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美人謀律 >第三十九章挖坑讓你跳

第三十九章挖坑讓你跳 (1/2)

小說名稱《美人謀律》 作者: 柳暗花溟  更新時間:2013-01-08 21:51  字數:3499

孫秀才臉都綠了,沒等張宏圖允許,就再度插嘴道,「中藥會有藥味,誰都知道,臨水樓的芙蓉魚湯鮮香濃郁,隱有花香。若說是有藥物摻在裡面,有點說不過吧?」

「若下的分量輕,藥味是會被遮蓋過去的。」文大夫道。

「可是若分量輕,就只會致人嘔吐,不傷人命。那為什麼,趙老七會當場暴斃?」孫秀才逮到理,大聲反駁。

「是啊。」張宏圖也這麼認為。

孫秀才一看有縣官支持,立即又兇猛地反咬一口,「若真用了毒物,一定是方娘子因為趙老七調戲在先,給趙老七的魚湯中加了猛料!」真是連過失殺也不行,非要往故殺上打。

孫秀才與方娘子無怨,他把人往死里整,只是為了報復打擊春荼蘼。一條人命,在他眼裡居然輕賤至此,他還只是個小小秀才便如此,若這種人身居高位,可還有百姓的活路?

所以今天,必讓他一敗塗地,在訟師界再無立足的資格!

「慢來慢來,先說集體中毒的事,再來談趙老七之死。」春荼蘼穩住局面,轉而向張宏圖道,「請大人傳被告證人二,本縣的仵作。」

「難道你又要問問趙老七的死況?」孫秀才諷刺道。

春荼蘼只當他是豬哼哼,根本不理,等仵作上堂後,上前詢問道,「請問,除了屍體,您是否還負責檢驗了其他東西?」

「依張大人的吩咐,我還檢驗了當日拿回來的魚湯以及嘔吐物。」仵作這時候對眼前的小姑娘已經格外佩服,所以答得恭恭敬敬。

「這些物證可還在?」

「在。因為天氣漸冷,雖然不能保證和當日完全一樣,可卻沒有完全腐敗。」

「那麼昨日,我請您再度檢查了這些物證,可有新發現?」

仵作深吸了一口氣,點頭道。「有。之前一直以為是魚湯的問題,只是魚肉已成殘渣,無法檢驗,就仔細觀察了魚湯和嘔吐物中有無其他致毒的東西,結果是沒有。但昨天,我又仔細查驗了一遍,發現疑似切碎的生薑。其實並非是真正的姜。」

「文大夫,小女於醫道上一竅不通,請問生薑可有藥用?」春荼蘼轉而問文大夫。

「生薑有止吐瀉的功效。」

「那我就不明白了。若照對方訟師所言,方娘子是故意讓人嘔吐,甚至令趙老七致死,為什麼要放入中和那些癥狀的東西呢?要知道魚肉去腥,可不止用生薑一途。或者,那根本就不是姜,而是別的!」說著。她目光閃閃,又看向文大夫。

文大夫摸了摸鬍子,「那確實不是姜,我找醫館裡藥材的炮製師傅仔細辯認過,那是切碎的瓜蒂,因為浸入俺制了一夜的魚肉之中,從顏色和形狀上很難分清。必須再切碎些,有經驗的藥材師傅才能分辨。」

「著啊。」孫秀才跳起來,又來撿漏,「方娘子就是以瓜蒂冒充生薑。致多名食客中毒,還毒死了趙老七!」

春荼蘼眉尖一挑。

康正源聽到這兒,情不自禁的微笑起來。因為他知道,這小丫頭又挖了坑讓孫秀才跳了。

果然,春荼蘼露出疑惑的表情道,「剛才孫秀才不是和文大夫論證過,此味葯放得過重會留下氣味,放得輕才遮掩得住?既然放得輕,又怎麼會毒死人?當日的食客都是老饕。魚湯若有異味,怎麼會不知?要不要傳來黃郎君一問?」

孫秀才被她噎得張了兩下嘴,卻沒說出話來。

春荼蘼丟下一個輕蔑的眼神,對張宏圖說。「但是,不管此葯下得輕重,都是草菅人命的行為。下藥人雖不能完全說是殺人者,至少與此案有著重大關係。所以,必須把這個找出來!」

張宏圖聽兩面的話都讓她說著,而孫秀才無論說什麼,她都兩邊給堵住,不禁頭疼,為難道,「那要如何找出來呢?」

「但凡下藥,必須進入小灶間。畢竟,這葯是充作佐料的。也就是說,下藥的時間,是在方娘子收拾好鮐巴魚,剁成魚蓉,並以密料腌制以後。卻,又必須在當夜進行,因為此魚要腌制整夜才能入味,切碎的瓜蒂也才會變色,讓人誤以為是生薑。」

「有理。」張宏圖點頭。

「但,臨水樓後院是住著夥計的。酒樓打烊後,夥計們要先收拾乾淨,然後才能各自回屋入睡。民女問過,那時正是戌時末。若有賊人進入,必在此時之後。而臨水樓的院牆頗高,不會兩下拳腳之人,想翻牆而入卻不驚動夥計,是根本不可能的。」

「分明是方娘子自己下的葯。」孫秀才涼涼地說,「何必翻牆那麼麻煩?」

「孫秀才!」春荼蘼冷冷的眼光掃過去,「我敬你是個讀書人,你也不要太辱沒斯文,這樣胡攪蠻纏有什麼意思?人情大道理,誰人不懂?若方娘子真有心殺人,且不說其在眾目睽睽之下,在自家酒樓之中這麼做是否不智,是否因牽連太多人,而惹得官府關注,單說眾人只是略有中毒,偏趙老七暴死就是個巨大的疑點。我正要為諸位大人和在場眾人分說明白,你三番五次搗亂,難不成你與那兇手有關聯?」切,誅心之論,誰不會?小爺懶得說,你真當我不會反擊不成?

她對孫秀才從沒有故意而直接的針對,在堂上只是就是論事,此時小臉一板,又說得頭頭是道,孫秀才一口氣提不上來,差點憋死過去。都這樣了,他哪還敢廢話,難道不怕張糊塗真的懷疑上他嗎?

「再胡亂插話,本官就叫人掌你的嘴!」張宏圖正聽到關鍵處,被打斷也分外惱火。而當他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