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美人謀律 >第四十二章睜眼說瞎話

第四十二章睜眼說瞎話 (1/2)

小說名稱《美人謀律》 作者: 柳暗花溟  更新時間:2013-01-08 21:51  字數:3697

這案子,還真是一波三折啊。一環套著一環,就算抽絲剝繭,到現在也沒見著底。

「張大人,您可以發令簽了。只要到了趙家,就能把那個『她』捉拿歸案。」春荼蘼不再追問趙家的,而是直接胸有成竹的說。

只是張宏圖剛要照辦,堂外就傳來一陣喧嘩,聽審的百姓自動向兩邊分開,韓無畏帶著人走了進來。

他身穿正式的武官戎裝,看起來英姿颯爽,俊美非凡。他的身後,跟著幾名親衛,再往後就是衛士押著的兩個人。

一男一女。男人也穿著軍裝,三十來歲,長得倒是人模狗樣的,但一臉沮喪和倉皇。那女的倒是認識,正是藏匿在趙老七家的人。

「張五娘!」張宏圖失聲喊了起來。

眾皆嘩然。

張五娘這個女人,可能很多人不認識,但最近沒聽過她大名的人卻是很少。春家的女兒在打官司這塊嶄露頭角,就是拜這個女人所賜,此事整個范陽縣都傳遍了。

可是,那不是春大山案中的犯婦嗎?怎麼又和臨水樓案扯上了關係?聽說這女人不貞,居寡而有孕,是不是她身邊的那個男人經手的啊。

圍觀者猜測紛紛,春大山卻是震驚的,因為那男人他認識,是他的直屬上司,隊正付貴。

折衝府最小的武官是隊副,兩個隊副配一名隊正。但平時兵訓,都是他和另一個隊副,他的好朋友魏然負責的。付貴和他們關係非常冷淡,只不知他在這些亂事中扮演著什麼角色?

「韓大人,您這是……」張宏圖慌得從公座上跑下來迎接。

康正源也站了起來。

韓無畏一擺手,一幅公事公辦的樣子,「不必多禮,只是我早就派人盯著趙老七家。今天這女人鬼鬼祟祟的想逃,本都尉就給帶來了。當然,還有接應她的人。」說著,冷冽的目光瞄向了付貴,一眼也沒有看向春荼蘼。

做事真漂亮!春荼蘼暗暗的道,唇角抿起,免得微笑起來。她沒有囑咐韓無畏。他卻明白要擔起調查的名頭,不然她一介民女是不能把手伸這麼長的。而如果彼此間的顯得熟絡,與她的名聲又有礙了。反觀他現在的表現。半點不拖泥帶水,不錯,實在不錯。

「這女人怎麼在趙老七家?」張宏圖驚訝,隨即就意識到,趙家的口中的那個「她」,不會真的就是……

情不自禁的,他望向春荼蘼。好像在這一團團的迷霧中,只有這小丫頭才能撥雲見日。

春荼蘼沒讓他失望,走到大堂的中央道,「這是一個複雜的故事,不如就由小女子解釋給大家聽聽。」

「春姑娘請講。」康正源二度開口,眉間掛著舒暢之意,因為他知道,不用第三堂了,今天這案子就會結束。有他在,也不必再走形式。可快速結案。

另一邊,韓無畏也不見外,由自己的親衛搬了把椅子來,置放在康正源身邊,就那麼大喇喇地坐了下來,端足了威嚴的架子,並不開口說半個字。

「趙老七之死的造意者、首犯,正是張五娘。」春荼蘼伸出手,白嫩的指尖。正對著那女人一張慌亂中帶著兇狠和不甘的臉。

「你有什麼證據?」張五娘大叫。

「別狡辯了好嗎?好歹留點傲性吧。」春荼蘼嘲諷地道,「趙家嫂子已經全招了,你還抵賴個什麼勁兒。」

康正源怔住,隨即又覺得好笑。

這不是睜眼說瞎話嗎?這個春家的小姑娘實在是詭計多端。先是詐出趙家的心裡話,現在又來詐張五娘,其中連猶豫片刻都沒有,真是黑心腸啊。

其他人也是愣住,特別是趙家的,居然一時沒來得及反駁。

張五娘見狀,信以為真,乾脆破罐子破摔,豁出去的叫,「是我又如何?」轉頭啐了趙家的一口,惡狠狠地道,「你就是個窩囊廢,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活該你男人不把你當人,活該你爹娘被你帶累死!你怎麼不去死,不然也牽連不到我!」

這話太毒了!

趙家的此時已經回過神來,本想著為張五娘分辨,把罪過攬在自己身上,卻被她這番話噎得喘不上氣兒,也終於明白春荼蘼說得對,她是想趙老七死,但卻被人當槍使了!

「到底是怎麼回事?」張糊塗一拍驚堂木,阻止了張五娘繼續罵下去。

「各位大人,各位鄉親。」春荼蘼又像男人那樣,團團施了一禮,「張五娘無端誣陷我爹的案子審結之後,她轉天就離開了范陽縣。當然,是有人幫她出的贖銅,並安置了去處。那個是誰,咱們待會兒再說,總之與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有關的。可是那個人不方便露面,於是張五娘就一人外出。不巧,遇到了趙老七。」

「此事,你是如何得知?」康正源好奇的問。

春荼蘼輕輕一笑道,「趙老七有很多狐朋狗友,他又是慣愛吹噓的,做了哪些事,豈能瞞得了人呢?何況他是把人劫持到自家去的。」說著,從袖中拿出幾張紙,上前放到歐陽主典的桌上,「這是那些人的口供,是真是假,派人帶他們來,一問便知。」

康正源側過頭來,以極低的聲音問韓無畏,「這種抓人逼供的事,是表兄代勞的吧?」

「為不善乎顯明之中者,人得而誅之。」意思是:在光天化日下做了壞事,人人都可以譴責他、處罰他。

韓無畏板著臉說了句莊子的話,但心裡卻好笑。

昨天,堂上那丫頭請他派人捉拿了幾個人,並親自詢問。那方法,嘖嘖……就四個字,威逼利誘。現在想想她那小惡徒的模樣還覺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