省啊,免得後來生出這麼多閑事閑非。畢竟,養條狗也不比養個小白臉省錢。

總之這個徐氏膽小又魯莽,即粗心又不夠光棍兒,天生就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類型。

「荼蘼,你說的什麼?」春大山的那點子微不足道的酒意登時就醒了。

他知道女兒不會開玩笑,登時就向徐氏看過去。

剛才說得明白,這醒酒湯是徐氏準備的。他還為此欣慰來著。如果說裡面有問題,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都是徐氏的錯。他幾天前才眼看著女兒打了一堂謀殺親夫的官司。深深知道女人如果恨起來,比男人還要可怕。而且,他接到軍令後,徐氏是不太高興的,還裝病不肯幫他招待道賀的人,為什麼晚上突然就變體貼了?反常即為妖啊,徐氏從來也不是個會侍候人的。

還有。他和徐氏成親後,其實過得並不和美。新婚之時還好,徐氏嬌嬌柔柔的,看起來性格也溫順。但很快,他發現兩人對過日子的想法差距太大。

徐氏總恨不能讓他陪著風花雪月。還想分出去單過。可他是軍人、兒子、父親,是必須挑起一大家子責任的人。於他而言,娶了徐氏之後,生活並沒有變得輕鬆,反而負擔加重了。他好像……又養了一個女兒,而且是不懂事,與家中其他人關係處不好的那種。特別是,他放在手心裡十四年寶貝著的荼蘼,差點被他那不省心的岳母給害死。讓他心裡如何不存疙瘩?

都要怪他當年一時把持不定,犯下那個錯。或者,聽了父親的話,早早娶一房老實本份的妻子回來。縱然他的心仍然空著,也好過家裡亂成一團。

「不是我!」徐氏看到春大山的目光,尖叫一聲。

「什麼不是太太啊?」春荼蘼接過話來。「是說這碗毒藥不是太太親自預備,小琴一直在爐火邊守著的?」剛才她就是這麼說的,徐氏和小琴為了表功,當時表示了默認。其實她們不知道,這是春荼蘼早就挖好的坑,就等著人往裡跳。若她們主僕有一分不自私的念頭,沒有好事攬在身,壞事推別人的惡習,也不至於掉裡面爬不出來。

「我……太太是說,那醒中湯中沒有毒。」小琴反應快,趕緊把話題拉了回來,還拚命點頭以示真實,「對對,沒有毒。真的沒有毒!」

「可我真的聞到有藥味,又說不出子丑寅卯來,只能往壞處打算。」春荼蘼一臉擔憂,雙手把湯碗遞到徐氏面前,「若沒毒,太太敢不敢喝?或者,小琴來?」

徐氏和小琴本能的往後縮,拒不接碗。

春荼蘼也就是這麼比劃一下,當即不給她們反悔的機會,把醒酒湯擺在桌上。

她肯定徐氏不會毒殺親夫,所以這碗湯是葯湯,而不是毒湯。其實是徐氏心裡愛煞了春大山,這才捨不得他走,想把他扣在自己身邊。可她不明白,春大山不是玩物,不是窩囊廢,怎麼可能天天圍著老婆轉?就算不出公差,十一月也要去集中兵訓練了。這也就罷了,最可恨的是她為達目的,不惜傷害春大山的身體,她春荼蘼絕不容忍!

對這碗加了料的醒酒湯,徐氏和小琴是本能的害怕,因為它一定有後果。但如果那後果和春大山暴怒相比要輕得多的話,她們一旦想明白了,可能會喝下去。只要不是當場發作,她們就會反誣於春荼蘼,就算春大山不信,就算她們事後有癥狀,也可賴在別的方面,但父女間說不定會產生裂痕。

事實證明,徐家這對主僕,沒有狠勁兒,也沒有擔當。那麼,就別跟人家學詭計不好嗎?

當然,如果徐氏反應快,當時敢喝,她也不會給的。而徐氏現在這個反應,只能讓春大山疑慮更重罷了。

「喝不喝都無所謂了,就算是毒藥,我爹那樣厚道的人,也不能看著你們去死。」春荼蘼不給為對主僕時間想,「其實這事簡單得很,去廚房找找有沒有藥渣子就知道了。」

「不用查!」這下輪到了小琴尖叫,「真的什麼也沒有。」

「有沒有的,看過才知道。」過兒插嘴。

春大山聽到這兒,緩緩站起身來,那意思是要上廚房。

小琴就暗中拉了徐氏一把,遞了個焦急的眼色。徐氏領悟,上前阻攔春大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