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美人謀律 >第五十二章親娘的事

第五十二章親娘的事 (1/2)

小說名稱《美人謀律》 作者: 柳暗花溟  更新時間:2013-01-08 21:51  字數:3696

好半天,他才定下了神,眼神掙扎複雜的看向春荼蘼,遲疑地道,「要不,咱等下次機會?」

春荼蘼愣住,沒想到開出這樣難以拒絕的條件,春大山卻還不能答應。但隨即,她心裡就升起一股暖流,因為她明白,父親是為她放棄這不會第二回再出現的好事。

古代,重男輕女,可她的父親卻把她視若珍寶,因為怕委屈她,寧願搭上一家子的前程和夢想。她是如此幸運,所以就要更對得起這難得的緣分。

「爹,您不要以為我為了脫籍的事受了苦。」春荼蘼老實的承認,「其實,我是自願的。我非常樂意跟康大人走這一趟,因為我喜歡刑獄上的事。我想給那些被踩在腳下的人申冤,我想讓那些惡徒被繩之以法。爹啊,人只能活這一輩子,如果不能做自己喜歡的事,多可惜,死的時候得多後悔啊。」

「可是,你是個姑娘家……這於理法不容。」

「我知道我做的這些事有多麼驚世駭俗,有多麼前所未有。可是如果我爹和祖父願意成全我,別人誰管得著?求您了爹,就讓我做點自己喜歡的事吧,行嗎?我這樣做,也算是行善積德,當是給祖父祈福也好。」春大山非常孝順,這話最打動他的心坎。

「你名聲若是壞了,將來怎麼找個好婆家啊?」說來說去,春大山擔心的重點在這兒。「過了年,你都十五了。而且前兩次的事,已經於你有礙。」

「已經有礙了,咱也不遮掩,乾脆光棍一點。」春荼蘼果斷地說,「若是有心要壞女兒的名聲,就算埋到墳墓里的事都能扒出來,何況近跟前兒的事?可是,聽拉拉姑叫,咱還不種莊稼了?再說。介意這些,容不下女兒的,女兒還不稀得他們呢。爹也明白吧?嫁得不好,還不如不嫁,這世上的男人,有誰比爹和祖父更疼我。」

這話說得,讓春大山分外舒服。但他的擔心和糾結也是真的,「話是這麼說,到底是爹連累了你。若不是我惹了官非……」

「我可不許爹說這樣的話。」春荼蘼打斷父親,「像您這麼疼女兒的爹,世間打著燈籠也難找。我若倒霉,天底下就沒有不倒霉的了。」

她又捧又哄,當然也是實話。到底把春大山逗笑了。凝重的氣氛登時輕鬆不少。

春荼蘼趁熱打鐵道,「別的女子怕嫁不出,是因為娘家不給力。我不同,我有倚仗,爹會一直養我、疼我的,爹只要把身體養得棒棒的,就能保護我到老。再者說了,現在哪裡就到了發愁的時候。爹已經是正九品的武官了。將來努力升官發財,別說我只是上公堂當訟棍,就算我是傻子或者殘疾,也有人搶著要。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吧,爹。」

春大山一想也是,他認識一位親王府的副典軍,從五品上的官位,女兒和離在家,長得醜陋,性格不好,還不能生養,卻照樣再嫁了一次,男人長得不錯,還服服帖帖的,不就是因為娘家爹……荼蘼怎麼說來著……哦,給力。所以,女兒想做什麼,要不……就由著她?只要他努力為女兒掙出前程,想必也不會影響婚事吧?他的女兒多好呀,長得漂亮,人又聰明,還識大體,誰不要是誰沒福氣。再者,他又不要女兒嫁進高門大宅,普通家庭的憨厚孩子就行,還敢嫌他的心肝寶貝?

只要……別跟白家扯上關係。

想通這一點,他臉色就鬆了下來。還有一點原因:康正源開出的這個條件,實在真的讓他拒絕不起。想到要推開這機會,他的心肝都抽緊了。這次要對不起女兒了,以後會加倍補償。

「好吧,只是你辛苦了。」他嘆了口氣,說出這話時,還是有些愧疚的。

春荼蘼樂得蹦起來,「謝謝爹,我就知道您最疼我了。」她故意說成是春大山成全他,好減輕父親的負罪感。

「就怕你祖父回來會不高興。」春大山現在完全是患得患失,又顧慮起新問題來。

「我祖父比您可縱容我多了。」春荼蘼笑得得意,「您不還抱怨說,祖父太寵我了,早晚也不是個事嗎?再說,如果能脫了軍籍,祖父會有多高興啊。」

春大山想到父親的心愿得償,心裡終於好過了些,想了想,又問,「但這事,算是人家點頭幫忙,到最後成功的機會有多大?」

「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只要我們盡到最大努力,女兒瞧著,那韓無畏和康正源都不是言而無信的小人。而且脫離軍籍,對咱們來說是天大的事,於人家,不過是一句話。甚至,都算不得人情。再說,咱也不白利用人,這次的巡獄,您瞧著吧,女兒定能幫上大忙。」

「姑娘家,怎麼就喜歡律法呢?怎麼就喜歡律法呢?」春大山本是個爽利乾脆的漢子,只是事關女兒,馬上就祥林嫂了。

「爹啊,這事我跟您提前說,就是咱爺倆商量商量,您可不能往外說。」春荼蘼談及具體安排,轉移春大山的思緒,「一來,您的任命還沒有下來,軍令也沒下達。二來,這事沒到最後,就存在變數,若被旁人知道了,只怕生出事非。」想了想,加上一句,「尤其不能對太太說。」

春大山一怔,立即就明白了女兒的意思,苦笑道,「放心吧,那不能。」

春荼蘼點點頭,「回頭咱們寫封信,說明前因後果,偷偷交給老周叔。等祖父回來,看了信,就一切都明白了。」

「很快就會走嗎?」春大山還有點不踏實的感覺。

「應該就這三兩天。」春荼蘼點頭。「畢竟事情太多,幽州又這麼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