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美人謀律 >第五十章連升兩級

第五十章連升兩級 (1/2)

小說名稱《美人謀律》 作者: 柳暗花溟  更新時間:2013-01-08 21:51  字數:3781

韓無畏笑道,「你這丫頭不錯。不過,既然是誠心相邀,我們怎麼會不考慮到這一點?荼蘼幫助康大人是好事,若為此陷她於尷尬,或者不利,便是我們的大錯了。」

他直接叫了春荼蘼的名字,康正源眉頭一挑。

「那怎麼辦?還有兩全之法嗎?」過兒問。

「自然是有的。」韓無畏又是一笑,「康大人代天巡獄,來到范陽時,我身為折衝都尉,又是他的表哥,認為隨行他的兵士有些少了,怕一路上會有危險。畢竟,他要為人翻案,調查冤獄,必定得罪不少人的,安全很重要。所以呢,我會派武藝高強的四名衛士隨行於他。」

「韓大人是想讓我爹跟第五十章連升兩級著?」春荼蘼腦海中一亮,明白了韓、康二人的意思。

話說,這真是好辦法啊。春大山作為執行公務的衛士,隨行巡獄史,身為他的女兒,如果以順便到外地探望親戚為由,也跟著一起走,雖說還是不合理,卻是合情。而且,有很多人就是這麼乾的,怕路遇強人,就跟著有公務的軍中隊伍一路同行。若嚴謹些的,假裝成兩處人也可以,反正事實上是走在一起的。

而只要遠離范陽縣,她換了男裝,到時就說是康大人跟前侍候筆墨的小書童,只要不太露面,又沒人太注意,隨行衛士也不會多嘴,矇混過去是完全可能的。

「春姑娘果然聰明。」康正源微笑點頭。

春荼蘼低下頭。擺出「最是那一低頭的溫柔,像一朵水蓮花不勝涼風的嬌羞」的模樣,其實心裡一個勁兒的往外冒壞水兒。

康正源看似真的很希望她能隨行,當然,她也非常樂意。一來,是她自己的願望,行萬里路,不用讀萬卷書,但要辯萬宗案。二來,這樣對春大山也有好處。方娘子突然走掉。讓他寄第五十章連升兩級情于山水,心情會比較開朗吧。而下個月就集中兵訓了,聽說很艱苦,若外出公幹,就能躲過去這回。三來,晾晾徐氏,讓她明白春大山是她的天。離開春大山,她就什麼也不是,以後別再使小性子,背地裡鬧。最好送回娘家住些日子,讓家裡輕省幾天。特別是祖父快回來了,到時家中雖然沒有兒子孫女,好歹也沒徐氏在眼跟前兒堵心。這一趟大約會走兩個來月。動作快點就能趕上回家過年。那時她和父親就回來了,一家人再好好團聚。

想來想去,這事百利而無一害。而她看準了康正源非常想要她隨行的意思,所以琢磨著要多交換些利益才是。

「這事對我爹,還有什麼好處?」她直接問。

都是聰明人,遮遮掩掩的,就噁心了。之所以看向韓無畏,是因為他是折衝府最高長官。

「臨水樓一案。付貴已經軍法處置,處以流刑,到邊境做軍奴了。」韓無畏慢慢開口。

春荼蘼心頭一凜,暗道這處罰好重。如果付貴不以軍法處置,頂多就是挨個幾十杖,畢竟他只是教唆誣陷未遂,再加一個知情不報的罪名,比照律法要減等的。可做了軍奴……軍隊中的其他事她不懂,但卻知道軍奴是軍中奴隸,比普通奴隸的地位還不如,平時過著豬狗不如的生活,打仗就是第一層炮灰。就算僥倖不死,後輩兒孫也是讓人宰割的命運。想他一個折衝府的小武官,最後淪落到那般境地,想必和從雲端跌入泥里的感覺也差不多。

所以說,雖然防人之心不可無,但最重要的,是害人之心不可有。人在做,天在看,法網恢恢,確實疏而不漏的。

「所以,他的職位就空下來了。」韓無畏繼續說,「春大山平時練兵認真,武藝也好,而且還比較有人望,所以就由他接替付貴的隊長之缺。」

哦也!連升兩級誒。折衝府隊正,是正九品下階。之前的隊副,是從九品下階。不過雖說連升兩級,越過了從九品上階,卻其實卻只有一級,因為同品的上階官,全是文職人員。

不過不能喜形於色!也不許臉紅燒盤!目標要更遠大!她拚命告誡自己,之後聲音突然小了起來,好像很不好意思似的。(最穩定,實際上,她好意思得很。

「我……民女還有一個請求,不知可否請韓大人答應。」她「怯怯」地說。

韓無畏的眉尖抖了抖。

這丫頭,叫的是韓大人,看來還是和春大山的軍中職位有關啊。怎麼?沒有軍功,沒有背景,連升了兩級還不滿意。小丫頭,很貪心嘛。而為什麼,有被算計的感覺?

「說來聽聽。」他故意打了個官腔。

春荼蘼抬起頭來,為難的樣子表演得極好,絕對的影后級別,「其實,民女也知道這樣太無禮了。但,我也是為了能順利跟隨康大人出行才說這番話的。韓大人知道,我爹身為折衝府的武官,只要有軍令,必然不會違抗。但若讓他女兒同行,卻不在軍令的範圍之內。我爹是極疼愛我的,若捨不得我受風霜,就不一定會讓我跟著,哪怕……得罪了上官也不會點頭。」

韓無畏和康正源怔住。

只春大山隨行,還有什麼意義?要春大山的目的,就是讓他陪著女兒,免得春荼蘼孤身上路,傳揚出去毀了名聲。可是春大山不是最重要的那個呀。到時候若他死也不肯讓女兒拋頭露面,他們也不好強迫,這番安排就白瞎了。

他們倆自以為安排得很妥帖了,卻沒把為父者的心理算進去。畢竟,他們都才二十齣頭的年紀,再青年才俊,再足智多謀,卻不懂身為人父的責任和思慮的細緻處。再者,他們出身極高。在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