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美人謀律 >第三十六章女遊俠兒

第三十六章女遊俠兒 (1/2)

小說名稱《美人謀律》 作者: 柳暗花溟  更新時間:2013-01-08 21:51  字數:3992

趙老七家住在縣城以東的、被稱為小東巷的地方,緊鄰著本縣每天開市的大市場,其中的住戶大多在那裡做生意或者做工。房子是一間間方正的小院,牆抵著牆綿延成大片住宅區,或者在唐代,應該叫坊。而坊與坊間的夾成了細長的巷子,僅能容一輛馬車通過,顯示出貧民區的氣氛。

這裡的住戶密集,院牆都不太高,又因為入夜很久了,街上也沒人走動。所以韓無畏只輕輕一躍,就一手扒在了牆頭上,另一手伸向春荼蘼,「來!」

春荼蘼本能的伸出手,但又馬上縮回了。這裡不是現代,她要牢記這一點,還要摒棄多年養成的習慣,不然會被認為不守理法的。

幸好身上的男裝是現買的,不大合適,袖子非常長。她把手縮進袖中,包裹了幾層,這才搭在韓無畏的手上。韓無畏也是沒注意到小節,此時略覺尷尬,又覺得被嫌棄了,當下也不多話,只輕輕一提,春荼蘼也趴在了牆頭上。

幸好牆面粗糙,她的腳也蹬得上力,不然僅憑她那兩條細細的小胳膊,肯定得掉下去。

然而才趴穩當,忽然覺得哪裡有強烈的違和感。扭頭看了看韓無畏,後者的下巴朝著院內一點,「有人。有燈火。」他的聲音壓得極低,就像風捎過樹梢似的,害得春荼蘼的耳朵一陣癢。

再向院內細看。果然如此。只是那燈火似乎被什麼密密地蒙住了,只在緊閉的門窗處,透出一絲絲曖昧又詭異的光亮。

情況不對!趙老七家就夫妻兩人,趙老七已經死了,屍體還躺在縣衙的仵作房中。而趙家的因為是苦主,按例散禁在衙門。而且,從沒聽說過趙家有親戚,那麼屋裡的人是誰?這麼偷偷摸摸的藏在其中,有什麼目的?應該不是有人偷住,那會不會是……

「快閃。」她低低地道。

韓無畏反應很快,拎著她又跳落到地面上。

春荼蘼東張西望,想找到落腳的地方。雖說趙家外面恰巧有一棵老樹,可這是初冬,樹上的葉子都掉光了,不但不能隱身,反而能成為靶子。如果想爬樹隱身,真是太傻氣了。

「得罪了。」耳邊只聽韓無畏說了一聲,她的腰上就又纏上那條鐵臂,身子也凌空而起。

她很有定力的保持著沒出聲,片刻後就趴在了屋頂上,也就是趙家對面房子的屋頂。想是剛才韓無畏上牆時,看到此處沒有人,迅速做出了判斷。不得不說,這個人眼力好,心念轉得快,做事又果決,實在是難得。所以說,皇二*代什麼的也不應該歧視,確實有人中龍鳳。

「要等著裡面的人出來嗎?」因為隔得遠,韓無畏的聲音大了些,「若嫌麻煩,不如想辦法讓裡面的人出來。」

「不,等燈火滅了再說。」春荼蘼說著,心裡突然渴望起一種東西:迷香。

若有迷香,只要往屋裡一吹,她就可以為所欲為了。不過到了古代才知道,窗紙不像影視劇里演的那樣,在手指上沾著唾沫就能捅破,窗紙是很韌的,不然大風一刮,還不早就爛了?

韓無畏彎身坐起,解開腰間的革帶,把半臂脫下來,丟在春荼蘼身上,「你以後若還做這樣的事,最好雇請個遊俠兒幫你吧。你身子弱,又沒有武功,反而礙手礙腳。」

他這話說得不客氣,但春荼蘼知道他是好意,是怕她在寒夜中凍病,或者受傷,只是說得不好聽些,因而也沒生氣,只點了點頭。當然也沒有推辭,而是把那件棉質半臂裹在身上,緊了緊。

他說的,不就是調查員嘛。米國的司法系統特別發達,所以律師都雇有調查員,幫自己搜集證據。中國雖然沒有,但不妨礙她在大唐發展一個,假如以後她還有官司可打的話。

而韓無畏見她沒有像京中那些貴女似的,被責備後不是委曲哭泣,就是撒嬌賣嗔,而是落落大方,虛心受教,不禁對她的好感又加深了一層。

兩人默默趴在屋頂上,看著對面趙家的情況。春荼蘼雖然不近視,但畢竟在夜裡目力不怎麼好,主要還是靠韓無畏觀察,每隔一段時間就告訴她,那邊有有動靜。只是監視這種事太無聊了,過了會兒,他們乾脆低聲聊起來。

「我說,你的小腦袋是怎麼長的?」韓無畏好奇。

「我的腦袋礙著韓大人什麼了?」

「剛才在臨水樓,你說真相就藏在最微小的細節中,真理是偶然發現的。還說什麼……世上沒有完美的犯罪,這些話,你是如何想出來的?」

春荼蘼心裡一凜,知道不管多小心,她的那些現代的觀念和觀點也是深入骨髓,自然則然就會顯露和表達。她不能保證半點不失誤,那樣仔細小心的生活太累了,卻必須想好說詞才行。

「韓大人為什麼見到飯桌上有魚就掀桌?」她反問。

「就是不喜歡唄,沒有理由。」

「我也是自然就有了那樣的想法。」春荼蘼擺出很認真的樣子來,「也不知怎麼,腦子裡就冒出這樣的話。」模稜兩可的話,反而會令人不再追問下去。

果然,韓無畏轉了話題,隔了片刻又問,「你為什麼會喜歡律法之事?姑娘家的,沒人會喜歡這些的吧?」

「本來我也不喜歡。」春荼蘼斟酌著說,「只是我的祖父身在公門,為了了解祖父,若他做事有煩惱時可以開解,我老早就暗中注意律法之事了。後來我在家養傷,左右無事,就央祖父借了《大唐律》來看,哪想到越看越有趣。」

「哦?」韓無畏眉頭一挑。他見過的姑娘,不是喜歡