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美人謀律 >第五十三章大戶人家

第五十三章大戶人家 (1/2)

小說名稱《美人謀律》 作者: 柳暗花溟  更新時間:2013-01-08 21:51  字數:3409

韓無畏動作挺快,外出公幹的軍令及升任官職的文書,第二天一早就下達了。因為正九品也是很低的品級,所以任免都無需兵部批准,只要本地折衝府最高長官同意,並在送往兵部的公文上報備就行了。

春大山接了軍令,立即去軍府辦理相關的手續。他辦起正事來能量不小,順道把白氏老家託人捎信兒,想要外孫女去一趟的戲也演足了。雖然有點突然,但也順理成章。等回到家,左鄰右舍,略有點親好的人來了一大院子,都是祝賀他升職的。

面子情,卻不得不做。於是春大山很低調的在當天晚上,於鎮上的酒樓擺了幾桌酒席,請來道賀的軍中兄弟和鄰居們吃了個飯。席上說起兩日後啟程公幹,又逢春荼蘼的外祖正好要她去住些日子,他請示了上官,打算一起帶去,免得他不放心女兒一個人上路。然後,又說了些托請各位軍中好友和鄉鄰,幫他多照看家裡的場面話。

大家自然都熱情的答應下來,表示讓春大山放心外出,等春老爺子回來後,有事自管使喚他們去辦。其實,根本沒人在意春荼蘼去哪兒,雖然她現在大大的有名,卻也只當個小八卦聽聽,還誇了許多父慈女孝,所以上天才給了這麼趕巧的機會的話。也有人暗中嘀咕說,春家的女兒大鬧公堂,潑辣又刁鑽,名聲壞了,這是找個託詞,到外祖家避避風頭哪。奇怪的是,沒有人懷疑白氏的娘家是不是真的在遼東郡。

所以說,捨本逐末的事大部分人天天做。

這些事。女眷們自然沒有摻和的份兒,大多是到春家來串個門子,道聲喜。偏這時,徐氏的「頭痛症」又犯了。沒辦法。沒有頂事的女主人,只有春荼蘼一個小姑娘出面。她在正屋的正廳里擺了些點心水果,烹了香茶。以此招待客人。

結果,她自己被圍觀了。那些七大姑、八大姨拉住她,問了一大車有關上公堂、打官司的話。而且全是沒營養的,比如:進了大堂,腿肚子沒嚇得轉筋嗎?聽說來了京里的大人物,長得可俊?咱大唐的律法,你可都懂?真沒看出來這丫頭。平時嬌嬌弱弱的,說起話來連縣大人都得接著。聽說挨板子是要脫了褲子打的,那個陷害你爹的賤婦,屁*股白不白?

正應付得焦頭爛額之際,忽然見東屋的帘子一挑。小琴悄無息地溜了出來,趁人不備,走出了院門。那舉止和姿態,透著那麼一股子鬼祟。春荼蘼心中當即一凜,借口去看看水燒開了沒,跑進了廚房。

過兒正忙著蒸點心,嘴裡嘟囔著,「平時也沒見怎麼來往,這會子就跟知親知近的親朋似的。喝了足有一缸水,點心端上去,眨眼就沒,簡直跟鬧蝗蟲沒兩樣。」

「過兒。」春荼蘼低聲叫她,「把手裡的活兒先放一放。小琴出去了,你去跟著。小心別讓她發現。看清她都做了什麼。」

「好。」過兒一怔,但沒有多問,隨手解下圍裙,小跑著就出了門。

春荼蘼微微皺眉,總覺得有哪些古怪。

得知春大山和春荼蘼在後天就要離家的消息後,徐氏表現得太平靜了。她不是大吵大鬧的人,但安靜順從這種品質,於她而言也只是表面。難道,她憋著什麼壞,打算蔫拱?如果真是這樣,這個女人也太極品了。小事上鬧騰鬧騰就得了,大事上拎不清,那是自找麻煩哪。

「春大姑娘,快來。」她在廚房才小站了一會兒,就有個大嗓門的嬸子叫,「咱們縣那個有名的孫秀才,聽說還要跟你爭哪,結果在大堂上被罵得狗血淋頭。現今,他都不敢給人寫狀子了呢。快來,細細跟嬸子說說。」

這都什麼跟什麼!春荼蘼忍著把人轟走的衝動,又回到正廳,但一臉擔憂的說,「嬸子小聲點,我母親犯了頭疼症,在東屋睡著呢,可別吵醒她。」對外,為了維護春家的臉面,還得叫徐氏為母親。當然,徐氏做人不地道,誰都看得明白。

幾位大媽大嬸聞言,就眉毛鼻子眼睛的一通亂動,互動著傳遞心思,其中一個撇撇嘴,低聲咕噥道,「也不是什麼大家千金小姐,就是有幾個錢,偏要得這富貴病。家裡但凡有事,就得犯上一回,成心扯後腿哪。」好像是自言自語,卻絕對能讓春荼蘼聽到。

「可不,跟白氏弟妹比,可差得遠了。」又一人說。

後娘不好當,甚至是邪惡的代名詞,這觀念在中國人的心中是根深蒂固的。其實外國人也一樣,比如白雪公主,比如灰姑娘,沒有後娘不成戲啊。所以,這些人故意讓春荼蘼聽到這些話,有挑撥,但更多是有賣好的意思。因為前房的兒女,對父親後來續娶的,總是有幾分不喜歡,繼母女之間的關係也不會太親密的。

春荼蘼本待不理會的。畢竟,徐氏沒有直面惹上她,萬一可以改造好,她還是希望父親婚姻穩定。對於一個男人來說,後院平安,前面才能建功立業,也能過得幸福美滿。再說,徐氏再怎麼不好,到底算是春家人,要修理也是自家動手,沒的讓外人插手,反而影響父親的聲譽。

只是有人提到白氏,她心頭忽地一動,想打聽打聽,可又不能問得太明了,好像家裡對她隱瞞著什麼秘密似的,於是就嘆了一聲道,「我娘是個沒福的。可惜,她去的時候我還小,什麼也不記得了。」說完這些,目光還專門往那些三、四十歲的婦人們身上掃,看起來好不哀怨可憐。

裝小白花,她也會。雖然平時不屑,可運用起來還蠻熟練的。

她過了年都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