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美人謀律 >第五十一章防的就是她

第五十一章防的就是她 (1/2)

小說名稱《美人謀律》 作者: 柳暗花溟  更新時間:2013-01-08 21:51  字數:3592

從酒樓出來,春荼蘼心情舒暢極了。

人生的際遇就是這樣,開始,她只是想救父親,然後又要幫方娘子,哪想到就遇到了兩個貴人。進而,看起來遙不可及的脫籍之夢,就吧唧一下砸在頭上。

至於說那點必須的功勞,她堅信自己的實力,會最大程度的幫助康正源。而父親的保護之功就更簡單的,找幾個武生戲子,演一出忠誠手下,盡忠保護上鋒的戲,事先想辦法讓康正源知道並配合。最後,齊活!

她心裡高興,也不逛街了,繞了幾步路,告訴小九哥不用送她和過兒之後,就直接回了家。

一路上,過兒都懵懵懂懂的,進了西屋的門,她才狠狠扭了一把自己的臉蛋兒,帶著哭音兒說,「小姐,這是真的嗎?咱們家能脫軍籍?」

「噓,小聲點兒。」春荼蘼上前把房門關緊,看到小琴在院子里東張西望,「這事還不能往外說,否則就不定就有變數。只你我、我爹和我爺爺知道就行。」

「那咱家也沒別人了啊。」過兒想了想,「除了老周叔,就是太太她們了。」

「防的就是她!」春荼蘼又走到窗邊,拉開一條縫往外看,防止有人偷聽,「雖說這是春家的事,雖說太太是春家的媳婦,但她真的一心在春家過日子嗎?她那個娘,不總吵吵著不行就和離嗎?好像這是多光榮的事似的。」

「嗯嗯。」過兒小雞啄米似的點頭。「老周叔厚道,不知道就罷了,知道了就怕別人來套話兒,還是瞞著點的好。」隨後又切了一聲,「一個和離的女人,還有誰肯娶?真不知親家老太太腦袋是怎麼長的,心裡是怎麼想的。哼,當自個兒的閨女是金雕玉琢的啊。」

怎麼想的?她當然就覺得小徐氏是金玉堆出來的,又覺得徐家有錢,小徐氏若真肯離了春大山。到時她再給女兒招個女婿就行。人長得好壞,人品優劣都無所謂的,能讓她隨意擺布是第一條件。反正,吃軟飯的男人自古就有,而且數量不少。春荼蘼活了兩輩子,第一次見到老徐氏控制欲這麼強的人。

「你去和老周叔說一聲,我爹只怕會回來得晚。但不管什麼時辰。都讓他先通報我。」春荼蘼吩咐過兒,自己則躺到床上去,把今天這事翻來覆去的想,看看有無漏洞。

她知道徐氏在窺探她,就努力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下午把她那一手絕不能見人的字練了一會兒,又看了會兒書。晚上吃飯的時候。徐氏難得的叫小琴到外面買了飯菜來。招呼春荼蘼到正屋去一起吃。要知道,平時春氏父子不在家,她總是回屋吃自己的,從來不管春荼蘼主僕。

春荼蘼很坦然,知道徐氏是借著春大山不在的時機,向她打聽方娘子的事,以及今天父女二人到鎮上是做什麼去了,為什麼春大山還沒回來什麼的。她也不好不回答。只撿無關緊要的說了。比如方娘子來是談臨水樓租約的事,父女倆到鎮上只是隨便逛逛,只是正好遇到兵訓回來的魏叔叔,於是就拉著父親一起去喝酒了,她只好先回來等等。

但凡女人,都有敏銳的第六感。徐氏總覺得春荼蘼說得不盡然,似乎家裡和春荼蘼身上有大事發生,卻又看不出丁點端倪,也只得作罷,不冷不熱,不咸不淡地假裝關懷了幾句春荼蘼的身體,就各自散了。

差不多到了二更初刻,也就是戌時末,春大山才回來。按照現代的時候來看,才晚上不到九點,可在古代,人們睡得早,尤其鎮外的鄉間,早就漆黑一片。

「老爺,您慢點。」老周頭的聲音傳來,「小姐,快來幫忙,老爺只怕有點醉了!」

春大山沒回來,東西兩屋就都還留有燭火。不過徐氏怪春大山什麼也不跟她說,賭氣不出來接,春荼蘼卻是和衣歪在塌上,聽見動靜,一骨碌就爬起來,跑到院子里。過兒本來就著燭火做針線,也立即扔下活計,跟上來。因為知道三天後要出遠門,這小丫頭正連夜趕製鞋子呢。

「爹,怎麼回來得這麼晚啊?入冬了,仔細著涼。」春荼蘼一邊說,一邊把春大山的左臂搭在自己肩頭,用力扶住他。過兒機靈,立即在另一邊攙扶,然後給老周頭遞了個感謝的眼色。

春大山有些愕然。

他是喝了點酒,不過他酒量很大,在軍中是有名的千盞不醉,今天又很節制,所以雖有微醺之意,卻並沒有醉。他不知道為什麼老周頭要扶著他,還那麼大聲稟報,更不知道女兒要幹什麼,但只見女兒丟了個眼色過來,就聰明的沒有吭氣兒,生生被架到西屋去。

他這邊剛進了屋,趴在門縫上偷看的小琴就把情況告訴了賭氣不出來的徐氏。徐氏也不拿架子了,立即就蹦起來,快步到西屋的門口,揚聲道,「荼蘼,可是你爹回來了?」

這不廢話嗎?老周頭鬧出這麼大的動靜,隔壁家都聽見了,現在還問什麼問?

雖是這麼想,春荼蘼還是掀開帘子,走到當院說,「是我爹回來了。」

「怎麼不回東屋呢?」徐氏很少見的當面嗆聲道,「荼蘼,不是我說你。你也老大不小的了,哪有爹在外面喝多了,直接架到女兒屋子裡的道理。」可見,會咬人的狗是不叫的。她表面上看起來蔫了巴嘰的,但該拉下臉的時候,從來不會猶豫。

「太太這話說的。」春荼蘼也不生氣,笑嘻嘻的,看起來脾氣好得很,「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和我爹商量呢,耽誤不得。拉到我這兒說幾句,總比當女兒的直接闖進父母的房裡要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