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美人謀律 >第三十八章堂審

第三十八章堂審 (1/2)

小說名稱《美人謀律》 作者: 柳暗花溟  更新時間:2013-01-08 21:51  字數:3642

「哪想到這趙老七成親之後,立即就變了嘴臉。」過兒繼續道,「他不僅不事生產,成天遊手好閒,還做慣了欺壓良善、調戲婦女的事。」

「就沒人反抗他,管管他?」

「別看他瘦小伶仃,卻是個有武藝的,力氣也特別大,而且心腸兇狠。之前裝成文弱的樣子,好像手無縛雞之力,其實只是為了名正言順的佔了趙家的女兒和家產,在咱們范陽落地生根。聽說,趙家兩老和女兒反抗過的,還告過官,但後來不知怎麼被他威脅,撤了訴狀。街坊鄰居有看不過去眼的,都被他狠狠禍害過,趙家的一位舅爺還暗中被人砍掉了手,至今沒找到行兇的人,可大家知道就是趙老七。久而久之,誰還敢惹他?那邊住的全是貧戶,人人一大家子老小,就算身強力壯的男人不怕他,但男人總得出門賺錢養家吧。只剩下婦人孩子時,這趙老七是什麼都敢做的。有一家曾經無緣無故失火,差點燒死了卧床的老娘,家私也全沒了。當然,也是沒找到兇手的。能日日當賊,還能日日防賊不成?」

「這不成了惡霸了嗎?」春荼蘼越聽越氣,只覺得趙老七死得好。

不要懷疑天理,這種惡人,老天真的會收了他。只是之前,善良的人也必須想辦法保護自己,不然在這惡棍死之前,得有多少人受他的禍害?!

「可不是嘛。」過兒也說得來了氣,「他就是糾結了不少閑漢,干那敲詐勒索的事,附近的商戶,無一人沒被他騷擾過。」

「趙家二老呢?」

「頭兩年故去了,兩老離世,相隔還不到一個月。」過兒唏噓,「跟這樣的女婿過活。準定是被活活氣死的。他們一去,可苦了趙家的,被趙老七以多年無所出為由,經常虐待打罵。若不是他是入贅的,只怕早就休妻了。小姐,您不知道,趙家附近的嬸子大娘說起趙老七的那些破事。無不咬牙切齒。甚至……甚至說……他連那些婦人的皮肉錢都坑呢。」

娘的,這個人真是節操無下限。現在她又覺得,讓他這麼死掉。實在是太便宜他了。而且說起來,范陽縣令張宏圖多少有些失職,雖然說民不舉,官不究,到底他治下出了這種無賴流氓,他卻不能保護百姓,無論如何也不能算英明。

但春荼蘼知道。身為一名律師,最重要是保持冷靜的頭腦,不能激動,免得影響判斷。當下她調整自己的情緒,又細細地問了一些其他趙老七的事,還把重要的內容做了摘錄,直折騰到半夜才匆匆睡下。

第二天一早,小吳來報,說孫秀才一直沒出過門。春荼蘼知道孫秀才的心思,因為大唐律法實行有罪推論。所以處於下風的是她。如果雙方都沒有切實且不容辯駁的證據,完全支持自己的觀點,方娘子就會被判刑。所以,孫秀才什麼也不必準備,只死咬住殺人一條就行了。

「辛苦你再去盯著。」她對小吳說,不敢掉以輕心。

「春大小姐才辛苦,我們老闆娘對我們那麼好,為她做這點小事也應該啊。」小吳嘆息了一聲,緊接著出門了。

小吳頭腳走。後腳老周頭就到了。說是徐氏病得沉重,一刻離不得人。春大山早上都出門了,又被叫了回去。他放心不下女兒,就把家裡惟一的老僕派來幫忙。

春荼蘼知道徐氏裝病。但不知她用了什麼狠招,加重了癥狀。考慮到春大山一個在家,怕應付不了那對主僕,又讓老周頭回去了,「告訴我爹,韓大人履行承諾,派了兩名衛士來保護我,叫我爹放心吧,不會有事的。」

打發了老周頭回去,她就派過兒和小九哥去繼續打聽些八卦,並且指明了重點方向,然後自己去忙別的。過兒聽說有衛士跟著自家小姐,好歹也能放心。

安排好一切,春荼蘼馬不停蹄的忙了起來。先後找了文大夫、仵作、洪班頭、又去探望了方娘子,問了她一些很私人的問題。順道跟趙家的聊了幾句,雖然趙家的不怎麼跟她說話,但她故意做出些舉動,還是發現了很多之前不知道的端倪。出衙門後,她把相關的某些情況告訴了一名暗衛,叫他把話傳到韓無畏耳朵里。

晚上她精疲力竭的回到客棧,卻還是不能休息,聽過兒和小九哥又講了一些情況,列下證人名單,然後連夜梳理案情,轉天一早就再去安排證人,中午時還把堂審的情況在腦子裡預演了一遍。不到兩天的時間,她簡直算得上連軸轉。

然後,終於到了第二堂堂審的時刻。

今天聽審的官員只有康正源一個,但張宏圖並沒有覺得好過一點,因為看審的百姓比第一堂多了兩倍不止,大堂門口黑壓壓的一片,連守門的衙役都感覺鴨梨山大。

而且,因為大家都很了解案情的基本情況,歐陽主典只例行總結了幾句,就直接進入了對推階段。

「大人,學生沒有其他可說的,只請大人嚴懲兇手,還趙老七一個公道。」作為原告方訟師的孫秀才果然像春荼蘼所預料到的那樣,完全不提供新的證人證據,就等著被告方的代訴人推翻罪證。而且,他是覺得春荼蘼沒辦法推翻,所以姿態很高,甚至是得意的。

春荼蘼面帶微笑,因為知道自己一定會讓無良訟師孫雨村栽一個大大的跟頭。不敢說從此讓他絕跡公堂,至少讓他幫人寫訴狀時不敢要那麼高的價兒。

她只當是給平民減負了。

「堂下犯婦,可有話講?」張宏圖問方娘子。

跪在一邊的方娘子看了看春荼蘼,當接收到春荼蘼安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