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美人謀律 >第五十五章燈下美男

第五十五章燈下美男 (1/2)

小說名稱《美人謀律》 作者: 柳暗花溟  更新時間:2013-01-09 11:32  字數:3550

「這是給我爹做的醒酒湯嗎?太太真心疼我爹啊。」小琴一出門,就見到春荼蘼笑眯眯的擋在路上,雖說是家常打扮,卻沒有絲毫要就寢的樣子,倒像是等了很久了。

小琴心中一緊,手上卻一松,端葯的托盤被不知從哪兒竄出來的過兒奪了過去。

「過兒,別鬧,快給我!」小琴一急,當著春荼蘼的面兒,就訓斥起過兒來。

「小琴姐姐累了一天了,這湯又不重,就由我端去給老爺好了。」過兒是個一根腸子通到底的直脾氣,平時和小琴不和,開口就嗆聲的,但此時卻客氣得很,倒讓小琴心裡發毛。

她還要說什麼,春荼蘼卻擺了擺手道,「就叫過兒端著吧,多大點事。正好,我還找我爹有事,就一起去東屋吧?」說著,扭身就走。

小琴想也沒想就張開手攔住,但春荼蘼似笑非笑的眼神甩過來,也不知怎麼,嚇得她就退了半步,不禁有些訕訕的。

這位春大小姐,再不是從前那個誰都可以捏一下的軟柿子了。打從死過一回後,雖然表面上看起來還嬌嬌柔柔的,笑得也仍然甜美,可渾身上下卻都透著「別來惹我」的氣息。後來又上過兩次公堂,聽人家說,連打慣官司的孫秀才和縣令大人都讓她問得啞口無言。而兩個本該判死刑的女人,則硬讓她從鬼門關上拉了回來。

古代人,對知識有一種天然的崇拜,雖說訟師於他們而言是一種反面存在。但仍然不影響令他們心存畏懼。而於小琴而言,這還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那天就在院子里,連徐家老太太這麼強勢的人都給壓下去了。事後還惹得老爺對太太大發脾氣,簡直……真是……多大的本事啊!

小琴就在這種心態的支配下,瑟縮了。不過有的事。容不得她往後縮,不然也落不得好。

於是她乾笑著,裝著膽子說,「小姐,老爺醉了,身上似乎不大爽利,不如您明天再來請安。您看。天也晚了,讓過兒服侍你去歇著吧。」

「我爹哪有醉,就是腳下有點輕飄罷了。」春荼蘼略沉下臉,「我當我沒看到,還是當我如此不孝。親爹還沒回來,就踏實地躺下?再或者,你是無故咒我爹生病?」

這個指控就嚴重了,而且暗合了某些事,小琴嚇了一跳,好在編起瞎話仍然很利索,「小姐,奴婢不是這個意思,只是擔心小姐和老爺的身子!」

「不必。」春荼蘼的眼神比夜色還冰涼。「你不過是陪嫁過來的奴婢,春家的事還輪不到你來操心,做好自己的本份就行。」說完,繼續向東屋步去。

過了哼了聲,緊緊跟上,手中端湯水的托盤拿得穩穩的。

小琴呆愣片刻。隨即明白自個兒是攔不住眼前這位的。好在春家的院子很寬敞,從西到東要走二十來大步,她有機會追上去道,「小姐,今天的雲遮月的天兒,當院里怪黑的,您注意腳底下。」一邊討好的說著,還一邊搶上前去,做出要幫助春荼蘼挑帘子的樣子。

「小琴姐姐,你這麼大聲幹什麼?」過兒就不滿地問,「我們小姐也沒隔著你十萬八千里地,用得著喊嗎?還是……你要通知誰啊。」

「別胡說。一家子的人,還用通知誰?」小琴瞪了過兒一眼,不過沒什麼底氣。

「過兒說得有理。」春荼蘼卻接過話來道,「小琴,你這麼大聲,太太倒罷了,吵到我爹怎麼辦?」

小琴的臉都綠了,春荼蘼是擺明告訴她,她這樣會招來徐氏不假,可也會讓春大山聽到院子里的動靜。

而正當她愕然之時,徐氏還真從東屋出來了,看到春荼蘼,臉色立即就陰沉了下來,「這又是怎麼的了?活活鬧騰了一天還不夠?」

她這是擺太太的架子,拿繼母的份位壓春荼蘼,責怪她招待客人時太吵鬧。可那本該是誰的責任?即便真病了,不方便接待,也該由她這個當家主母出面拒絕,或者再定日子。難道壞事要別人去做,好人由她來當?

「是荼蘼的不是。」春荼蘼態度良好地說,「不過荼蘼年幼,那些必要的禮尚往來,實在是不太懂的,以後還要請太太教導我。」她這話說得無可挑剔,底下的意思卻是說徐氏不懂人情事故,讓她當女兒的出面,其實更沒臉。

徐氏聽出這話裡面的意思,氣得就是一梗,但她又沒辦法反駁,只冷聲道,「你回吧,有什麼事,明天再說。」全然忘記春大山被誣陷時,她眼淚汪汪的,擺出可憐的樣子,凡事都讓春荼蘼出頭時的事了。

春荼蘼不介意這個。畢竟,她代父申冤上公堂不是為了徐氏,是為了春大山和春家。

「我有重要的事要跟我爹說。」春荼蘼仍然不急不躁,可態度堅決,半步不退,「反正我爹也要喝醒酒湯,就由我這當女兒侍候好了,也是我一片孝心。」

她要走上東屋台階,徐氏卻橫移半步,繼續阻擋道,「上回你不是說,當女兒的,不好隨便闖父母的屋子嗎?」然後緩了緩臉色,軟下聲音道,「先回吧,就算天大的事,等明天早上再說也是一樣。」

春荼蘼後退兩步,深深吸了口氣。可正當徐氏和小琴都鬆了口氣時,她突然沖著東屋大喊一聲,「爹!女兒求見。」清脆的聲音在夜色的陪襯下,顯得格外清亮,穿透力當然也相當強。

徐氏和小琴都嚇了一跳,惟過兒忍著笑,低下頭,心道:小姐這招釜底抽薪真好。

屋裡的春大山,正斜靠著胡椅上打盹。本來就迷迷糊糊的聽到有人說話,聲音還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