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美人謀律 >第四十六章一夜夫妻百日恩

第四十六章一夜夫妻百日恩 (1/2)

小說名稱《美人謀律》 作者: 柳暗花溟  更新時間:2013-01-08 21:51  字數:3347

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與恨,也沒有無緣無故的話。可能是無意間說溜了嘴,那也是因為這幾天有相應的意識在腦海里出現過。看春大山的樣子又很自然,難道是徐氏又說了什麼,或者做了什麼?

日防夜防,家賊難防,她不得不小心應對,未雨綢繆。

「細節嘛,奴婢不知道,但斷斷續續聽到老爺和太太吵了幾句。」過兒摸摸小下巴道「這可得多謝小琴,若不是她一直往老爺跟前兒湊,沒人守在門外,奴婢也沒機會。」

「吵什麼了?」春荼蘼皺眉「她不是犯了頭疼症?」

過兒撇撇嘴「頭疼症最是沒個準兒,她說自個兒疼得厲害,就算大夫來了,還能說她沒事不成?到底怎麼樣,只有她自己知道。

反正那兩天拘著老爺,不讓老爺到縣衙去,二十八那天,老爺把小姐接回來後,她聽說方娘子沒事了,臉色就不大好。後來小姐在屋裡睡覺,我隱隱約約聽她跟老爺說,小姐上了公堂,只怕現在一時風光,但名聲卻壞了。人家可能都讚揚小姐您威風又聰明,但誰家會娶這樣的姑娘做老婆?」

春荼蘼沒說話,因為她不得不承認,這次徐氏說得對。人們欣賞你是一回事,能不能娶回家是另一回事了。她本沒有嫁人的打算,就算到了二十歲還單身要收稅也沒關係,她會想辦法賺到銀子的。至不濟,出家當個道姑也行.反正道家不那麼辛苦,可以在家修行的。但春青陽和春大山肯定是不會同意的,說不定會傷心。但是,她也不會以為徐氏這樣做是出於好心,不過是想拔掉眼中釘、肉中刺罷了。這個身體的本尊死去,可不就是老徐氏給逼的?現在,小徐氏又出什麼幺蛾子?

「我爹怎麼說?」她問。

「老爺半晌也沒吭聲,後來就說會想辦法的。」過兒繼續道「然後太太也不知低聲說了什麼.奴婢實在聽不清,只聽到老爺發火了,摔了茶杯,然後太太就哭了聲說她是為小姐好。老爺很大聲很大聲的回她說:荼蘼是個有主意的,我的女兒自然不是尋常女子。你不用說了,她的親事,要她自己點頭。若她不應,我寧願養她一輩子!說完,摔了門就出來了,一直坐在小姐床邊.剛才才被小姐轟走了。依我猜,徐氏指不定給小姐說了什麼不堪的人家,不然小姐也知道的,老爺雖然在外面挺有威嚴的,在家卻極少發脾氣。我呀,聽完這話,面兒上半點也沒露,等小姐醒了才稟報。」

「過兒,做得好。」春荼蘼誇獎道。

她家的丫頭與大戶人家的不一樣,不是非要賞賜銀子的。只要誇一句.就特別高興。其實論起貼心,她們名為主僕,實為姐妹。

而想到春大山的話.春荼蘼心裡熱乎乎的,隨即就踏踏實實的放下了。既然她爹說婚事要由她自己點頭,爺爺只怕會比爹更寵她,那她就不必再擔心了。她不想嫁人,是因為覺得這個時代容不下她這種能上公堂的女性,並非她是獨身主義。可是,她偏偏想利用自己在法律上的能力做點什麼,而不是謹慎的融入這個異時空.安靜的再活一次。但如果有男人能接受.而且她也喜歡的,她其實很樂意嫁人。

活了兩世.卻連一個男人也沒有,想想也怪悲哀的。只是她才十四歲.過了年才十五,離朝廷規定的二十歲必須成親還有五年,她還有機會和時間,只要老少徐氏別總琢磨她就行。

「好像沒再鬧起來。」她側耳聽了下院外,輕聲道。

「老爺真發火時,太太每回都會怕。可老爺一給好臉色,她立馬就作妖。」過兒嗤之以鼻的說,隨後又想起什麼,湊過來,鬼頭鬼腦的笑著問「小姐,對於親事,您自個兒是怎麼想的啊?」

「小丫頭片子,別聽風就是雨的。」春荼蘼也學自家美貌老爹,一指頭點在過兒光潔的額頭上「我怎麼想的?我還沒想呢。我啊,現在就想著跟我爹和祖父好好過日子,如果有什麼好機會,讓春家脫了軍籍就好了。」那可是祖父的心愿。

「聽說咱家要脫軍籍,得兵部尚書親自批呢,那老爺得當個大官才行。」過兒一知半解地道,卻還糾纏剛才的問題「小姐,我瞧那個韓大人和康大人都不錯,比老爺長得還俊俏。年紀雖然大了點,但他們官大又有錢,小姐嫁給這樣的老頭子,也不算太虧。」

春荼蘼忍不住就樂了起來。

過兒從小被賣,後來生活在春家,性子又直又辣,但卻少了成算,有點不諳世事。韓無畏和康正源是什麼身份,她從一開始就清楚得很,所以半分心思也沒動。就算沒有階級阻礙,她也是不樂意的。那樣的家庭,得多麼複雜,有積极參加宅斗的工夫,她還不如看案例呢。再者說了,這樣的男人必會三妻四妾。廉源還好說,韓無畏是世子,未來會承爵為王,還可能弄大都督噹噹,那樣的人納妾是規矩、祖制,不是他不想就可以拒絕的。

不過,聽過兒還有些嫌棄那二位,覺得他們配不上自己的樣子,還真是好笑。兩個二十齣頭的青年才俊,只因為她年紀小了點,就成了過兒口中的老頭子。如果他們知道,想必會吐血吧?而這個時候,康正源應該離開了范陽,當時他就是被臨水樓案拖住了腳才留下的。

想了一回,也就扔在脖子後面去了,只笑道「我呀,我要找個我爹這樣的男人。長得又好看,心地又善良,家世又簡單。」

「可是這樣的很難找誒。」過兒苦著臉道。

「那咱慢慢找,不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